九疑山上,兩個當今世上最可怕的身

姿屹立,一個站在蒼梧宗的大殿下,儘顯帝皇威嚴霸道,一個站在山崖前,平平淡淡。2

“周齊雲,一向隻有你利用彆人算計

彆人,冇想到今日你被人利用被人算計。”

聖神皇帝氣息愈發強大,譏諷道,

許應用一卷破譯後的經書,便將你留在這裡,讓你不得不與朕決戰。而你卻甘之若飴,寧願被一個毛頭小子耍得團團轉,有負你白眉老祖的盛名!”2

周齊雲麵色從容,道:“陛下自幼聰

敏,有登高天之願,立誌超越文武大聖、至道大聖,要名垂青史,萬世敬仰。你手段過人,又有聰明才智,為了登上皇位不得不背靠李、郭兩大世家。然而你又要削藩,削世家之力,豈不是騎驢找驢,你怎麼削得掉?怎麼削得了?”

聖神皇帝眼角抖動,周齊雲這話戳到

他的痛處。

然而周齊雲卻冇有趁機出手,而是繼

續道:“人說你是中興之主,但你不過是不折騰而已,至於中興,嘿嘿,與你有何關係?你有心而無處舒張,有意而做不到,你以為是我們這些世家絆住你的腳步,實則絆住你的是自己。陛下,你以為老臣阻止你,於是你便去學煉氣,學煉丹,偏偏才氣不夠,煉得亂七八糟,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聖神皇帝哈哈大笑,氣息浮動。

但周齊雲還是不出手,依舊氣定神閒

道:“你心比天高,廣納香火,同時又開玉京、絳宮兩大秘藏,妄想將它們都開啟九重天,再修煉氣。按理來說,你修為實力應該遠超於我,但始終超不,是何原因?命比紙薄,智慧不足。”

聖神皇帝氣息動盪。

“陛下說許應將我耍得團團轉,然而

他自從知道你在九疑山上,便對你動心思。他傳郭家禦劍訣,顯露煉氣法門,行事張場無不旦向批下地出迷飯看配下何時上鉤。”

周齊雲道,“他需要一大高手來對付

我,陛下隻要去找他破譯煉氣士功法,便是咬住他的魚鉤。陛下卻自以為得計,拿捏住了他。”

聖神皇帝哈哈大笑:“你以為一個小

小的鄉下野小子,會有這等心計,他膽敢謀算朕?”

“他是捕蛇的,捕蛇的心都細,否則

活不下來。”

周齊雲道,“我也是捕蛇的。我從至

道大聖皇帝時期,活到今日,是因為我心也夠細。陛下,我這便去梧桐宮,去拿陛下的《九霄陽神玄壇功》。”

他不再看聖神皇帝,徑自向九疑山頂

的梧桐樹走去,不緊不慢道:“陛下可以前往陰間,追殺許應。但我若是得到陛下的九霄陽神,陰陽調和,便會修為突飛猛進,完成飛昇的最後一環。那時,陛下在我眼中,便彷彿在我掌中一般。”

聖神皇帝握緊拳頭。

大開,全無防備,是陛下殺我的最佳時機。但陛下隻要出手,便落入我的圈套。”

周齊雲繼續向山上走去,淡淡,“陛

下現在被老臣的話動搖了心神,心神不穩,貿然向老臣出手會敗得更快。陛下你作何扶擇?”

聖神皇帝臉色陰晴不定,眼看周齊雲

便要來到山頂,他再也忍不住,向周齊雲的背影撲擊而去!

山頂突然安靜了片刻,須臾間,一股

奇異波動悄然爆發,無聲無息,但是遠處卻有山頭炸開,亂石浮空。

巨大的石頭在天空中亂飛,明明很快

但給人的感覺卻很慢,彷彿要慢吞吞的飛很久纔會落在地上。

接著便是第二股波動傳遞開來,緊貼

地麵,如潮水般向下湧去,摧枯拉朽,將山腰的樹木連根撥起,化作一道樹木滾動的洪流!

山下有不少金吾衛,見狀驚駭欲絕,

急忙各自奔逃,有人跳下山崖僥倖逃過一劫,也有人被無數滾動的樹木捲起,吞入洪流之中不知死活!

第三股波動傳遞來的時候,群山之間

所有雲霧被清掃一空,群山之間的天空,晴朗得難以想象!

晴空透徹,天際湛藍,深邃如天淵,

不可測。

過了片刻,人們才聽到來自九疑山頂

的神通碰撞聲,沉悶無比。

一聲,兩聲,三聲…·

聲聲像是敲擊在心窩上,敲擊在魂魄

上,震得無論金吾衛還是郭家高手,紛紛趴在地上乾嘔起來。

突然,一朵慶雲飛來,慶雲破敗,千

瘡百孔,慶雲下,聖神皇帝的衣衫也有些淩亂,氣色也有些不太好,飛身而至,落在蒼梧宗大殿中。

“陳公公何在?”

“奴婢在此。”紫衣陳公公渾身是血

你忙連滾簾爬衝問倉格示,驚疑個定。

“立刻起駕回京!”

“奴婢遵旨!”

片刻後禦駕啟程,一眾金吾衛和郭家

高手環繞護送,天子坐輦拉上厚厚的窗簾,遮擋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輦中,聖神皇帝大口大口咳血,氣息委頓不堪。

九疑山頂,梧桐樹上,一個白眉少年

推開梧桐宮的宮門,尋到許應留下的那捲經書,安安靜靜的坐下來。

他粗略翻看一遍,的確是完完整整的

《九霄陽神玄壇功》,在關鍵的地方還有許應用紅筆留下的標註,說此處是彌補陀嫗仙書的關鍵。

周齊雲細細閱讀這段經文,果然可以

彌合陀嫗仙書的不足。

“助白眉老祖身體康健,渡劫成功。”許應在最後一頁寫道。

“這傢夥···…”

周齊雲露出一絲笑容,從頭開始閱讀

心道,“就憑這句話,多給他一些亡命的時間。”

他這次閱讀得非常仔細,一點一點領

悟,待到這篇經文看完,已經是第二天了。

“我現在去追,大概是尋不到他了吧?”

周齊雲直起腰身,山下傳來喧嘩聲,

他來到梧桐宮的窗邊,推開窗欞看去,周家的萬千雄師已經來到山下。

這些師搬運各種物資,各種寶物,

準備在山頂打造一座祭天的神壇。

這裡,將會是他周齊雲的渡劫之地!

“另一個捕蛇者,會逃到哪裡去呢?”周齊雲看著山下忙碌的人們,心中默默道。

“七爺,鐘爺,元兄弟要把他妹妹介

紹給我。元兄弟長得好看,妹妹一定不會差。”

許應心中很是開心,道:“說不得還

可以省了一份聘禮錢。”

大蛇七現出真身,載著少年遨遊在

群山之中,向新的目的地趕去,笑道:“郭小蝶長得也很漂亮,還不是有一個二百斤的姐姐?若是真漂亮,還能輪到你?阿應,我覺得你還是做好兩手準備。”

大鐘漂浮在空中,圍繞許應轉來轉去

道:“元未央十五歲,比阿應長一歲,他的妹妹不是與阿應同歲,就是比阿應還小。黃毛丫頭一隻,就算長得好看,也還是黃毛丫頭。而且元家是世家,聘禮隻會更高。”

許應想了想,道:“不給聘禮,把他

妹妹拐走怎麼樣?”

“元未央會殺了你!”

許應哈哈大笑,站在大蛇的黑白雙角

之間,看向浩瀚無際的新地山川,高聲道:“走!我們去尋鄉!”

“阿應,真的能找到許家坪嗎?”

“一定可以!”

蚜七修煉了巴蛇真修之後,體魄越來

越大,在山川間爬行的速度也比等閒攤師全力奔行還要快許多。

他載著許應一路搜尋,許應時不時禦

劍飛上空中,瞭望山川地理,尋找自己熟悉的痕跡。

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不知走了多遠

不知搜尋過多少山川,還是冇有找到他記憶中熟悉的地方。

此時的新地,山川大異從前,山中多

有可怕的生物出冇。到了夜晚,更是陰間入侵,讓人世間變得光怪陸離。

許應還察覺到陰庭的神靈出冇,在他

們身後盯梢,監察自己的動向。

“阿應,陰庭並未放棄捉你。”

大鐘擔憂道,“周齊雲在時,他們不

敢動你。現在周齊雲不在,陰庭隻怕又要調集城隍、判官,來搜捕你了。”

如此過了十多日,他們看到一座杵在

新地中的縣城,居然冇有被陰間入侵破壞。走到近前,才知是祁陽縣城,難得還是人間樂土。

祁陽縣城與外界的溝通已經完全斷絕

人們見到許應,都是驚異無比,紛紛出來觀看。

許應在路邊攤鋪上連吃好幾大碗米粉

辣得額頭汗水淋漓,直呼過癮。他這些日子在九凝山上吃得都是禦膳房做的飯菜,早就吃膩了,今日再吃到永州本地的米粉,隻覺又回到人間。

“鐘爺,七爺,我剛纔在空中,看到

祁陽東邊有熟悉的山川。”許應付了飯錢,興奮道,“待會咱們去縣城東邊看看。”

出了祁陽縣城,一路向東,大鐘和玩

大江,心中各自疑惑不已。

“七爺,你祖輩在永州生活三百年,

冇有見過祁陽東有這些古老的山嶽吧?”大鐘悄悄詢問。

七搖頭道:“這裡除了縣城是祁陽

其他地方根本不是祁陽!”

大鐘道:“那就古怪了。阿應說這裡

就是他記憶中熟悉的樣子,但這裡就是新地!阿應記憶中的許家坪,真的是許家坪嗎?”

七也不禁有些擔憂。

但許應卻很興奮,不住的指著附近的

山嶽,或者大江大川,說道自己記憶裡就是這個樣子。

“他記憶中的許家坪,如果不是七年

前的許家坪呢?”

大坪月戶道,如果定二十年前的計

家坪呢?”

“這裡這裡!”

許應興奮道,“我記得這裡,前麵就

有一個村莊,村口一條小河,對岸就是我們許家坪!”

他從七頭頂跳下,快步向前走去。

七連忙化作小蛇,跳到許應肩頭,

大鐘也連忙跟上,鑽入許應後腦。

前方果然有一條小河,也有一個村莊

村莊不大,樸實,老舊,是低矮的房子,還有炊煙裊裊升起。

這裡居然還有居民,在生火做飯。

他們應該是祁陽附近的居民,被新地

阻隔在這裡,與外界失聯。

許應快步走到跟前,向小河對岸望去

那裡一片荒涼,什麼都冇有,也冇有大火燒過的痕跡。

村口有幾個老漢坐在樹下乘涼,許應

定了定神,走上前去,詢問道:“幾位老丈,敢問對麵是否有一個村子,名叫許家坪?”

“許家坪?”

那幾個老漢聞言,紛紛搖頭,道,“

這裡從未有過叫許家坪的地方。”

許應晃了晃頭,頭腦有些眩暈。

冇有這個地方?

“對,我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附近,從

未聽說過許家坪。少年,你是誰?”

“我是誰?”

許應腦中轟然,腦海中各種記憶紛至

遝來,喃喃道,“我是誰?冇錯,我到底是誰……”

“我見過你!”

一個老漢老眼昏花,反覆打量許應的

臉龐,終於將他看清,驚聲道,“我小的時候見過你!你還是現在的模樣!冇錯,就是你!”

他激動得險些昏死過去,叫道:“見

鬼了,見鬼了!我十來歲時見到了你,現在我七十六了,你還冇變!”

睡了個懶覺,總算歇回來了,今天繼續碼字繼續

爆發!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