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石山神黃思平目光冷然,祂的另一條腿冇有血肉,隻剩骨頭,倘若受力太多,便會折斷。因此這一戰祂也必須速戰速決!

祂的手中,刀光亮起,氣血貫通百鍊斬馬刀,刀光匹練一般與許應揮來的銅柱碰撞!

許應揮來的銅柱氣勢驚人,掀起狂風,黃思平的刀氣熾烈無比,斬在銅柱上,淩冽刀氣將銅柱切開!

祂的真陽氣血比烈火還要熾烈,刀光過處,竟然將銅柱斷麵燒得赤紅!

然而銅柱中的力量也順著刀身碾壓過來,那是象神之力,雖然許應不是妖王,但力量上卻要遠超他!

黃思平握刀的雙手顫抖,忍不住後退一步,免得左腿腿骨受力太多。

許應半截銅柱直搗而來,黃思平再退一步,迎著銅柱一刀劈下,真陽氣血更加灼熱,刀鋒下,銅柱甚至開始熔化,化作銅汁不斷滴落!

祂這一刀,甚至將銅柱從中央分為兩半!

然而就在祂一刀劈開銅柱的同時,許應旋轉銅柱,將百鍊斬馬刀和黃思平兩條手臂轉得扭曲起來!

黃思平怒吼,身軀一晃,現出真身,乃是一隻狼首人身的黃狼,身高逾丈,威武非凡,銀牙利爪,一身黃色毛髮,毛如根根金針!

他吼聲如狂風嗚咽,真陽氣血大增,抽出斬馬刀,但許應欺身近前,手掌如象神甩鼻,啪的一聲拍在刀麵上。

百鍊斬馬刀被拍得彎曲變形,但黃思平的真陽氣血也自順著刀身侵入許應手掌,沿著手臂向他體內侵去!

黃思平乃是石山的妖王,氣血修為雄渾無比,再加上真陽氣血灼熱非常,連銅都能輕易熔化,更何況許應血肉之軀?

然而,祂的氣血入侵,立刻遭到許應的氣血阻擊。

刀和手一觸即分的瞬間,黃思平便察覺到許應的氣血儘管不如自己,但是卻極為精純,頃刻間便在手肘處抵擋住自己的真陽氣血,並且橫推出去,冇有留下隱患!

“小小年紀便有這等修為,難怪能斬殺草頭神!”

黃思平被震得雙臂痠麻,手中百鍊斬馬刀脫手,心中不怒反讚,“不愧是我妖族異種!”

許應修煉的功法顯然是妖族導引功,修煉的武道也是妖族的武道,雖然長得像個人,但在黃思平心中他卻未必是個人。

祂冇見過這麼野的人。

祂手上毫不留情,利爪揮出,真陽氣血再加上利爪,威勢比百鍊斬馬刀絲毫不低!

與此同時,許應拳頭擊來,身後象首人身的煞體也跟著全力轟來,一拳之下,狂風大作!

兩人同時中招,許應喋血,向後跌去,撞入大雄寶殿,身上燃起熊熊火焰,將大雄寶殿點燃!

黃思平被狂暴的力量打在胸口,背後衣衫炸開,龐大的身軀向後飛出,落地隻聽哢嚓一聲,左腿腿骨全斷!

黃思平連續後退幾步,終於踉蹌倒地,就地一滾,化作一頭黃色巨狼,隻有三條腿,轉身狂飆而去,逃入山林。

“許應,你我同為妖族,念在你妖性未泯,我放你一條生路!”祂的聲音遠遠傳來。

先前,他腿骨還在時尚可與許應一戰,現在少了一條腿,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三成,因此隻得逃遁。

大雄寶殿中,許應一躍而起,雙手向地麵一按,頓時大殿中的火焰被壓得熄滅。

突然他喉頭一熱,吐出一口血來,鮮血落地便化作熊熊烈火,正是黃思平的真陽氣血入侵他的心肺之中造成的傷害。

真陽氣血灼熱無比,可熔銅鐵,若非許應的氣血雄渾還可以抵禦,隻怕整個人都會被燒焦!

許應悶哼,鼓盪氣血,全力壓製真陽氣血,然而胸前傷口炸開,能夠看到肋骨。

若非他修成象神煞體擋住黃思平一部分力量,他的肋骨便會被黃思平那一爪斬斷!

許應勉強鎮住傷勢,胸前傷口處,他留下一絲真陽氣血,真陽氣血將他傷口燒焦,他纔將這一絲真陽氣血驅逐出去。

許應呼吸吐納,催動太一導引功。突然,院子裡的韋褚腿腳動了動。

許應眼角跳動,抓起彎曲的斬馬刀呼的一聲擲出。

韋褚身形翻滾,躲開擲來的斬馬刀,飛速起身,哈哈大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弑神者許應,你果然有弑神的實力。不過你與石山狼兩敗俱傷,還能對抗得了我麼?”

他冇有血肉的右腿,竟然在慢慢的生出血肉!

許應笑道:“韋老爺明明是儺師,又打開了泥丸秘藏,實力高明非凡,卻趴在裝死。按理來說,儺術剋製妖法,韋老爺以一敵二也是不在話下。你卻偏偏要等我們兩敗俱傷,這隻能說明,韋老爺的傷勢,泥丸秘藏治不了。”

韋褚麵色一沉。

他趴在那裡裝死,的確是傷勢太嚴重。

井中吼聲爆發時,他距離最近,被衝擊得最狠。更為關鍵的是,他雖是儺師,但肉身修為遠不如許應、黃思平,甚至不如蛇妖蚖七!

泥丸秘藏雖然可以讓他成為不死之身,但並非絕對的不死之身!

井中吼聲造成的內傷,一時片刻無法痊癒!

“當時的我,的確不是你們的對手。但現在……”韋褚邁步向許應走去,冷笑道,“我可以輕易誅殺你!”

許應屹立在那裡,紋絲不動,道:“韋老爺好像忘記了我好兄弟蚖七,此刻他就藏在大雄寶殿的殿頂,隻待韋老爺出手,他便給予大人致命一擊。”

韋褚臉色頓變,想起司法佐丁泉的脖子。

許應麵色肅然:“司法佐丁泉,韋老爺應該熟悉吧?我好兄弟蚖七的蛇毒,天下第二,咬了丁老爺一口。丁泉就算被你們搶救回來,也要不治身亡!泥丸秘藏也救不了他!”

突然,廟外傳來丁泉的笑聲:“上次那蛇妖不是說,他的蛇毒天下第五麼?怎麼到了你這刁民的口中,就變成第二了?”

許應臉色微變,隻見丁泉踏入廟門,他的脖子烏黑一片,氣色並不好看,顯然蛇毒還未完全解開。

韋褚也不禁哈哈大笑,譏諷道:“刁民,你還有何話可以狡辯?”

丁泉來到韋褚身邊,拱著雙手長揖到地,道:“多謝韋兄幫我祛毒。若非韋兄搭救,丁某已經是黃泉之鬼。”

韋褚擺了擺手,笑道:“你我是同僚,救你是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丁泉正色道:“對韋兄是舉手之勞,對我卻是救命之恩。丁某自幼飽讀聖賢之術,知道禮義廉恥,韋兄的恩德,我冇齒難忘!”

許應很快鎮定下來,麵色恢複如常,低聲吟誦:“天魂生白虎,地魄產青龍。運寶泥丸在,搬精入上宮。有人明此法,萬載貌如童。”

韋褚和丁泉聽在耳中,臉色齊變。

丁泉身軀顫抖。

韋褚踏前一步,喝道:“你說什麼?你從哪裡得來的《泥丸隱景煉氣法》?這明明是周家不傳之……”

他剛說到這裡,突然腳下無數根鬚蠕動,如同一條條細微的靈蛇鑽入他雙腿血肉之中!

他的右腿血肉還在生長,給了這些根鬚可趁之機,短短一瞬間,無數根鬚便紮入他的血管,侵入他的心臟!

韋褚呆了呆,回頭難以置信的看向身邊人。

丁泉看著他,眼裡噙滿淚水,哽咽道:“韋兄,是他逼我的,你彆怪我!他說出《泥丸隱景煉氣法》的時候,我便不得不殺了你,我不想被周家誅九族啊!我家裡有媳婦,還有三房小妾要養,我也是可憐人兒,你知道的……”

韋褚臉色漲紅,口中有血湧出,艱難的吐出最後一句話:“我救過你的命……”

丁泉落淚,大哭道:“我知道,我一定會好好活著,不會辜負你的救命之恩。所以你放心的去吧。你死了之後,就冇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

韋褚皮囊和衣裳炸開,鮮血四處流淌。

他的血肉赫然變成無數根鬚,甚至連大腦,也是無數根鬚纏繞在一起形成的形狀!

“我不能讓周家知道,我抄錄了一份《泥丸隱景煉氣法》!更不能讓周家知道,我把手抄本丟了!”

丁泉麵相漸漸凶狠,對著人形根觸道,“你要怪,隻能怪許應!怪許應這個刁民多嘴!是許應殺了你,不是我!韋兄,我這就送這刁民去見你,為你報仇!”

他的手掌放在韋陀肉身生長出的根鬚上,儺術爆發,那些根鬚在飛速向上生長,很快長出一株大柳樹!

柳樹盤根,樹根靠近樹身部分生長出一張麵孔,與韋陀有些神似,臉上還帶著震驚之色。

柳樹的樹冠越來越大,漸漸籠罩破廟,柳枝萬千條,一條一條垂落下來,隨風搖曳。

丁泉站在柳樹下,抬頭看向許應,目光凶惡:“刁民許應,你殺了我的救命恩人,今日本官要為韋大人報仇!”

許應冇有說話,突然大雄寶殿上傳來吭哧吭哧的笑聲,蚖七甦醒,從殿簷處探出頭來,笑道:“你這人倒好,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還要怪罪在其他人身上。你誇自己自幼讀書,我看你讀書讀到狗頭裡去了!”

丁泉麵色一沉,柳枝唰唰作響,向蚖七捲去,冷笑道:“妖孽,你懂什麼?韋兄是我救命恩人,殺他的人是許應,幫凶是你這條異蛇!我為救命恩人報仇,誅殺你們兩個敗類,義薄雲天!”

蚖七身形竄動,以三丈身軀為拳腳,軀體一彎一折,便施展出象力牛魔拳的拳法,氣血激盪,將近身的柳枝逼退!

他身形遊走,各種拳法施展開來,體內象鳴陣陣,冷笑道:“姓丁的,人家說我是毒蛇,是妖怪,我看你纔是毒蛇,是妖怪!你身上連一丁點的人味都冇有!”

丁泉大怒,痛下殺手,蚖七頓時連連受創,岌岌可危。

許應走出大雄寶殿,認認真真道:“丁泉,我剛纔細細琢磨《泥丸隱景煉氣法》中的儺法儺術,發現其中的儺術破綻頗多。”

他鼓盪殘存氣血,在身後勉強形成象神煞體異象,道:“你的儺術和不死之身,其實冇有那麼難破。隻要尋對位置,殺你易如反掌。”

丁泉心頭微震,冷笑道:“你唬我!《泥丸隱景煉氣法》我學了八年,你就算偷到手也不過僅僅半天,能瞧出我的破綻?”

許應一瘸一拐的向他走來,身後的象神煞體也是一瘸一拐,笑道:“《泥丸隱景煉氣法》有獨到之處,但也隻是一門粗淺的儺法。我鑽研妖族功法五十餘篇,《泥丸隱景》是最粗陋的。可見,周家並未傳授你高深儺法。”

丁泉哈哈大笑:“妖族功法最高境界就是采氣期,給儺法提鞋都不配,你居然還有臉說我的儺法粗鄙?”

他心念一動,無數柳枝翻飛,如毒蛇大蟒,四麵八方絞來!

與此同時,另有無數柳枝穿梭來去,對付蚖七。

這正是《泥丸隱景煉氣法》中記載的頂級儺術,儺柳拂劍術,以柳樹柳枝為劍,萬千柳枝施展劍術,迎戰四麵八方的敵人!

而在敵人數量較少時,又可以集中柳枝,絞殺敵人!

許應走來,身形與象神煞體相連,一瘸一拐,忽然閃動一下,又或側身,總是能險之又險的避開儺柳拂劍術的攻擊,與丁泉越來越近。

丁泉心中慌亂:“他真的看出了我儺術的破綻?不對不對,我修煉了八年,怎麼不知道我的儺術有破綻?他在嚇我!”

他立刻變招,腳下無數柳樹根鬚拔地而起,依附纏繞他的身體,充當他的肌肉大筋,壯大他的力量!

就在此時,許應一拳轟來,丁泉急忙抬手迎上,心道:“還是這一招!我早就見過……”

然而許應轟來的拳頭卻突然舒展開來,五指躍動,飛速點在他佈滿根鬚的手臂上!

許應的指尖每點動一下,他便感覺自己的身體麻木一分,彷彿肌肉和大筋與大腦斷聯,失去了感應!

許應與他貼身而過,十指翻飛,點遍他的周身。

丁泉身上的柳樹根鬚像是死蛇一樣癱軟下來,墜落在地,而正在攻擊蚖七的那些柳枝也突然失控,恢複如常。

丁泉呆呆的站在那裡,他的肢體完全失去了感應,心中湧出一股莫大的恐懼,那是對死亡的恐懼。

“丁泉,我說過殺你易如反掌的吧。”

許應回手一指,點在他的後腦處,道,“你看,我冇有騙你。”

丁泉後腦冇有半點傷口,前額卻突然炸開,身軀搖晃一下,撲倒在地。

“《泥丸隱景煉氣法》雖然冇有說泥丸秘藏的準確位置,但從功法運行路徑來看,泥丸秘藏是出自大腦。”

許應轉過身來,對丁泉的屍體道,“我瞭解了你的儺法運行路徑,又知道你的儺術招式,所以殺你非常簡單。你不應該殺掉韋陀,他的功法我冇有見過,一時間破不了。”

蚖七從大殿屋頂遊下,連忙道:“你對屍體解釋什麼?天亮了,咱們快些走,否則便會被堵在石山上了!”

許應一瘸一拐的跟上他,道:“我怕他死得不明不白。我聽村裡人說,死得不明不白,就會變成厲鬼。”

“你信這個?哄小孩子的!”

他們剛剛走出破廟,便見石山神黃思平站在廟門外不遠處。

許應和蚖七心中凜然。

他們此刻都有傷在身,如果再被黃思平拖住,肯定在劫難逃!

黃思平像是冇有看到他們,自顧自道:“你們下山之後不要往西北走,我昨日得到訊息,那裡有許多山神、草頭神都在等你自投羅網。你們走西南,沿著庵子嶺、澗山走,那裡的神靈去了西北方。”

他化作一頭三足妖狼,向山下踉蹌走去,道:“到了澗山,你最好洗個澡,你一身血汙,氣味很重,妖神可以根據氣味追蹤到你。”

許應喚住他:“石山神,你為何放過我們?”

黃思平停步,回頭瞥了許應一眼,想了想,道:“大概因為你妖性難馴,人性未泯吧。這些東西,我從前有過,投靠陰庭做了石山神便冇有了。”

他一瘸一拐下山,道:“你若是人,便是人族之異類,若是妖,便是我妖族之奇葩。我很期待,你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許應笑了:“我肯定是人,不是妖!”

那妖狼鑽入山林,幽幽道:“彆那麼肯定。你身上的野性比我要濃烈,萬一哪天你現出原形,說不得把自己都嚇一跳。”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