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應心裡發毛,定了定神,將前因後果整理一遍。

周齊雲追蹤異蛇,誤入秦岩洞,他聰明無比,循著泥丸宮主人的氣息尋到石壁中的石室,得到泥丸宮主人的傳承。

他以為石室中的骸骨便是泥丸宮主人,於是向骸骨磕頭拜師。

骸骨幫他打開泥丸秘藏,後來周齊雲發現這個圈套,於是自毀洞天,重開秘藏,跳了圈套。

泥丸宮主人的第二個圈套,便是功法,他在功法中留下破綻。

但這個圈套也被周齊雲發現,周齊雲為此花了八十多年,搜尋十七位攤仙的隱景潛化之地,發現一個針對雄仙的陰謀,補全自身的功法,這才修成攤仙。

周齊雲功法大成,修成雄仙後不願隻做人間仙人,他想飛昇,便開始尋找其他道路,研究所謂的“妖族功法”。

奈河入侵,陰間入侵,這一連串事件將周齊雲引到永州新地,在無妄山恰逢泥丸宮主人的骸骨騎著龐然大物,衝出秦岩洞,追殺許應。

師徒初次碰撞,各自都不敢戀戰。

周齊雲在大槐樹下設局,引誘泥丸宮主人,終於將之斬殺,絕了後患,這纔可以全心全意為渡劫飛昇做準備。

“但是,倘若周齊雲所殺的泥丸宮主人,並非真正的泥丸宮主人呢?”

許應怔怔出神,突然向大鐘道,“鐘爺,倘若第二個圈套,周齊雲一直冇有跳出去呢?”

第二個圈套,就是功法上的破綻。

周齊雲自認為補全了攤法上的破綻,但倘若這個破綻是泥丸宮主人主動賣出的破綻,真正的破綻埋在更深處。

周齊雲並未發現更為隱蔽的破綻,再加上親手殺掉“泥丸宮主人”,自信滿滿,便不會對泥丸宮主人有所防備。

那麼,當他渡劫飛昇時,便是他最為虛弱的時候。

或許,那時就是泥丸宮主人來收割果實的時候!

周齊雲越強,“味道”就越香甜,讓人食指大動!

大鐘思索片刻,道:“阿應,你想多了。周齊雲何等妖孽的一個人物?他能看不出自身的功法有缺憾?而且,我觀他的功法,隱景潛化之地已成。他的隱景是神州大地,這等功法與泥丸宮主人所傳的定然不同。功法不一樣,破綻自然不存在。”

許應恍然,笑道:“鐘爺說的對,是我多想了。泥丸宮主人,應該已經死了。”

他低頭看了看茶桌上的茶杯和茶壺,又看了看已經化作齏粉的女仙屍身,還是有些恍惚。

一杯茶,將一個渡過天劫尚未飛昇的女仙算計到死,這樣的人物,真的隻是大槐樹下死掉的那具枯骨嗎?

無妄山飛昇地已經安全,許應走出去,讓牛震牛乾進去清掃一下,今後這裡就是他們的修煉聖地。

這處飛昇地中的遠古凶兵,隻剩下一把巨型石斧,牛震牛乾兄弟力氣很大,但這石斧有極重的凶性,讓他們唯恐避之不及,不肯用這件武器。

許應帶著石斧來找七,七正沉迷於領悟劍匣中的劍氣,揹著劍匣來到無妄山斷掉的大山上,從山上一躍而下。

許應仰望,不禁驚歎:“七爺竟有如此勇毅,一定可以煉成禦劍訣!”

“啪嗒。”

大蛇掉在不遠處,抽搐了兩下,匣中劍氣依舊紋絲不動。

許應上前,詢問道:“七爺,要不你還是不練劍了,練斧頭吧。我剛剛得了一柄斧子。”

七瞥了石斧一眼,很是鄙夷,道:“傻大黑粗才用這等武器。”

許應見他不樂意,隻好作罷,他對這把石斧也不怎麼喜歡,便隨手放在牆角。

七繼續往斷山上爬,準備再來一次。

過了不久,七從天而降,啪嗒一聲墜地,躺了一會兒,又繼續往山上爬去。

許應便在此地定居下來,平日裡便去飛昇地中修煉,悶的時候便傳授兩隻牛魔功法,指點七劍術。

他偶爾會想起元未央,心中便有些燥熱和煩悶。

那兩隻牛魔進步飛快,很快便打開希夷之域,調理五氣,體內陰氣漸漸退去,修為也自越來越強。

七每日學劍、悟劍、跳崖,已經成了無妄山必備的風景,引來不少妖魔鬼怪駐足觀望。即便是大鐘,也不禁欽佩他的堅持,向許應道:“七可罷。”能真的冇有這方麵的悟性,讓他停下

許應搖頭道:“他修煉完全不適合自己的象力牛魔拳,修煉了一百二十年,他的脾氣上來之後,牛都拉不住。”

七摔打了幾日,遍體鱗傷,這日從山上躍下之時,突然有飛劍從山下襲來,險些將他脖頸斬斷!

七在半空中挪動身軀,險之又險的避開那口飛劍,卻見又有一道道劍光襲來,定然要將他斬成數段!

七心中大恐,全身鱗片乍起,卻強忍著不動用龍蛇驚蟄功,全力存想劍氣,感應劍氣。

突然呼嘯的劍光自他身邊亮起,與劍匣中的劍氣相交感,隻聽咻的一聲,匣中劍氣飛出,化作團團白光,將他包圍。

那些襲來的劍氣與他護體劍氣叮叮碰撞,將護體劍氣打得零落,再無法飛行。

阮七從空中跌落下去,心中卻極為歡喜:“我煉成了!我煉成了!”

他突然醒悟:“難道是阿應用劍氣偷襲我?難得他想出這種法子,逼迫我在絕境突破….…”

他還未墜地,便又見十餘道劍光向自己襲來,剛纔破碎的那些劍氣卻化作屢屢青煙,傳來一股香火的氣味!

七心中一驚:“不是阿應,是陰庭的神靈!”

他猛然現出真身,化作二十餘丈的巨蛇,身在半空,再催動巴蛇真修,頓時化作百丈巨物,氣血旺盛至極,宛如一片著火的山林,氣息衝雲霄!

他粗大的蛇尾向天空甩去,啪的一聲掛在山崖上,整個身子倒懸下來,揚起頭顱,又催動龍蛇驚蟄功,氣血湧動,在身後形成龍蛇雙道象!

龍蛇雙道象比七的體魄還要龐大,龍蛇盤繞無妄山斷崖,纏繞了一圈、周身雲霧繚繞,驚世駭俗!

那一道道飛劍叮叮撞擊在七身上.化作一道道香火之氣。

聞訊衝出來的牛震、牛乾仰頭看到玩七的真身,都不禁驚得呆了,心生莫名畏懼。

這便是覺醒了太古血脈,又得到了周齊雲灌頂傳功的七真身!

他已經將巴蛇真修與龍蛇驚蟄功煉為一體,功法催動,就算許應親自施展這兩門功法,威力也遠不如他!

他那雄渾無比的氣血,更是令人驚懼,氣血之強,足以與許應並駕齊驅!

他那雄渾無比的氣血,更是令人驚懼,氣血之強,足以與許應並駕齊驅!

山下也傳來一聲叫好,隻聽一個威嚴的聲音讚道:“原本以為你隻是一隻普通妖王,冇想到你居然如此厲害,是我小覷了你。”

七循聲看去,但見山林中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書生,書生身後,跟著永州各縣城的一眾城隍,各自香火氤氳,氣息渾厚。

剛纔出手偷襲他的,便是零陵城隍薛靈府。

薛靈府踏前一步,朗聲道:“這位是永州府淩通判,奉天子諭,前來請許應去陰間走一趟,交代他犯下的案子!”

七心中一驚:“淩通判?這下糟了!”

在陰庭中,通判的地位還在鬼王之上,是封疆大吏!

淩通判更是能與永州刺史周衡抗衡的人物,周衡得到周家真傳,打開泥丸五重洞天,雖然胖得嚇人,但一身本領,硬生生從鬼雄仙的攻擊下逃出生天!

淩通判此次尋來,一定來者不善!

七正想到這裡,突然隻聽一個聲音哈哈笑道:“淩通判,人生何處不相逢?本府有禮了!”

七嚇了一跳,這聲音正是刺史周衡的聲音!

“周衡尋到這裡,莫非周家老祖也尋到了這裡?”他心中暗道。

刺史周衡大腹便便,身後飄著一隻大胖鳥抓著他從空中飛來,氣喘籲籲道:“本府此來,是奉我周家老祖宗之命,前來送信給許應。淩通判,你家陰庭天子的事情,還是擔待吧。”

淩通判望向周衡,冷笑一聲,轉身率眾離去。

城隍薛靈府連忙道:“通判,咱們人手多,併肩子一起上,做掉他便是!”

淩通判搖頭道:“區區周衡,我自然不懼。但陰庭對周家老祖卻怕得很,不想得罪他。我原本以為周家老祖不知許應在此,因此前來撿便宜,冇想到他居然還能尋到許應!”

無妄山上,許應從周衡手中接過周齊雲的書信,展開看去,信上寫道見字如麵,然後便是一番客套的問候。

周齊雲在信中說,他這幾日參悟九霄陽神,有些不解的地方,因此讓周衡前來問候,希望能夠得到解答。

許應放下書信,問道:“周大人,你家老祖宗何時知道我藏身在此?”

刺史周衡道:“已經知道有十餘天了。”

許應心中凜然,笑道:“周老祖為何不前來捉我回去?”

周衡嗬嗬笑道:“我也問過老祖宗此事。老祖宗說,你在這裡,與在他身邊有何區彆?他要設壇祭天,為飛昇做準備,無暇前來。”

許應聞言,哈哈大笑,心中卻暗暗警惕,道:“周老祖看得起我。我回信一封,你帶回去。”

他提筆寫信,將周齊雲的疑問解答。

許應想了想,取來泥丸宮主人留下的茶杯,從茶壺裡倒出一杯茶,道:“周大人拿去給你家老祖宗看。記得,茶杯中的水不能倒掉。”

周衡端起茶杯,帶著書信趕往九疑山。待見到周齊雲,他獻上書信,周齊雲展開了,細細閱讀,道:“許應怎麼說?”

“許應說老祖宗看得起他。”

周衡獻上茶杯,笑道,“他還讓我帶這杯茶回來見老祖宗。”

周齊雲示意他先放在一邊,繼續參悟書信中的內容,不知不覺間看得入神,等到他醒來,已是三天之後。他放在桌邊的茶杯,已經被侍女取走,將杯中的茶水倒掉。

周齊雲想起那杯茶,卻冇找到,也不以為意。

“衡兒,你再跑一趟無妄山。”

周齊雲又寫了一封信,交給周衡,道,“遇到許應,一定要記得客氣,有些禮貌。”

周衡躬身稱是,帶著書信去了。

待他來到無妄山,卻見許應正在教導兩隻牛魔,如何煉去香火之氣。

周衡等候片刻,待許應教完,這才上前,獻上週齊雲的書信。

許應接過書信,疑惑道:“周大人不用公乾嗎?”

周衡笑道:“而今新地湧現,早就冇有永州府了,各縣城四分五裂,我這個永州刺史也是光桿一個,不用去處理公務了!”

許應笑道:“永州百姓可以過幾天安生日子了。”

周衡羞怒,但想起周齊雲的吩咐,不敢發作。

許應展開書信,細細讀去,周齊雲在信中又寫了幾個疑惑,卻是他在將九霄陽神與陀嫗仙書融合的途中,出現了某些不適感,詢問許應該如何應對。

許應提筆作答,詢問道:“周大人.你們家老祖宗看了茶杯茶水,有何反應?是否有讓你轉達的話?”

周衡微微一怔,搖頭道:“不曾有。”

許應沉吟:“難道是我想多了?”他便不再放在心上。兩人書信往來,許應通過書信中周齊雲的疑問,察覺到他的修為進境。周齊雲將兩種功法融合的很快,而且修行也十分迅猛,短短兩個月,便修煉到瑤池境界。

漸漸地,周齊雲的書信越來越少,每封信間隔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他所詢問的問題,也漸漸讓許應感覺吃力,很難解答。

“老祖修成神橋了。”

周衡又一次來到無妄山,送來周齊雲的書信,向許應道,“祭壇也已經建好。”

許應心頭微震,詢問道:“你家老祖宗何時殺我?”

周衡搖頭道:“老祖宗冇有說過,隻讓我帶這封信來。”

許應展開信件,又是熟悉的話語,見字如麵,然後便是客套話。這次周齊雲冇有詢問他任何關於修煉功法上的問題,而是詳細介紹自己渡劫的辦法。

他挖掘古墓,發現許多上古煉氣士蒐集的典籍,其中有關於天劫的記載。

“天劫發於人心,感天應人,形成天道神器,發配劫難。天神指掌神器,每當煉氣士渡劫,劫威便起自天道神器。因此渡劫,需先祭天。”

周齊雲在心中說道,“餘生碌碌百十載,廣搜天下寶物,數不儘數,準備以寶物獻祭天神,削天劫威力,助我飛昇!許君,我若飛昇,你性命無憂。我若失敗,會讓周衡再帶信來。”

信到此,戛然而止。

許應握住信紙,沉默片刻,心道:“若是失敗,周衡再來,隻怕便是奉他遺命來殺我。”

——今天冇有第三更了,這幾天爆發有點撐不住,調整一下作息!!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