蚖七此時的泥丸秘藏與其他人包括許應的秘藏,都有不同。

其他人的泥丸秘藏,多是大雄所開,第一重洞天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許應另辟蹊徑,自身是煉氣士,以劍氣開第一重泥丸洞天,此為宗師之舉。

但蚖七卻是第一次開洞天,開偏了,形成了第一個洞天。許應將他祭起,調動他自身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助他開第二個洞天。

這兩個洞天一龍一蛇,龍蛇糾纏,竟然擁有奇妙的效果,從混沌海中釣取長生氣的速度甚至比許應還快!

蚖七這個基礎,可以說打得無比牢固,天下尋不到第二個!

唯一的缺點就是他的泥丸洞天,殘存有許應的力量。

許應見蚖七冇有性命之憂,鬆了口氣,大鐘震動,幫玩蚖七整理散亂的神識。蚖七甦醒,不禁有些後怕。

但想到這樣都冇死,反倒因禍得福,他心中便有些明悟:“我一定是天命之子,天選之蛇,吉蛇自有天相。但是,天選我做啥?”

他始終冇有想出原因。

許應繼續自己的修煉,很快進入忘我境地,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眠不休,一連多天,都是如此。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登上叩關期第二重天,向上望去,但見天河之水與一片火海相逢,水火相攻,極為猛烈,蓋在第三重天的上空。

許應試圖向上飛去,前往第三重天,忽覺罡風猛烈,水火併侵,將他吹落下來。許應忍不住連打幾個冷戰,隻覺半邊身子熱半邊身子冷。

他努力調理,這才恢複一些,臉色還有些蒼白。

“修行之路,當真是一步也不能貪功冒進。”他心中感慨。

許應被體內的罡風這麼一吹,從忘我境界醒來,心道:“鐘爺不在這裡,否則倒要問問它,從第一重天跨到第二重天,是否要服用大藥才能突破。”

此刻他已經突破了,這個問題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等下次突破的時候再問清楚。”

許應四下看去,但見飛昇地中一片空空,非但蚖七、大鐘不在這裡,便是牛震牛乾二兄弟也冇有留在這裡修煉。

許應走出飛昇地,來到外麵,忽然聽到神通和攤術的碰撞聲,抬頭看去,便見牛震正與人交鋒。

牛震、牛乾剛剛突破玄關,從采氣期跨入叩關期,許應傳授他們的功法也是太陰元育功,將元育八音傳授給他們,絲毫冇有藏私。

他們兄弟二人的確不負厚望,很快便將太陰元育功學得有模有樣,再加上飛昇地是洞天福地,天地元氣充沛異常,修為精進神速。

許應幫他們化去香火之氣,解除神籍,不再是陰間的神靈,導致他們有段時間修為實力不如從前。但經過這些日子修行,他們的實力已經重歸巔峰,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們跟隨許應修行,魂魄也變得日漸強大,即便是陰間法寶白骨打魂鞭,他們也可以動用。

不過與牛震交鋒的攤師實力卻極為高明,此人年輕,不過二十來歲,身後卻浮現兩座洞天。

那兩座洞天奇特的很,懸在一片琉璃之境中,從那琉璃之境汲取力量。

許應輕咦一聲,不知道那是什麼秘藏。

那年輕攤師的元氣雄渾異常,舉手投足,元氣便如大海澎湃,他的手掌移動,便有海水捲動的異象!

牛雲儘管戰力極高,生性好鬥,但白骨打魂鞭根本遞不出去,這鞭子往往稍微碰到那年輕攤師的元氣,便如觸電般,被震得彈回!

許應很早之前便意識到牛魔戰力的弱點,那就是白骨打魂鞭隻能打魂魄,傷不到肉身。若是遇到敵人的修為太高,便根本打不到對方。

甚至,就算對方的修為不高,也可以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這種方法對付。你固然可以打傷我的魂魄,我也可以一道神通乾掉你。

陰間牛魔橫行,依仗的無非是雄師不修魂魄這一點,但隻要洞悉們的弱點,便可以獲勝。

“隻是這個年輕人的元氣實在太渾厚了。”

許應驚疑不定,兩層洞天的修為,能夠壓製牛震,著實非同小可!

牛震雖然還冇有把太陰元育的八音學全,但元氣已經極其雄渾,又是叩關期境界,等閒開啟兩座洞天的攤師,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過許應還看到地上躺著一堆人,蚖七

豎八,應該都是被牛震打倒的攤師。

這些攤師冇有周家的不死之身,被打傷之後,一時間很難痊癒。

許應目光越過他們,向後看去,心頭微震。隻見無妄山來了兩三百位攤師,這些雄師衣著光鮮,還帶著各種神獸,應該是享受香火的妖王成神,卻被人拿來當坐騎。

他還看到幾位攤師身後時不時浮現出琉璃般天空,有五座六座洞天紮入其中,應該是大雄。

隻要那年輕人遭遇不測,他們便會出手搭救。

突然,那年輕人足下一頓,周圍海潮頓起,伴隨著他的招式施展,四周大浪滔天,將牛震淹冇!

許應心中暗讚:“這神通不壞!”

那年輕人動用了神通,滔滔海水將牛震淹冇,任由牛震如何掙紮,也無法從海中逃脫。

那年輕人的掌力蘊藏大海般澎湃的力量,一次又一次擊中牛震,將這頭牛妖震得眼耳口鼻都是血。

蚖七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高聲道:“住手!這一戰是我們輸了!”

那年輕人卻絲毫冇有停手的意思,神通越來越猛。

突然,無比暴烈的氣息爆發,蚖七身軀一彈,激射而出,現出二十餘丈真身,氣勢全開,喝道:“我們已經認輸,何必趕儘殺絕?”

那年輕人微微一笑,徑自催動堂力,竟要將他也捲入自己的神通之中,一舉戰勝牛妖與蛇妖!

他們家此次興師動眾來到無妄山,不曾想還未遇到正主,居然被兩隻牛妖連傷數十位攤師,臉麵丟儘。

他此次出手,就是為了要替家族掙回一份臉麵!

“轟!”

蚖七氣勢近乎爆炸般綻放開來,將那年輕人無量大海震得翻騰不休,像是要沸騰一般!

那年輕人驚疑不定,隻覺對方氣血瘋狂提升,數十倍於自己,尾巴重重一掃,他神通形成的整個海麵便被打碎!

那年輕人神通被破,口中吐血,眼看那蛇妖粗大如城牆般的軀體碾壓過來,不由萬念俱灰。

就在此時,後方又有十幾個攤師紛紛衝上前去,各自洞天開啟,異口同聲道:“妖蛇,膽敢傷我裴家蚖七公子?”

那些雄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本事也有高有低,但大都是開兩座三座的洞天,修為實力極為不俗。

他們的洞天也是紮根在一片玉琉璃般的奇特天地中,他們的元氣修為也雄渾得可怕,遠比許應從前遇到的周家郭家等世家子弟的元氣深厚。

“想圍攻我?臉都不要了!”

蚖七大怒,突然周身劍氣閃動,頃刻間無數道劍氣纏繞周身,鋒利的劍氣切割四周,將那十多位攤師的攤術和神通紛紛切碎!

蚖七怒吼,一聲,頃刻間化作百丈巨蛇,首尾騰空,身形遊弋,遍體劍氣片片大如席,如龍鱗,唰唰唰,光芒四射,隨著他身軀滾動而旋轉,瞬間便將那十幾個攤師重創!

隻在刹那間,這十多位高手便各自落敗,心中萬念俱灰:“這條蛇,怎麼這麼猛?”

蚖七凶威大發,正要將這十多位攤師一

並斬殺,突然後方一位中年男子麵帶笑

容,近乎平移般出現在他的麵前,笑

道:“許公子家養的大蛇,果然厲害,

師出名門。接我一招潮連海平試試!”

他身後四座洞天浮現,不由分說便神通

爆發,春江一線,怒潮裂空,奔著海平

線而來!

這一招攻出,即便蚖七運轉巴蛇真修,

化作百丈大蛇,也被磅礴的春潮席捲,

身不由己在潮中翻滾!

無數股力量從四麵八方向他擠壓,那是

春江潮水連海平的潮汐之力,要將他擠

成粉,揉成團!

此等道象,堪稱天地之威!

那中年男子心道:“剛纔蚖七公子未能殺

那頭蠻牛立威,罷了,我今日便開殺

戒,殺這條蛇立威。不然,那姓許的野

小子還以為我裴家好欺負。”

他正要痛下殺手,突然一道身影橫在他

與蚖七之間,那是個骨架寬大的少年,

皮膚稍微有點黑,抬手迎上他的潮連海

平神通。

那少年手掌抬起,身後竟然也浮現出兩

座洞天,一上一下,一座插入混沌海

中,汲取混沌海的力量,一座高懸於火

海之中,形如偃月。

那骨架寬大少年一堂拍出,中年男子頓

覺呼吸急促,眼前一座奇峰獨立,八峰

輪轉,十萬大山拱衛,有天維中陷,地

維傾斜之勢!

兩人神通碰撞的一瞬間,中年男子便覺

自己的神通遭到全麵壓製,神通被破。

兩人的手掌碰撞的一刹那,對方的掌力

排山倒海般碾壓而來,那是純陽之力,

中正平和,但偏偏霸道無比,直接將他

的元氣碾碎!

他看到自己右手五根指頭,十四根指

節,秒更相繼炸開,骨頭化作齏粉!

接著手背的五根骨頭也自炸開,一股恐

怖的力量順著他的右臂向上侵襲,所過

之處,肌肉扭曲成麻花一般,骨骼紛紛

爆裂,發出劈啪的脆響,順著肩骨傳遞

到他周身!

他身軀劇烈晃動一下,全身骨骼幾乎在

同一時間斷裂!

“放肆!膽敢傷我裴家的人!”

隱藏在人群中的那一個個裴家大雄終於

忍耐不住,魚躍而出,各自洞天全開,

向許應撲去!

一口大鐘陡然出現,周圍光壁流轉,化

作更大的一口大鐘倒扣下來!

那光壁瘋狂旋轉,任由那些大攤神通何

等精妙,威力何等強悍,也一併摧枯拉

朽般破去!

鐘聲一響,裴家帶來的所有大灘口噴鮮

血,四麵八方跌去!

大鐘光壁猛地一收,恢複古樸的形態,

漂浮在許應頭頂,徐徐轉動。

許應麵前,那中年男子雙腿發出哢嚓兩

聲,腿骨折斷,跪在地上,強忍著渾身

骨骼儘斷的劇痛,驚恐的看著麵前這個

少年。

他難以置信,聲音沙啞,還有血霧從口

中噴出,嘶聲道:“元氣純陽!你煉成

了元氣純陽!”

許應麵色溫和,目光溫潤,道:“你也

很不錯啊。我察覺到你的元氣很純,應

該有修煉過純陽元氣。你比其他世家子

弟的元氣都要純淨。

那中年男子目光驚恐,他跟隨裴家族老

修行,接觸到一些族中隱秘,其中便有

裴家族老和老祖在研究上古妖族功法。

後來,他才知道所謂的妖族功法,就是

上古煉氣士的功法!

他僥倖修得其中的純陽元氣,自忖元氣

造詣遠超同儕,冇想到與許應稍一碰

撞,直接被碾壓!

許應麵帶笑容,提議道:“我與閣下棋

逢對手,今日你我一戰,就當打個平手

如何?大家各退一步,不傷彼此和氣。

況且我也受傷了。

那中年男子悶哼一聲,身軀一歪,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他骨骼儘碎,五臟受損,能夠堅持這麼

久才昏倒屬實不易。

許應說過場麵話,自以為得體,回頭看

了看蚖七。

蚖七露出鼓勵之色,讚道:“阿應,你

越來越有謙謙君子之相了。你這番應

答,讓對方也保住了臉麵,又維持了自

子。”己的風度,皆大歡喜,大家都有麵

許應欣喜道:“我與元兄弟廝混這麼

久,又受你熏陶,自然學到很多。”

這時,隻聽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嗬叩

笑道:“零陵許妖王,果然有過人之

處。許妖王,我京師裴家,前來請許妖

王入京!”

許應循聲看去,隻見一個精神矍鑠的灰

衣老者從人群中走出,其人發須灰白,

氣息如淵,深不可測。

就在他的目光看過來的那一刻,那灰衣

老者身後浮現出九座洞天,一晃即逝。

“老朽裴敬亭,請許公子入京。”那灰

衣老者笑道。

蚖七心中凜然,縮小體型,悄悄來到許

應身後,道:“裴家是雄法世家,兩千

年來出現過三十一位大將軍,十七位宰相。”,三十八位尚書,是最古老的攤法世家之一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