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敬亭精神高度緊張,時刻關注四周動靜,他們--行二三百人,現在隻剩下他一人。但即便是--個人,他也要把許應活著帶

去神都!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到了夜間方向難辨,下方群山蒼茫,分不清地理,他也不敢繼續前行,隻好停下歇息。

他們冇有去附近的城市,也冇有尋--座廟宇借宿,隻是隨便

尋了個山頭落腳。

許應毫無怨言,親自燒火做飯,虻七則跑去打獵,過了片刻,這條大蛇拖著一頭小山般的野豬回來,驚聲道:“阿應,這山

裡的豬好大!’

裴敬亭盯著四周,沉聲道:“這是新地裡麵跑出的異種.....

他眼中精光四射,突然--掌隔空拍去,十幾裡外的山林炸開裴敬亭眼角抖了抖,放鬆下來:“原來是隻蚊子飛過去。”

許應燒好飯菜,笑道:“裴老不必如此緊張,先坐下吃飯。

飯後,裴敬亭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宿未睡,許應卻是倒頭就睡,一覺睡到天亮。

太陽還未升起,許應簡單洗漱,對著朝陽采氣,開始清晨的功課。

蛻七也來到他身邊,對著早上的太陽呼吸吐納,即便是大鐘也搖搖晃晃的~飛出來,振奮精神,對著太陽忽大忽小的修煉起

來。

裴敬亭看著這一幕,心中驚訝,卻不知這些是許應養成的習慣,後來結識蚊七和大鐘,便養成了大家的習慣。

清晨的陽光在許應頭頂形成方圓三四畝的道田,身後也有泥丸、絳宮兩大秘藏浮現,伴隨著他呼吸吐納,道田和秘藏也如同

在呼吸一般。

“他統一了泥丸和絳宮兩大秘藏!”

裴敬亭心頭微震,對許應不覺生出幾分欽佩,“都說此人指點白眉老祖,讓白眉老祖儺氣兼修,看來果然如此!”

突然,裴敬亭有所覺察,抬頭望向遠處。

隻見一頭驢子出現在遠處的山坡上,悠閒地吃草。

那驢子彷彿感覺到他的目光,抬頭向他看來,連忙--陣小跑,跑到山頂,躲到一個神態木訥的少年身後。

裴敬亭長長吸一口氣,目露精光,邁開腳步,向那木訥少年走去。

伴隨著腳步邁出,他氣勢也自越來越強,法力越來越雄渾!

他腳~下海水湧動,以他腳為中心,四麵八方瀰漫開來。但這

海水卻不是真正的海水,是他存想的道象,也是他的隱景,冇任何厚度,卻與真實的大海--般,蘊藏撼天動地的威力!

“朱家與周家一樣,隻是一個新崛起的世家,甚至還不如周家。”

裴敬亭的氣勢越來越強,道,“朱老祖最好不要給朱家添麻煩。惹到裴家,你這個新興的世家擔待不起。

那木訥少年正是朱家老祖,淡淡道:“試試。”

蛻七連忙道:“阿應!裴老頭被引走了,咱們可以開溜了!

許應搖頭道:“繼續修煉。

蛻七不解。

大鐘道:“咱們走,又能走到何處?就算你藏到任何地方,隻要你修煉時引發天地異象,都會被找出來。”

許應道:“是人求我,不是我求人。與其總是被人追殺,不如索性主動一些,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們不是周齊雲有何資格脅迫我?”

“怎麼掌握?”蛻七問道。

許應道:“從這裡走到神都,我便可以掌握。”

他話音未落,隻見一個白髮老者騎驢走來,停在不遠處,那白髮老者笑道:“許妖王,彆來無恙?”

那老者便是當日在無妄山借宿的朱家老者,許應等人原本以為他是木訥少年的爹,冇想到他是兒子。

許應輕輕頷首,道:“托福,無恙。

那老者相邀道:“可否勞煩許妖王去朱家走一遭?

許應正色道:“請朱當家的帶路。

那老者欣喜道:“可不敢當。我朱家老祖宗還在,當家的不是我。許妖王,還請上驢!”

大鐘飛入許應後腦,虻七縮小體型,躲在許應衣領下,許應騎上驢背,那白髮老者在前麵牽驢,笑道:“許妖王儘管放心,

這頭驢子雖然蠢了點,但跑得卻快。”

那驢子足底生煙,一路噠噠奔跑,速度越來越快,翻山越嶺,如履平地。

蛻七疑惑道:“在無妄山時,你們不是說要把這頭驢殺了吃掉嗎?為何冇殺?”

那驢子氣得鼻孔噴煙,-一個屁顛,差點把許應顛下去。

朱家老者連忙狠抽兩鞭,這才讓驢子老實--些。

如此奔行三百餘裡,突然前方有真龍之氣從山林中升騰而起,那真龍巨大且蜿蜒,竟然將--座大山盤繞起來。

那真龍青色的龍鱗,像是青銅的鏽跡,巨大的龍頭凶惡異常,從山上垂下,嘴角流涎,盯著驢子和朱家老者。

真龍的頭顱龐大無比,如--座小山,猛地打了個響鼻,狂風呼嘯,山林摧折,飛沙走石。

驢子當場尿了-地,朱家老者也是麵色蒼白,仰頭打量這青

色真龍,猛然大喝一聲,身後浮現出八座洞天。

“嗡!嗡!嗡!”對麵的山頭上,九座巨大的洞天懸在天空中,緩緩旋轉,彷彿扭曲了時空,讓天空也變得扭曲起來。

從朱家老者的視野看去,看到這座山後方的天地變得光怪陸離!

“聖皇李家,果然名不虛傳!”

朱家老者當即向許應道,“許妖王請下驢,朱某隻能送妖王到這裡了,告辭!”

許應下驢,朱家老者當即跳上驢背,死死盯著那青龍,倒騎著驢,一路瘋狂拍打驢屁股倉皇而去。

許應向前走去,卻見那青龍盤繞的山坡下一個黃衫少年仰麵躺在茵茵綠草.上,翹著二郎腿,抖啊抖的。

他雙手放在腦後,盯著天空,嘴裡還叼著一根狗尾巴草。

許應來到跟前,那黃衫少年骨碌起身,笑道:“我乃昭皇叔李誡,有些老傢夥叫我李皇叔,在此等候許妖王,送許妖王入京麵聖。”

許應笑道:“好。我在九嶷山與聖神皇帝一彆,很想再見一

見他。敢問李皇叔有何代步的車輦?

李皇叔哈哈大笑,伸手-揮,笑道:“這便是聖上讓我帶來的車輦!聖上說,--定要許妖王坐在這裡上京!”

他頭頂青龍嘩啦搖晃身子,匍匐下來,青龍的腦門上竟然有-輛囚車,枷鎖腳鐐,一應俱全!.

許應不以為意,登上龍首,打開囚車,走了進去。

李皇叔來到跟前,笑道:“得罪。”說罷,打開枷鎖腳鐐,將許應脖子和腳脖子、手脖子扣住。

“此乃天牢特製的寶物,可鎖肉身、魂魄,封人體六秘,禁-切變化。

李皇叔道,“陛下雖然讓我把你囚禁,送到神都,但我觀陛下的意思,他還是極為看重你的才華。此次去神都,陛下必定恩威並施,不會太為難你。”

許應笑道:“若是如此,我也不會為難陛下。”

李皇叔微微皺眉,腳下青龍一動,騰空而起,在空中蜿蜒遊動,向神都而去。

此行兩千餘裡,突然空中大日傾斜,竟然又多出一輪太陽,李皇叔心知不妙,立刻嚴陣以待,卻見那太陽中有馬車奔來,前.

頭是四匹燃燒著熊熊火焰的駿馬,拖著一輛馬車,馬車後拉著一輪太陽!

那四匹駿馬--邊奔跑,-邊褪掉身上的皮,長出龍鱗龍爪,

凶惡異常,渾身散發出滔天的凶氣,令人不寒而栗!

“覺醒太古血脈的龍種?能尋到四個覺醒血脈的龍種的世家,定非等閒世家!”

李皇叔不敢怠慢,青龍陡轉,撲向那輛馬車,喝道:“車中的到底是誰?還不現身?”

青龍與四匹龍驤轟然碰撞,勁氣四射,那馬車突然炸開,-

尊有如太古巨神般的身影站起,金燦燦的身軀,筋肉如虯龍盤結,掄起一柄巨斧,向青龍和李皇叔砍下!

李皇叔奮然迎擊,然而他剛剛接下巨斧,馬車後的大日之中-根粗大的棍子搗來,正中他的胸口。

李皇叔大口吐血,心中又驚又怒:“趙家兄弟!”

青龍被趙家二弟一斧子斬斷頭顱,龍頭連同囚車一起從高空跌落。

李皇叔獨自迎戰趙家兄弟,已經來不及搭救囚車,心中暗道:“這下糟了!許應若是摔死了,無法向聖上交代!

就在此時,一隻翼展百丈的白鶴振翅~飛來,尖尖的長喙從囚車中穿過,將囚車劫走。

那白鶴的額頭,-個嬌媚女子迎風而立,咯咯笑道:“許妖王去我崔家做客,便不勞煩各位了!

“咻!

-道箭光射來,從那白鶴的左眼入,右眼出,白鶴炸開,化作一團氣血散去,卻是大道之象所化。

囚車向下墜去,又有-道天梯襲來,遠處有巨人站在天梯上,單手托起青天,囚車落在青天白雲之上。

“哈哈,各位相好的!許小弟是我郭家的姑爺,要進京和我家小姐成親的,不牢各位相送了!”

一個白髮高大老者出現,臉上蒙著黑色麵巾,身後巨人托著囚車,與他--起在天空中縱躍如飛,如靈猿一-般,-個跟頭便是

百十裡,速度極快!

突然,裴敬亭渾身是血,不知從何處衝來,悶頭向郭家的高大老者衝去,喝道:“郭老祖,留下許妖王!”

朱家木訥少年也自衝來,喝道:“郭兄,莫非想獨吞?”

李皇叔奮力擺脫趙家兄弟,也自衝來,遠遠喝道:“郭老,你是護國公,也要違反皇命?

那白髮高大老者正是郭家老祖,聞言心裡一突,罵咧咧道:“我蒙著臉居然還能被你們認出來,這下不好交代了。”

他將囚車奮力拋出,高聲道:“許小弟,前麵便是神都,進城報我郭家名號!”

“呼--_”

囚車在天空中飛行,穿過--座座奇峻山川,穿越兩側山崖的峽穀,從一片大瀑佈下飛越而過。

囚車中,許應隻看到前方一片氣勢恢宏的古老城市映入眼簾那是一片有如仙宮福地般的城市,各種高聳如雲的寶塔,木

樓,天空中還有各種洞天異象,以及偉岸巍峨的神靈!

那些神靈比陰庭的巨神鵰像絲毫不遜,厚重香火之氣如同雲霧,如同飄帶,從這個城市的建築之間穿過,化作長虹,化作長橋!

遠遠看去,行人穿梭如織,行走在香火形成的長虹和長橋上。

囚車向那座城市砸去,許應見狀,立刻催動太--導引功,鼓盪體內元氣,這天牢特製的枷鎖腳鐐鎖得住人體六秘,鎖得住洞

天,也鎖得住魂魄,但鎖不住他的希夷之域!

許應鼓盪氣力,將腳鐐枷鎖啪啪震開,囚車四分五裂。

他抬腳向前踩去,雲梯浮現,許應扶梯墜下,墜落的速度越來越慢,終於距離神都還有十多裡時,降落在地。

十裡外,便是香火鼎盛,氣派非凡的神都,天子所居。

許應向神都走去,隻見道路兩旁,餓殍盈野,--具具屍體被草蓆裏著,丟在大河邊。

那大河裡有大魚成妖,腹下生出四條粗壯的魚鰭,從水裡噗通上岸,奮力往岸上挪,咬住一具屍體,便拖入水中。

水裡便--陣翻騰,水中的魚妖都來搶食。

許應不由放慢腳步,沿著驛道向前走,隻見道路邊還有儺師-個個鬼鬼祟崇的,取出一個半人高的硃紅色大葫蘆,立在屍

體旁邊,口中唸唸有詞。

他們見到許應走來,便--個個住口,直起腰,目光詭異的盯著許應,卻一言不發。

待許應走過去,他們便又唸唸有詞,催動那葫蘆。

許應調動天眼,回頭看去,便見那葫蘆中飛出很多黑煙,鑽入河邊的一具具屍體中,竟然將屍體中的魂魄,從鼻孔裡拽了出來!

河邊的屍體,很多冇有超過頭七,他們的鬼魂還守著自己的屍身。到了白天,鬼魂便會躲入自己的屍體中,躲避陽光。

葫蘆嘴裡的黑氣,居然可以把這些鬼魂從各自的屍體中強行拽出!

下一刻,許應看到那些鬼魂掙紮,扭曲,被黑氣裹挾著,紛紛向硃紅葫蘆中落去!

“你們乾什麼?”許應大聲喝問。

那一眾儺師連忙停止,一個儺師皺眉,道:“朋友,不管你的事,我們是從神都府上來的,不要多管閒事!”

許應頓時醒悟:“你們蒐集魂魄,是給神都裡的大人物煉藥?”

那幾個儺師對視一眼,為首的黑衣儺師道:“留不得了!殺了再說!

他們正要動手,突然劍芒--閃,幾位儺師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便各自身首異處!

許應一劍連殺數人,和善的麵孔露出凶惡之色,抓起那硃紅

色大葫蘆,凶神惡煞的向神都走去。

“我懷著向善求學之心而來,怎奈這神都,看起來不似善地!逼我殺人!”

-強烈推薦火力為王,看的你熱血沸騰!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