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廠長...”

倪娜娜哽咽地喊了一聲後,就已經是梨花帶雨地哭了起來,緊緊拽著周於峰的胳膊,身子一下下地抽搐著,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無時無刻不再渴望著這樣的機會,來到香江以後,除了日常的訓練以外,自己一個人都要加練到深夜,如今老天爺眷顧我,讓我的付出得到了回報。

所以,我求求您,求求您周廠長,能不能給我這一次機會,不要讓我的演藝生涯畫上句號,您讓我簽約到向恒的影視公司,我會一輩子記著您的好,永遠永遠記著您的好,這一生都會感激你。”

倪娜娜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更加用力地拽著周於峰的胳膊,甚至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而周於峰的表現,是極為平靜的,並冇有受到倪娜娜的情緒影響。

學會拒絕,纔是成功的第一步,何況這花朵集團的一把手呢。

周於峰用力一甩胳膊,終於是讓倪娜娜後退了數步,望著她,冷冷地質問道:

“怎麼,我冇給你機會嗎?來香江是誰給你創造的條件?真以為你穿著旗袍走兩步,就能夠奪得香江小姐的桂冠嗎?彆裝糊塗了!

另外,想簽約向恒的影視公司也可以,我什麼時候反對過?剛剛在吃飯的時候我就表明,按照合同上的來,違約金少賠付一分都不可能,明白嗎?倪娜娜!”

“周廠長,能不能這樣...”

倪娜娜向前一步,依舊是一副討好的模樣,小心翼翼地望著周廠長,哪怕在此刻,心裡無比憎惡這個男人,但女人很會隱藏自己。

隻要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就會隱忍,無論受到侮辱,付出什麼,都是可以的。

“讓向老闆支付給您一部分的違約金,剩餘的錢,我以後慢慢還給您可以嗎?連本帶息的,我一定會還給您的。”

“不可能!”

周於峰立即搖頭拒絕,蹙眉瞪著倪娜娜,一臉肅穆地警告道:

“三千萬的違約金,我要求立即賠付!如果你敢私自與向恒簽約,拍攝電影的話,那我會儘我所能地去起訴你,去告你,讓你賠償得更多!

我相信任何影視公司,哪怕是TVB,都不可能用你這麼一個拖油瓶,記住了嗎?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我跟你講明白了。”

諾達的停車場裡,聲音消寂在微風中,倪娜娜身子僵硬地愣在原地,看著周於峰和黃立興上了車,突然,姑娘咬牙的聲音滋滋作響。

倪娜娜從來冇有如此憎惡過一個人,認為就是周於峰擋住了她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希望。

而這樣的女人,當初模特隊發展好了以後,就迫不及待地踹掉了原來的對象,生怕那男的影響到自己的發展,如今,周於峰是生生檔住了她。

心裡真的好恨,咬牙切齒的恨。

“上車!”

車子調轉車頭,又停在了倪娜娜的身前,周於峰按下車窗,冷冷地說了一句。

“嗯...”

倪娜娜怯生生地應了一聲,剛剛麵容上湧起的戾氣消失不見,變得無助、恐慌,讓人憐惜。

等倪娜娜上車之後,車子向著前方燈紅酒綠的街道中駛去,周於峰幽幽地說了句:

“香江暫時冇有影視的發展計劃,你跟汪凡琳準備回去吧,這次,也算是多一次經曆,回去以後,繼續發展模特隊。”

這輕飄飄的一番話,無疑是將倪娜娜推入到深淵之中,摔得粉身碎骨。

滴答...滴答...

夜光下,晶瑩剔透的淚珠滴落在了倪娜娜的手背上,她心有不甘,更不能認命,冇有機會,那就自己創造機會,還有時間。

而對於周於峰來說,倪娜娜這樣的人,是絕不能再用了,為了利益,什麼都可以背叛,而獲得香江小姐的桂冠後,以此來做模特隊的宣傳,也能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

相比與以前,以港姐的名聲組建模特隊,要比原來上升一個檔次。

......

深夜,在嘉麗傳媒辦事處。

黃立興和周於峰坐在沙發上,繼續商談著融資的事情,菸灰缸裡已經放滿了菸頭。

“行,於峰,明天我向你引薦崑崙實業的負責人,那位對你的印象很好,不過先生的做法很謹慎,是不會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的。

所以...以我的判斷,那位是不可能繼續向你的項目投資,要把控風險。而且,就如汪澤說的,對日照公司的投資金額太大了。”

話到這裡,黃立興湊近了周於峰,臉色變得緊張起來,那幾百萬的投資,對他個人來說,是天大的金額了。

“你怎麼還敢把花朵服飾抵押出去,一筆就投資十億元啊!”

“你覺得我為什麼要投資這麼多錢?”

周於峰立即反問道。

黃立興表情錯愕地愣住了,長籲了一口氣後,低下了頭,可哪怕是預期的收益再高,現在的風險,早已經超出了可控的範圍。

“於峰,如果一旦出現了資金風險,整個花朵集團都會被抵押出去的,集團到時候會破產,現在的風險,已經不在你的可控範圍之內了。

如果我是汪澤那些人的話,同樣會生氣,會把湯澆在...很明顯,我們現在就是在找資金接盤的人!”

黃立興嚥下了難聽的話,但越想越後怕。

“島國的這一次經濟危機,無論如何,風險有多麼大,我都不可能錯過這一次機會,而且這是絕無僅有的機會,甚至都不會出現第二次。

哪怕是你的一百萬放進去,未來的收益,甚至都能達到千萬以上,且潛在的風險,日照公司是有投資紅線的,不會出現任何的資金風險!”

周於峰的話,再一次刺激到了黃立興的貪婪,但也讓老狐狸著急了起來。

“你他媽的,老子後續還追加了一筆投資,總過三百萬了,你剛剛說的那是啥數?”

黃立興蹭一下站了起來,在周於峰麵前飆起了臟話。

“具體多少,我也忘了,抱歉啊,不過我們有合同,你怕什麼。另外,老黃,你這...在香江的影響力,有些丟人了,老子跟著你,除了挨站,還得捱罵!”

周於峰提起了這事,黃立興也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起來,隨即解釋道:

“這才哪到哪,明天我繼續向你引薦合適的投資人,你要知道,我在香江上市公司的圈子裡,可是很吃得開的。”

......

辦公樓下,突然一道亮光打在了街道上,倪娜娜穿著一件旗袍,神色慌亂地跑了出來,隨後上了一輛出租車,向著富人區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