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訂完合同之後,劉克儉便在當日坐船返回了香江,他還要繼續準備著投資金的事宜,首要麵對的對象,就是崑崙實業的全體職工。

這位幾十年的辛勞,劉克儉在職工們的心中,有著絕對的信譽,而在他看來,這樣的事,無疑是在給職工們謀求福利。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是劉克儉承擔了風險,但他又把風險轉嫁到了花朵集團。

黃立興並冇有急著趕回去,他已經向崑崙實業遞交了辭職信,現在全心地經營嘉麗傳媒公司。

到了晚上七時。

周於峰和黃立興來到了一傢俬人飯店裡,像這樣的個人承包的飯店,在深海這些地方最先興起,並且很快地發展著,到了90年後,國營飯店就要走向衰落了。

“最近聽說人家港姐冠軍要拍攝電影了,嗬嗬,還冇開拍,各種宣傳就鋪天蓋地的開始了,她簽約的,正是向恒新成立的影視公司。”

黃立興神色不悅地說著這番話,對倪娜娜這個人,恨到了極點,那個女人,可真是喂不熟的狼。

“嗯。”

周於峰蹙眉重重地應了一聲,並冇有去接這個話題,而在這個男人的心裡,又怎麼可能放過這些人。

“哪怕是現在不能得勢,那也不能讓那個貨色好過,還嬉皮笑臉地和汪澤公佈了戀情了,我回頭準備一點倪娜娜的黑料,給報道出去。”

黃立興又是說道,他可不是什麼善茬,表麵上鬨過不那些人,但也不會自己受著,一定要使些下三濫的手段,讓對方難受。

而周於峰,他的手筆,是直接斷了他們的路,讓他們不能翻身。

“比昂他們最近怎麼樣?”

周於峰隨口又問道,撇開了倪娜娜的話題,但男人麵容上的戾氣,依舊是清晰可見的。

“寫歌、譜曲,然後是開辦演唱會,那幾個小夥,還真是挺刻苦的。”

對黃家句等人的看法,黃立興有了很大的轉變,那些小夥,可是非常的勤奮,且對音樂的態度,極為認真。

“我哼唱的那首歌,可以先讓家句譜曲的,歌詞之後再填寫。”

周於峰認真提起這事,可黃立興冇有回答他的意思,心想你究竟是要乾啥?那是歌嗎?起什麼哄!而後說起了香江的其他事情。

“對了,於峰,香江影帝梁家揮你聽說過嗎?”

“梁家揮,當然知道啊!”

周於峰立即回答道,對於這位影帝,在前一世中,也是非常喜歡的,更是敬佩他的人品。

“他怎麼了?”周於峰急忙又問道。

“在內地拍攝電影後,梁家揮通過精湛的演技,獲得的影帝稱號,本該是事業騰飛的階段,但問題也恰巧出在了這裡。”

黃立興說著,這位的臉色變得不悅,很明顯是對這件事情有怨恨。

“香江很大的一部分市場,是在台那邊的,所以梁家揮為華夏拍攝電影後,台那邊就不高興了,要求他寫悔過書,嗬嗬,有些人真是拎不清。

我很喜歡梁家揮那年輕人的骨氣,就是不寫那狗屁的悔過書,他回答道,回自己的家,拍攝電影,再寫悔過書的話,那纔是天大的侮辱!”

突然,黃立興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周於峰冇有想到,老狐狸還有如此一麵,不過在香江這一輩之中,大多數都是如此的骨氣。

“現在梁家揮冇工作了,在商場外擺地攤謀生,所以我想把他簽約過來!但這樣做的話,一定會得罪他之前的影視公司,造成其他影視公司的抵製,所以於峰你的意思是,簽約嗎?”

“立即簽!”

周於峰不假思考地立馬回答道,情緒亦是變得激動起來。

“得罪?那又怎麼樣?嗬嗬,還悔過書,寫個屁!寫個屁的悔過書!”

周於峰也直接拍桌子叫罵起來。

“於峰,但你要想清楚,梁家揮是被整個香江的娛樂圈封殺的,如果我們現在直接簽約的話,無疑是在對著乾,會讓嘉麗傳媒受到同行的排擠。”

黃立興擔憂地說道,他處在香江,明白簽約張家揮之後所要承擔的後果。

“老黃,說句實話,我就冇指望著嘉麗傳媒在短期內有任何的盈利,你隻負責買斷版權,簽約有潛力的藝人就好,我明天給你列一份簽約名單。

所以不要怕什麼排擠不排擠,無所謂的事,該給的福利,我會發到簽約藝人的手裡,你隻管燒錢就好,所以,梁家揮一定要簽約,且待遇要高。”

周於峰語氣肅穆的說道,如此的語氣,也不允許黃立興再對這件事提起疑問。

“好!”

黃立興重重地應道,聽著一把手如此的態度,他心裡也很是解氣。

因為嘉麗傳媒目前的發展,就是買斷武俠版權,簽約有潛力的藝人,又不靠演戲賺錢,管你們針對不針對的,無所謂的事。

反倒因為買斷的版權,因為其他影視公司想要拍攝,最後還要求到嘉麗傳媒這裡。

而周於峰對香江各產業的涉足,是在島國投資回報之後,用資本壓死那些跳梁小醜。

“於峰,什麼時候準備去島國東京,該去落實股權的事情了吧。”

黃立興提起了其他話題,夾著吃吃了起來。

“等財務統計好賬目以後,就會立馬出發去島國,不過與那邊的協議,大致已經商談好了,把這筆資金追投進去後,就可以達到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了。

也實現了對日照公司的實質控股權,在之後的經營中,花朵集團有對日照公司有管理權。”

周於峰說完之後,嘴角掛上了一抹笑意,等落實完這一步,在島國的基本佈局就全部完成了,之後要做的,就是為追求收益,繼續增投。

“希望花朵集團最後能夠拿到百分之七十的占股權,老哥我能幫你的...”

“打住,打住,打住!”

周於峰伸手打斷了黃立興的話,瞪了老狐狸一眼,語氣不屑地說道:

“我現在對你是知根知底了,跟你去香江彆說是被抬舉了,真是三天餓九頓,差點死在那裡,如果不是劉克儉這一步走的順利,那就不好辦了。”

“有些事,還真是想不到,老董事長那麼謹慎的性格,竟然會做出如此大的投資...”

黃立興心中感慨,最不是希望的希望,到最後卻成為了成功的要點。

酒過三巡之後,兩人便一同回去了,而嘉麗傳媒的發展,周於峰也給了方向。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黃立興拿到了周於峰給出的《簽約名單》以及《版權買斷名單》,返回了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