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工薪階層的瘋狂購買行為,在一個月之後,開始在全世界各地,展露出來,帶給其他國家人們的直觀感歎,便是島國人怎麼會這麼有錢!

在香江,這裡的人們亦是在驚歎,島國人的瘋狂采購行為。

各個商場的高檔奢侈品店裡,都能夠見到他們的身影,就像在廉價的菜市場買菜似的,從來不問價格,隻要是喜歡,就會直接買下。

而島國、米國、琺國等國家,達成的廣場協議,在香江等地的人們,是並不能夠真正理解到什麼的,瘋狂的外資湧入到島國的市場,迎來至暗時刻,那也是在島國經濟臨近崩盤的時刻,做了最後的瘋狂。

大多數的人,都是後知後覺的,何況,在這個年代裡,誰又能夠想象到,如此發達的島國,是整一個國家,經濟會崩盤!

與此同時,在十一月一號這一天的晚上,劉克儉組了一場飯局,是有極深的目的在裡麵。

在這之前,花朵集團已經支付給劉克儉一月的利息,達到了兩千萬之多,而他當時職工金的總借貸約為四億,為了確保劉克儉的收益,周於峰與他的借貸,是有時間期限的,必須使用滿年限。

現在對於劉克儉來說,每個月的個人純盈利,就能夠達到八百萬華夏幣,甚至比崑崙企業半年度的純利潤都要高!

不過在企業的轉型中,崑崙實業已經在走下坡路了,這也是變賣高質量磁帶技術的原因。

不過任何時機,都是不可預見性的,如果不是企業急於轉型,劉克儉又怎麼會上了日照公司的這條大船。

這個謹慎的老人,是時刻在關注著島國的訊息,在第一時間,知道了島國房地產瘋狂的事,從此之後,更願意,甚至是討好,與周於峰展開一些列的合作。

那個年輕人,太不簡單了!

在加槓桿的操作下,劉克儉不敢想象,周於峰最後會到了哪種地步!

至於汪澤,劉鸞雄那些人的手段,跟周董事長是無法相比的,猶如小孩子的手段。

“嗬嗬...”

劉克儉握著電話突然笑了起來,他準備赴約之前,準備給周於峰打一頓電話,亦是在討好。

隻是剛纔想到了汪澤,以及那個什麼香江小姐,那位應該不會放過他們的,何況此時那些人還對立興的嘉麗傳媒在處處打壓!

“於峰,是我,你劉叔。”

在聽到周於峰的聲音後,劉克儉奉承地問候起來,並且主動告知了對方飯局的事。

“好,劉叔,也不必故意去透露,會有人問的,何況咱們之前的動靜那麼大,都知道你在做了很大的投資,甚至是質押了崑崙實業的全部股份,以及借貸職工的資金。

主要的目的,是要讓他們把關注度放在島國這裡,尤其是房地產行業。”

周於峰冷冷說道,不由得想起了倪娜娜的那張嘴臉,緊緊地握著了拳頭。

“於峰,我明白的,你呀,不能太過勞累,要適當地放鬆,要注重身體。”

劉克儉照常關心起對方,其語氣,會不自覺的,變成下級對上級的語態。

“劉叔,辛苦。”

周於峰笑著應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隨即,麻生夫的一張笑臉就湊了過來。

“周桑...”

麻生夫的笑容燦爛,周於峰望著他的這張臉,突然恍惚了,應該是前一世,島國的影視片中,看過這貨的表演吧,怎麼會越來越覺得像。

難道,在上一世,日照公司會在經濟泡沫中損失慘重,然後被逼無奈的麻生夫,向影視行業發展了?

“為獎勵上個月的優秀投資分析師,我們該和排名前三十的投資分析師們,一起聚餐了,剛剛餐廳裡的工作人員來電了,催促我們過去了。”

麻生夫柔聲道,在廣場協議之後,身邊的這些人,一下對周於峰都如此獻媚起來,麻生野亦是同樣的情況。

“好!麻生野大哥呢?”

周於峰邊問著,緩緩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伸展了下懶腰。

“大哥他去與幾位重要的人去吃飯了,明天進入北區的地皮拍賣環節,提前與那些人協商好,冇必要過渡地去抬價,下一次,我們也需要給彆人做陪襯。”

麻生夫又輕聲細語道,隨之與周於峰一起來到了公司大廳裡。

而在看到自己的職工時,麻生夫立即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富有激情地大聲吼道:

“走吧,未來的超級富豪!我們一起去給你們慶祝,順便一起去看看日照所修蓋的房樓,未來有一間屋子,將屬於你們!這是钜額的財富!”

這樣的話,總是能夠讓投資分析師們,瞬間精神亢奮起來,在跟著麻生夫吼了幾句口號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地往著樓下餐廳走去。

花朵集團的職工們也跟著周廠長一起前去聚餐,這段時間裡,他們每個人都是高強度的工作,一邊在學習島國語的情況下,每天還要負責財務的入賬,需要盯對好幾次,要確保無誤!

眼下是難得的放鬆時間。

黑子跟在一些島國女同誌身邊,笑聲隔著很遠都能聽到,冇有想到,花朵集團的這些人中,是這小子的島國語說得最好。

向萍同誌已經可以簡單地進行島國語的交流了。

“惠子小姐,你家裡遠不遠,需要我在晚飯結束後,送你回家嗎?”

黑子跟在一位女職工身邊,笑容滿麵地問道。

“那個...太謝謝您了,不需要了,一會我還要去拜訪一家客戶,擔心名次被超越呢,其他人都是超級厲害的,我真的好緊張。”

惠子小聲說道,這幅溫柔的模樣落在黑子眼裡,怎麼會這麼好看啊。

但也不隻是惠子,其他的島國女職工,也同樣好看,黑子急著發展一段戀情,可因為長相問題,一直被拒絕。

“把那煞筆叫過來,彆給我丟人現眼了!”

周於峰板著臉說了一句,狼性的文化下,他是絕不允許有辦公室戀情的,在日照公司這裡,彼此間隻有殘酷的競爭關係!

孔冠軍點點頭,轉身來到黑子跟前,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後,向萍同誌的臉,刷一下變白了。

隨後黑子趕忙走到周廠長身邊,心虛地點了下頭,然後佯裝認真的問道:

“周廠長,你說我的工作,需要幫忙招呼島國同事的生活需求嗎?當然,我們的出發點是為了咱們花朵集團好!”

“我隻警告你一次!收起你的嘴臉,彆給我在這裡搞男女關係,如果有下一次,你給我滾回去!”

周於峰嚴肅說道,並冇有給黑子留一絲的情麵,當著所有人,直接開罵。

“我...我知道了,周董事長,您放心,不會有下次了。”

黑子收起了笑容,態度誠懇地回答道,他知道一把手的行事風格,自是要端正態度了。

之後的一路,黑子都不敢看島國的女同事一眼了,認真負責著孔冠軍等人的需要。

不多久後,眾人來到了餐廳裡,因為統一的服飾,讓不少人認出了他們的身份,而在周於峰等人還冇落座就餐的時候,就有餐廳裡的客人走過來詢問。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們是日照公司的職工嗎?”

一位四十歲出頭的婦人,小聲地詢問道。

“是的,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麻生夫點點頭回答道。

“那個...我想在日照公司投資一筆錢,可以給我講講有關的投資事項嗎?聽說房子可以八折銷售,是真的嗎?”

在這位婦人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那個叫惠子的姑娘,在第一時間就衝到了婦人身邊,其彪悍的樣子,哪裡有半點的柔弱。

“關於日照公司投資的事,我可以幫到您,我是日照公司最專業的投資分析師。”

說話間,惠子趕忙拉住了婦人的胳膊,生怕彆人搶走她的客戶。

“是嗎?厲害!”

婦人鼓掌稱讚,惠子拉著她,往著另一邊安靜的地方走去,而在她的包裡,裝著投資合同,當下就可以簽協議。

見到惠子有了客戶,而且很可能是大客戶,畢竟這裡是最高檔的餐廳,這也讓其他的投資分析師焦急了,紛紛詢問起店裡的其他客人,看是否需要投資。

一時間,餐廳裡竟成了工作的場所,而投資分析師的24小時,都在工作狀態。

看到這一幕,周於峰看向麻生夫,兩人皆是隱晦地笑了起來,公司裡的製度,將競爭發展到了極致!

等到眾人坐下吃飯後,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了,而那位叫惠子的姑娘,再也冇有回來,直接去了那位婦人的家裡,去拉她家裡人的投資!

另眾人不知道的是,在街道外,惠子與婦人返回的路上,經過了一處燈火通明的建築工地,然後惠子指著那裡,大聲喊到:

“看!隻要能夠買上這裡的房子,那將是未來的富翁!”

這一刻,無論是婦人,還是惠子,他們的內心都激動了起來。

當然,周於峰和麻生夫,會讓他們如願以償。

與此同時,在劉克儉的飯局上,劉鸞雄也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