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東京。

在麻生夫和周於峰不斷的工作協調下,日照公司與銀行的合作,發展得越發緊密,日照方已經與銀行的職工簽署了八折買房的優惠協議。

甚至與各銀行的管理階層,提供了五折買房的合同保障。

之後由銀行推薦給日照基金的客戶,大多都是極優的客戶,單筆的投資金額很大。

如川村洋平這種個人銀行,行長級彆的人,通過給日照公司推薦客戶,其獲得的盈利,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年薪報酬。

而普通的職工,除了自己本身就是日照的投資者外,也通過介紹客戶,從日照那裡獲得了不菲的報酬。

也因此在某些銀行裡,形成的風氣,職工們在介紹業務時,推薦日照公司的業務,甚至比主營業務要更加上心。

在11月,21號這一天,對於日照公司來說,是房地產項目突破最大的一次!

位於東京新宿區北部的綜合片地,總占地150畝的地皮,由日照公司獨家購入,性質為商品用房,在交易協議簽訂以後,立馬就登上了頭版新聞。

日照公司轉型成立之後,地皮的收購,一直都是以最快的速度進行著,低價快速吸籌。

而在花朵集團管理日照公司以後,放開資本盤警戒線的前提下,又不斷地增大廣告宣傳,快速擴充的資金盤,讓日照房地產購置地皮的進度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

現在能在接連購入新地皮的同時,落定新宿北區最大的項目,就足以證明日照公司資金盤的擴充有多麼迅速。

這一筆操作,落在投資者眼中,是極大的利好,日照的房地產業務,已然成為了島國最優質的房地產企業,極大地鼓舞了投資者的信心。

而日照公司的模式,會在不斷擴大投資地皮的前提下,資本盤越來越充足,因為人們對他的信任感越來越高,不斷循環著,以幾何倍的增速擴大著,這也是日照經營的厲害之處!

想要資產不貶值,那就投資好日照!

這是日照公司的廣告宣傳語,在島國幣不斷膨脹的情況下,工薪階層想要保證資產不貶值,能夠想到最合適的方法,那便是投資日照。

日照公司的快速崛起,已經滲透到瞭如此的地步,隻能夠想到日照投資,發展成為了島國工薪階層口中最好的企業!

且影響力還在不斷擴大著,比如說登上頭版新聞的購置行為。

到了次日下午,麻生野作為企業的“總負責人”,接受了島國媒體的采訪,那位對著媒體,信誓旦旦地說道:

“我們日照可是要成為全球性的一流企業,秉承的信念,是要讓我們的投資者,通過我們日照的發展,資產不斷的升值,上升階層!”

一座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就這樣拔地而起了,這便是日照在島國人們心中的形象!

......

到了晚上,周於峰和麻生夫一行人,視察完新落實的那塊地皮後,走到了新宿區的街道上,考察著這裡的發展,找到重要的點,在售房時加以宣傳。

而八十年代的新宿區,可是有名的風月場,且是合法化的,這裡的酒吧、風俗店、夜總會,以及情人旅館等,舉不勝數!

因此也被稱為“**的迷宮城市”,和“不眠之街”,處處都是亮起來的曖昧紅燈,以及一些穿著大膽的女人,招搖過市般地走在街道上。

這一幕幕,對於來自華夏的同誌們來說,有著極具震撼的視覺體驗,顛覆了他們對保守觀唸的認知。

孔冠軍緊緊跟在周於峰的身後,連頭都不好意思抬了,謹慎的表現,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

而反觀黑子,那是非常放得開,會絲毫不遮攔地,看向一個個穿著性感的女人,不放過一個。

在與幾位穿著性感的女人一笑而過後,找到了周於峰點菸的一個功夫,快步靠在麻生夫的身旁,拉了下他的胳膊,急忙說道:

“麻生大哥,快!告訴我!這裡是哪裡!我要詳細地址!”

向萍同誌準備記住這裡的地址,私底下一個人偷摸摸地來瀟灑。

“嘿嘿...”

麻生夫的笑容變得騷造,湊到黑子耳邊,快速地說了句,還擔心地望了眼周桑,為可愛的黑子打著掩護。

“謝謝您,麻生大哥,我一輩子記著您對我的大恩大德!”

黑子此刻是打從心底裡感謝麻生夫,隨後縮著頭,混雜在人群中,也不看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麵了,等以後找到機會,直接來體驗!

“周桑,晚一點的話,還要去川村行長那裡,新地皮的貸款項目,還是從他那裡放款!”

見周於峰走來,麻生夫談起了剛纔的話題。

“嗯。”

周於峰點點頭,在思索著其他事,沉思了片刻後,繼續邊走邊說著:

“麻生野那裡,需要提前洽談一些工業廠,在米元赤字的影響下,工業企業的出口會越來越空難,我們能夠以合理的價位來收購!

但並不是真的收購!隻是洽談!

例如一隻股票在大跌之前,往往會放出無數的利好,來混淆視聽,好讓散戶來接盤,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前製造利好的訊息!

如此一來,我們打折出售房子的時候,不會引起其他房地產商的恐慌,總之這一些工作,我們要提前去佈局,理解我的意思嗎?”

再看向麻生夫時,周於峰的麵容變得極為嚴肅,亦是用著命令的口吻。

“我理解,營造利好的氛圍,然後高位拋售,就是這個道理!”

麻生夫點點頭,肅穆地迴應道。

一隻股票,在出了大利好的情況下,股票卻是迎來了暴跌,是莊家很常規的操作罷了。

不多久後,周於峰、麻生夫一行人,來到了停車的地方,已經結束了視察工作,準備要回去了。

“冠軍,我跟麻生先生要去一趟大熊那裡,你們自己回住的地方,項目工作報告,明天一早你放在我的辦公室。”

周於峰看著孔冠軍說道。

“冇問題。”

孔冠軍立即回答,隨之周於峰坐在車上,由麻生夫開著車,向著遠處繁華的街道上快速駛去。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向萍同誌,露出了今生從未出現過的燦爛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