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

在懷石料理店裡,周於峰和麻生夫,作為日照房地產公司的邀請方,宴請了東京幾家實力雄厚的房地產公司,商榷合作項目。

周於峰按照島國的餐食禮儀,盤腿而坐在一張小桌前,其中有參加飯局的女性,則是橫著坐著,正式的交談方式,以及言行舉止,烘托著此次商談的重要性與嚴肅性。

等到全員落座之後,服務人員一一給人們上餐,在每個人的身前,都擺放著一張小桌,各自食用。

先付,即上了小酒之後,又放了前菜,以及漱口用的先碗,在這個間隙,麻生夫向眾人介紹了周於峰,子公司花朵集團的負責人,周於峰!

十分鐘之後,纔是開始上主菜,生魚片、煮的東西,以及和牛等等,頗為奢侈。

很長的一段時間,眾人隻是自顧自地吃著,簡單地交流上幾句,隻是聊著這家店飯菜的口味,並冇有談及合作的事情。

等到餐吃得差不多了,眾人放下餐具後,麻生夫纔是神情認真地談起了合作的事宜。

說慢點,日常的島國話,周於峰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還是可以交流的,但此時快速的島國語商談,並不能聽得明白。

但合作的具體流程,麻生夫已經吃透,由他說明合作事項就好,所以周於峰的交流問題,並不會在合作方麵有什麼影響,不需要特意的雙方翻譯。

“各位,今天把大家叫在一起,是有重大的工程項目,要與大家商榷!

這關乎著我們房地產商整個集體的利益,如果合作可以談成,將有關的項目落實下去,那對我們每一家房地產企業來說,都是極大的突破,且在預期的未來回報裡,收益要極高!”

麻生夫擲地有聲地說了起來,整個包間裡,隻有他一個人的聲音,所有的人關注力,也都在他一個人的身上。

“目前在島國東京,想要購置下位置較好的地皮,幾乎是冇有的,就算競拍買下,其價格高,且占地平畝有限,達不到預期的盈利。

所以你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就會考慮在大板購置地皮,但那座城市的發展,以及房價的預期,是遠遠不如東京的,所以我的建議是,我們一起合作開發,就在東京購置地皮!”

麻生夫分析著目前房地產麵臨到的困境,也確實是房地產商所要選擇的難題,但最後的那句話,一起在東京購置地皮,是互相矛盾的,不免讓不少人心生厭煩。

“麻生先生,你已經指出在東京購置地皮的侷限性與缺點,那又號召大家一起在東京合作買房,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分割本就很小的地皮嗎?”

龍田蹙眉問道,而這位的背景,是有一些社團作為支撐的。

“我們在江東區購買地皮!在那裡,不光地皮價格還冇漲起來,而且能夠購置的商品房用地,其占地麵積,可是非常大的!

這一點,我已經與當地的管理人員,得到了有關的支援,他們是希望我們這些房地產商,去發展該區域的。”

麻生夫看向龍田,語氣高亢地回答道,依舊是從容不迫的語氣,冇有被對方的身份有所震撼。

可當在座的房地產商,聽到江東區這個名字時,皆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區,可是在東京存在感很低的,且發展落後,高額的房價下,根本不會有人來這裡買房。

“在江戶區購置地皮?哈哈哈哈,在我看來,還不如在大板發展!麻生先生,你是故意浪費大家的時間嗎?”

突然,這個龍田暴戾起來,一拍桌子,打落了一些餐盤,讓包間裡的氣氛變得瞬間緊張。

周於峰望著龍田的這一幕,真的是有看漫畫的感覺了,哪怕是發火,都會覺得非常熱血。

“就在江戶區購置地皮!”

然而下一刻,麻生夫依舊肯定著自己的提議,冇有絲毫示弱地看著龍田,稍有停頓後,轉而掃向屋子裡的其他人,接著說道:

“大家想一個問題,如果把江戶區的熱度炒起來,那現在以低廉的價格去購入地皮,畢竟是東京的房價,未來的房價漲幅會很高,其收益會是大板的數倍!”

“麻生先生,我也不讚同你的提議,畢竟是發展落後的區域,你現在提的,冇有任何的依據,風險性太大,我表示拒絕!”

麻生夫的話語剛落,為數不多的一名女性開始發言,拒絕了對方的合作提議。

“我也表示拒絕!”另一位中年男性舉了舉手,看了眼之前的那位女同誌後,又接著說道:

“現在江戶區的價格,普遍都冇有大板那裡賣的貴,又怎麼可能新建房子後,漲過大板那裡的房價!”

“我也拒絕!”

“麻生先生,非常抱歉,我也拒絕!”

“合作不了,但麻生先生,非常感激你的邀請!”

......

一時間,屋子裡的人,紛紛表示拒絕,其中有幾位站了起來,準備要告辭離去。

這時麻生夫不緊不慢地給自己倒了一杯清酒,一口下肚後,又看了周桑一眼。

突然,麻生夫站了起來,衝著眾人大聲吼道:

“各位,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江戶區的填海項目,要繼續擴增,相比於原來的基礎上,要增加五十平方公裡的大工程!”

填海項目的擴增!

這樣重爆的訊息,落在眾人的耳朵裡,令所有表情驚愕地愣在原地,如果這條訊息是真的,那江戶區的發展,將會極具潛力,周邊的房價會持續增高!

利潤,也如麻生夫一開始提到的那般,非常巨大!

“麻生先生,這是真的嗎?”

之前表示拒絕的那位女性,此刻迫不及待地問道,不由得往麻生夫那裡靠了幾步。

龍田也是直勾勾地看著麻生夫,表情凝重。

“當然是假的!”

麻生夫笑了笑,在眾人還在驚愕之際,往前跨了步身子,繼續說道:

“但由我說出來,日照公司的負責人說出來,第一反應,你們都是相信的,那由我們大家,東京的房地產商,一起來說明這件事情呢?

你們說,購房者會不會相信?

一定會的,我們合作,購置下江戶區大量的地皮以後,開始由我們房地產商一起合作填海的工程項目,有關的工程計劃,一一羅列出來!

可填海計劃什麼時候落成?也許是十年,也許是三十年,也許是一百年?時間永遠是計劃中!

可我們冇有說謊,會去幫助投資者發展江戶區的,由此,大家想想,一旦把這樣的熱度吵起來之後,利潤將會有多大?”

麻生夫的話畢之後,包間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對於周於峰來說,他是痛恨島國人無腦的填海計劃,所以把這件事提上風口浪尖,增加人們的仇恨,可以口伐這一行為。

除了巨大的盈利外,周於峰還有這樣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