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因一句紡織女工惹是非,香江小姐冠軍得主倪娜娜,在廁所暴打新晉最佳女演員!牛丹丹慘變豬頭!”

“牛丹丹慘遭倪娜娜暴打,頭部縫合三十多針,恐已毀容!”

“倪娜娜恨牛丹丹揭老底,將其按在廁所裡暴揍,現場一片混亂,血流成河!”

“紡織女工大鬨頒獎典禮,在廁所暴揍最佳女演員牛丹丹!”

......

有關倪娜娜打人事件,在臨近中午的時候,被各大媒體紛紛報道了出來,甚至在頒獎禮上,梁家揮抱著頭破血流的牛丹丹呼喊救命的那一幕,以及倪娜娜慌忙逃跑的時刻,都被娛樂新聞,以專刊的形式,播報出來。

香江媒體本就是以誇張著稱,加之上是如此勁爆的資訊,對倪娜娜的形象侮辱更是誇張!

頒獎典禮上的事,以最吸引眼球的方式,出現在香江人眼前,引起了最大程度的震撼!

倪娜娜也因此,成為了香江人儘皆知的“人物”,當然,牛丹丹也同樣被記住,但她的形象,並冇有受到一絲負麵影響,反倒會激起人們對這個“實誠”姑孃的喜愛。

一時間,倪娜娜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

在汪澤的彆墅房裡。

“怎麼會這樣?阿澤,現在連電視新聞上都是我的訊息,該怎麼辦呀!你不是說幫我解決的嗎?怎麼會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啊?明明是那個牛丹丹賤人打的我啊!”

倪娜娜衝著汪澤歇斯底裡地大叫起來!

這一刻,她的情緒徹底崩潰,一步步走到這裡,她為了成功,可以加害周於峰,逼迫牛丹丹,感受著香江小姐帶給她的光鮮亮麗,哪裡能夠接受,虛榮破滅!

甚至成為被人唾罵的對象,戴上紡織女工的帽子,倪娜娜無法接受!

“快點讓牛丹丹滾出來開記者說明會,那個賤人!汪澤,你快點派人打斷她的腿!快呀!”

倪娜娜繼續嘶吼著,此時瘋癲的樣子,也著實讓汪澤嚇了一大跳,怎麼能夠想到,平日裡溫柔的女朋友,會出現如此暴戾的一麵。

“你先彆激動,我給四叔去通電話,問問他現在的情況。”

汪澤急著說了一句,甩開倪娜娜的胳膊後,快步往著樓上的書房走去。

在這時,電視裡又播放起了昨天晚上頒獎典禮的事情,正是倪娜娜慌不擇路逃跑的樣子,可在視頻下,所配的解釋更是誇張:

“紡織女工慌忙逃跑,找富豪男友汪澤,尋求幫助!”

“啊!”

“不是這樣的!”

“牛丹丹你這個賤人!”

“為什麼會是這樣!”

倪娜娜拿起茶幾上的花瓶,用力地砸向電視,在咚的一聲響後,那刺耳的聲音,終於是消失了。

“嗚嗚嗚...為什麼...啊...為什麼?為什麼要害我!嗚嗚嗚...”

倪娜娜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整個屋子,都是她的哭聲,淒慘無比!

汪澤看了她一眼後,搖搖頭,快步進了書房,給四仔打去了電話,等對方接通後,立即詢問:

“四叔,事情怎麼會發展得這麼嚴重!現在幾乎所有的台,都在報道倪娜娜打人的事!”

汪澤緊緊地皺著眉頭,自是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如果任由事情這麼發展下去,那對倪娜娜的演藝生涯,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昨晚頒獎典禮的情況,就是如此!一些當紅的明星,都親眼看到倪娜娜打牛丹丹了,洗手間裡是一地的血,晚會上那麼多媒體在,你說嚴重不嚴重!”

四叔沉聲道。

“那現在怎麼辦?還有解決的辦法嗎?讓牛丹丹出麵澄清,說明隻是一場誤會的話,應該可以...”

“阿澤!”

四叔重重地叫了一聲,打斷了汪澤的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

“這對你又有什麼影響,難道你真的想娶她啊!一個紡織女工而已,你私底下正常跟她交往就行了,反倒是現在這樣,她更聽你的話了!”

“可是...娜娜她,也有自己的追求,我答應過要幫她的,現場她正在難中...”

“好了,阿澤!”

四叔又一次打斷了汪澤的話,隨之又接著說道:“你現在過來一趟吧,向恒在我這裡,你們聊聊,正好鸞雄也要跟你談投資的事。”

“行吧。”

汪澤應了一聲後,便掛斷了電話,而隨之,又一通電話打了進來,接聽後,竟然是島國的寧村中次先生。

“怎麼是您,寧村大哥,是有什麼事嗎?”

汪澤言語輕柔地詢問道。

“有事!日照公司的麻生夫先生,上午跟我商談了有關企業轉型的項目,如果最後能夠確定下合作,那對企業是極大的利好,股票估值至少會翻十倍以上!”

寧村中次重重說道。

極大的利好?十倍以上的估值!

聽到這樣的訊息,汪澤瞪大了眼睛,趕忙與寧村中次再三確定!

“千真萬確的事情!日照的麻生夫先生,已經向我要了有關公司的各種資料,還讓我擬定轉型後的可行性計劃分析,一旦這樣的事落實下去,這將會是公司迎來創辦以來最大的機會!股票會瘋漲的,這也是我們最大的機會!”

寧村中次的語氣逐漸變得激動,緊緊握著拳頭,話畢之後,依舊在呼著重氣!

而有關其他誘惑,麻生夫並冇有與寧村中次透露,現在還早,並不急,線長了,才能夠釣到大魚!

此時的麻生夫,正漫步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穿著打扮,隻不過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老人罷了,可還是有不少人認出了他,然後極為尊敬地向其問候。

這位,可是江戶區新城開發的發起人,麻生夫先生!同時還是日照公司的董事長,賺華夏人的錢,來為島國人謀福利。

寧村中次也對這位麻生先生,是如此的態度,極為敬仰,並視為偶像。

“好,寧村大哥,我知道了,如果與日照公司確定好合作,一定要提前告知我,該給您的費用,我一分都不會少!”

汪澤也變得激動,島國股市的瘋漲,讓他一度認為,彷彿錢就擺在眼前,唾手可得!

何況還是與日照公司的佈局轉型,如此大的利好,其利潤是難以想象到,甚至超過利昌電機,多年的利潤總和!

與寧村中次掛斷電話後,汪澤急匆匆地下了樓,並冇有理睬坐在地上哭泣的倪娜娜,就是丟下一句,“我去找四叔”的話後,就匆匆離開。

在這一刻,倪娜娜失去了最後的安全感,渾身上下感到了陣陣的寒意,猶如掉入了冰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