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周於峰揮手道彆,蔣小朵哼唱起了當下很流行的甜蜜蜜,這首歌隻能在收音機裡聽到,還是在固定的時間點播放,這是蔣小朵最喜歡的一首歌曲。

快步地走上樓梯,蔣小朵拿出鑰匙,打開房門後,輕輕地走了進去。

換好鞋,剛剛走進客廳裡,就聽到了劉瑞的聲音,蔣小朵的眉頭一下就緊蹙了起來。

“叔叔阿姨,那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

劉瑞說了一句,從彈簧沙發上站了起來,正好看到蔣小朵站在客廳門口。

臉上立馬又掛上了溫柔的笑容,就像是條件反射一般,劉瑞聲音溫和地說道:“小朵,怎麼纔回來呀,時間已經不早了,女同誌要注意安全的啊。”

“小朵,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人家劉瑞都要走了。”

客廳裡隻有江辛站了起來,準備送劉瑞出去,看見蔣小朵站在那裡後,不忍責備了一句。

蔣永光依然坐在左側的一張木質椅子上,黑著臉,低著頭,心情看起來極差。

客廳裡還有大哥蔣明明和嫂子薛文文兩人,同樣低著頭,坐在兩把小凳上。

本想拒絕,但想到還有一些事要跟劉瑞說清楚,蔣小朵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劉瑞,今天家裡有些事,冇有招待好你。”江辛也隨著蔣小朵和劉瑞一起走到了門口,低聲說了一句。

“冇事阿姨,本來我在浙海市也是一個人,過來就是想看看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

劉瑞看著江辛,微笑地說道。

“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

江辛露出了一抹微笑,拍了拍劉瑞的肩膀,又瞪了蔣小朵一眼,見她隻是傻楞著站在門口,有些不太懂事。

“有時間再過來啊。”

江辛又笑著說了一句。

“嗯,一定會的。”

劉瑞點點頭,跟著蔣小朵一起走出了房門。

房門哢嚓一聲關上,劉瑞的那一抹笑容瞬間就消失不見,跟在蔣小朵的身後,突然一聲,質問道:“蔣小朵,你這麼晚去哪了!”

蔣小朵的身子哆嗦了一下,一個踉蹌險些冇站穩,緊緊地抓住了一側的鐵欄杆。

“誒呦,摔倒了啊,我扶你啊。”

又傳來了劉瑞柔和的聲音,快步靠近了蔣小朵,伸手觸摸到她胳膊的那一刻,蔣小朵像觸電一樣地向後跳了一大步。

“你乾什麼啊!”

蔣小朵低吼了一聲,緊緊蹙起了眉頭。

“我冇乾什麼啊?就是怕你摔倒,扶你起來啊。”

劉瑞的那抹笑容又掛在了臉上,向前走了一步,離得蔣小朵更近了一些。

“劉瑞,你彆靠我這麼近,今天之所以送你出來,是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蔣小朵加大了聲音,來掩蓋自身的恐懼,不過好在現在在自家的樓道裡,心裡還是有一些安心。

“什麼事啊?你說啊?”

劉瑞陰陽怪氣地問道,給人一種非常陰森的感覺,尤其是他臉上的笑容,在黑暗的環境下,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跟...我跟我前夫準備複婚了,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蔣小朵蹙著眉頭,表情嚴肅地說道。

“嗬嗬嗬嗬...”

劉瑞冷笑了一聲,不屑地看著蔣小朵,對她的看不起是從心底湧起的鄙夷,就是看不起離過婚的女人。

但蔣小朵的麵容也是他晚上幻想時的對象,當看到她照片的那一刻起,就在當夜幻想過了一次。

尤其是她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體香,她的父親還是本單位的局長,對自己的前途很有幫助。

“這話你跟你爸你媽去說啊,不要跟我說啊,明天啊,我還會來找你的。”

劉瑞用力地吸了下蔣小朵的體香後,便轉身從樓梯走了下去,月光透過窗戶照射在他的臉上,頓時讓蔣小朵後背發涼,他的臉上怎麼還掛著一抹笑容!

蔣小朵一個人在樓道裡站了好一會,才心有餘悸地轉身向著樓上走去,劉瑞這個人太不對勁,抽個時間,必須要跟父母說的。

走到房門前,蔣小朵剛剛推門走了進去,就聽到蔣永光憤怒的低吼聲。

“五千塊錢啊!蔣明明,你不要告訴我這次又要賠光了!”

緊接著,就要傳來了蔣明明的吼叫聲:

“爸!你著急什麼啊!誰告訴你賠光了啊,隻是出了一點意外,你聽我慢慢跟你說啊!”

“爸,你彆著急啊,這次你真的錯怪明明瞭。”

薛文文低聲說了一句。

蔣小朵的臥室在客廳的另一側,此時她也不敢從客廳經過,走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便站在門口聽著。

“爸,事情是這樣的。”薛文文從小凳上站了起來,走到蔣永光的身前,笑著說了起來:

“本來一切都計劃的好好的,喇叭褲上咱家也肯定能賺大錢,可偏偏三樓的那個乾進來,不知道從哪裡搞得了一批廠家的貨,為了吸引人氣,直接原價出售,44塊就開賣了。

不過像這樣的事,在我們生意場上,也經常能遇到。爸,您剛剛確實太激動了,他乾進來就是為了吸引人氣,才那樣乾的,他們家幫忙的小夥私底下都罵他傻子呢。”

“對!爸,我剛剛還冇說完,你就不聽我解釋了。”蔣明明抬起頭,皺眉插了一句。

薛文文瞪了一眼蔣明明後,繼續說道:“爸,我私底下問過他家幫忙的小夥,那批原價貨也不是很多,最多也就能賣幾天,到時候價格就又會漲到110塊了,我們現在先把貨存著,等漲起來的時候再賣就可以了。”

“對,就是這樣啊!生意場上就是這樣的,再說那麼多人都進貨了,又不是隻有咱們家,還怕鬨不過一個乾進來啊。”

蔣明明立即又說道。

乾進來這個人,在浙海市也算有名,就算不知道他長什麼樣,也大抵聽說過他的名字,百貨大樓裡最大的商戶。

“唉!”

蔣永光長歎一口氣後,轉身往著自己房間裡走去,留下一句聽起來很虛弱的話:“不要再瞎折騰了,穩穩的來。”

蔣明明和薛文文相互看了一眼後,便離開了家裡,往自己的住的地方走去。

蔣小朵也趁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江辛把客廳裡的燈關上後,整個屋子裡,變得鴉雀無聲。

......

深夜,蔣永光輾轉反側,很難入睡,總覺得有貓頭鷹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