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間,很快到了五月,京都的天氣,終於是微微熱了起來,在晌午的時候,已經有時髦的後生,穿一件單薄的衣服,在街上溜達。

在二號這一天,由猴子開著車,載著周於峰,往著索尼京都辦事處駛去,劉乃強坐在副駕駛位上,緊緊握著車把手,神色慌張地看著路,似乎格外的緊張。

“乃強,彩電業務開始發展的話,你就留在京都,跟著猴子好好發展,把這裡的市場給做起來,猴子這人,看起來是挺不靠譜的,但能把事做得漂亮,這一點,你得多像他學習。”

周於峰坐在後座,語重心長地說道,可劉乃強隻是縮著脖子點著頭,彷彿對這事不怎麼上心,與他平日裡奉承的樣子出入很大。

自從跟了周於峰後,劉乃強的變化很大,愛賭這事,也隻有跟奇誌經理聚在一起的時候玩玩了,好像也隻能贏了他,自己性格的發展,也越來越往賢妻良母的方向走了。

比如過年那會,自個會溜到周於峰的大四合院,幫著小朵他們,把碗筷給洗了,當然,在走的時候,還會順便把院子給掃了。

“嗯?你縮著個身子乾什麼?”

周於峰疑惑地問道,並且探前身子,拍了下劉乃強的肩膀。

可在下一刻,鎖王的表情乎近扭曲

車子到了拐彎的時候,猴子右腳不自覺地踩下油門,伴隨著鎖王驚慌失措的喊叫聲,車子猛地竄了出去。

“啊呀!”

好在猴子雙腳踩在了腳刹上,車子飛出去幾米後停了下來,至於周於峰,直接一頭栽進了副駕駛上。

“啊呀,周廠長,你這個人,不好好坐車,跟領導瞎聊什麼,看把領導害的。”

猴子臉色慘白,趕忙扶起了周於峰,劉乃強也被嚇得不輕,嘴唇一直哆嗦著。

十分鐘之後

“周廠長,真對不起,我錯了,您放心,我這次保證慢慢開。”

“臭傻逼,彆廢話了,給老子滾開,我自己開,以後彆給老子開車了。”

一把手說起了家鄉話,自是非常生氣,拉開還在狡辯的猴子,坐在了主駕駛位上,頭都被磕起了一個包,牙都差點掉了。

而看到周於峰開車,劉乃強這纔是長籲了一口氣,放鬆下來,回答起剛剛於峰的問題,在之前,自己坐著猴子的摩托車,可是遭了不少罪。

一路的折騰,在九點之前,趕到了索尼辦事處,而這時,其他大廠的在華負責人已經悉數到場,麵對一臉陰沉的小林田中,周於峰陪著笑,快步迎了過去。

“小林先生,好久不見了。”

周於峰喜笑顏開地問道,熱情地向其伸出了手,此時從這張笑臉上,看不出來有一絲的怒火,滿是奉承。

“嗯。”

可小林田中隻是冷冷地應了一聲,就冇去理會周於峰,徑直走進了會議室裡,甚至都冇去與周於峰握手,這一幕,現場的其他人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也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譏笑聲。

給你臉了周於峰的麵容上,閃過了一抹戾氣,但又很快恢複了笑臉,在打價格戰的時候,一定要把這話甩在這些人的臉上。

“周於峰,請入座吧。”

三洋的在華負責人說了一句,等到周於峰坐在椅子上後,《島國品牌彩電共同發展決策》的會議就正式展開。

而在小林田中這些人眼裡,對花朵集團的定性,就是島國品牌的,是屬於日照公司的子公司,無非決策權暫時在周於峰手裡罷了。

所以對他的尊敬,是尤其有限的,尤其是小林田中,對其冇有半點的尊敬,在周於峰剛剛坐好的時候,就開始嚴厲地警告起來:

“周於峰,這次會議,是由島國大牌來牽頭進行的,按理說,日照公司雖是在其他行業有所建樹,但在家電方麵,不過是一家新企業罷了。

這一次的共同發展,不光是利潤方麵的保證,讓我們各大品牌在華夏獲得可觀的利潤,在技術方麵,各品牌商同樣是共享的,這一次是破例將技術落後的日照納入在其中的!

你要珍惜這樣的機會,不要給日照公司選擇錯方向,不然這樣的後果,你這個負責人,怕是承擔不起。”

本身小林田中的話就充滿了歧視,衝著周於峰,還將吐沫星子噴在了他的臉上。

周於峰抬手均勻抹平,隨後頭如搗鼓似的,點了起來,高呼保證道:

“一定的,小林先生您說的是,之前麻生夫先生,因為這事,特意給我來過一通電話,告知我這次合作的重要意義,我作為日照的代表,一定會積極配合大家的,共同發展怎麼規定,我就怎麼去賣彩電。”

周於峰亦是衝著小林田中吐沫星子直飛,差點就吐他臉上了,而自己的那副嘴臉,在十足地討好各位大廠的負責人,以及表示對日照的尊心。

而真實的手段,這時讓日照來簽訂協議,也是有意在推進合同法的進步,日照簽約,和我花朵集團有什麼關係,不過是我的子公司企業而已,又怎麼能代表了母公司?

所以未來有一天,哪怕是花朵集團走向國際,這件事,也成為不了影響信譽的因素。

反倒是你小林田中這個人,能力不行,才導致的這樣的荒唐事。

“那小林田中先生,這次協議的落款方,由日照公司簽訂吧。”

周於峰又試探性地問道。

“嗯?你要是能拿出有關日照的公章,或者是有關材料的證明,那最好就以日照公司的名義簽署。”

小林田中用白色的手絹擦著臉,蹬著椅子向後退了一米,鐵青著臉,疑惑的語氣,是質疑以周於峰的身份,能拿出有關日照的證明材料嗎?

“好,麻生先生特意囑咐過我,協議還是以日照公司來簽署,這樣好共享技術嘛,當然這件事,我們的董事長,麻生野先生,之後還會給各位打去電話,以感謝各品牌對技術的共享。”

周於峰接著表態,隨後拿出日照的材料,與眾人開始簽署共同發展的協議。

最後看到日照方的落署,小林田中等人,心裡更是踏實,由母公司來直接落實,對花朵彩電的約束更大。

簽訂完有關的協議,眾人對周於峰便冇有再多言語,目光不善地望著他,好似在質問:“你還不走?”

“周於峰,你快走吧,我們還有其他會議要開,你冇資格參加接下來的會議。”

小林田中直接開始趕人,豎著眉頭,一臉的不悅。

“好嘞,各位繼續。”

周於峰點著頭,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材料,隨之快步下了樓,而到了樓下,花朵集團一把手的臉色變得陰沉,臉部兩側的肌肉都在抽搐。

“不用問了,晚上讓那龜兒子噁心噁心!”

猴子冷冷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