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了八月裡,扒一扒促銷活動節,開始在電視廣告裡大肆宣傳,而因為上一年活動的成功,這一屆促銷節,有了更多的商家積極加入,參與到促銷活動中。

在八月二號這一天,周於峰受邀參加由各大家電製造企業,舉辦的商談會,針對促銷節,家電電器的價格該怎麼降,又該如何保證各廠家的利潤。

上午十點,會議室裡。

各位負責人踴躍發言,氣氛一度變得很高漲,而周於峰不同於去一年的高談闊論,給各廠家提出許多建議,包括表明讓出收錄機低端市場的“友善”態度,而是一直都在沉默,偶爾發言。

因為在會議室裡,不請自來了不少電視機廠的負責人,且這些人所代表的電視品牌,皆是在當地比較知名,且銷售額優異的品牌。

如金星,這家電視廠,可是領先於全國,在78年的時候,就引進了第一條彩電生產線,並且先後獲得了華夏商業部,“全國最暢銷國產名牌產品金橋獎”。

以及其他魔都的電視機品牌商,如凱歌、飛躍,負責人皆是到來,而且這兩大品牌商,可以在84年的時候,就提出了上門服務,調換等售後服務的概念,這在當時是革命性的舉動。

包括合資品牌福日,已經遠道而來的南京品牌,熊貓的負責人,皆是參與到會議中。

這足以明確電視行業的風向標。

在上一年,花朵彩電之所以參與促銷節,是因為產品的定位,是對標的島國高階產品,為了在高階市場中,打開銷售渠道。

也能夠提升促銷節的號召力,畢竟電視可是稀缺東西,彆人都是搶著買呢,參加促銷乾什麼?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降低利潤嗎?

就如桃寶舉辦的雙十一,也不是全產品促銷的,其根本在於,解決產品的庫存。

今年電視機品牌不請自來,且都是有影響力的品牌商,來參加促銷節,就足以說明品牌受到了市場競爭,且產量已經過剩,出現了一定程度上庫存的壓力。

看來,放開電視市場的政策,要比計劃中還要提前,周於峰心裡有了新的考究,而造成這一現象,或許促銷節,刺激消費,也有很大的影響。

市場需求力,就是生產能力!

“所以我的看法是,大家覈定一個價格區間,如收錄機,約定降十塊、二十的,在如衣服,降低二塊、三塊的,嚴格規定下來,就可以最大程度保證我們商家的利潤了,而且我們的最終目的,不就是去庫存嘛。”

說話的是工商的李興思,話畢之後,掃了一眼大傢夥的表情,發現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麵露不悅的神色,稍有停頓後,又聲音洪亮地補充道:

“當然,這隻是我的個人意見,這促銷節怎麼舉辦,還是由你們商家來協商。”

最後,李興思把目光落在了周於峰身上,可這位也並冇有看自己,像是低頭沉思著,在今天的會議上,他的話少得可憐。

而此刻李興思的發言,自是代表著魯良吉的意思,想讓魔都的企業,手挽手共同前進,千萬不要去打什麼價格戰,壞了市場。

這也是其他商家不去反駁李局長提議的原因,不想當那個出頭鳥,直接去反駁領導的意思。

魯良吉等人亦是在摸著石頭過河,想要走好計劃經濟轉型到商品經濟的這條路。

“周廠長,這事你得發言,大夥還是挺想聽聽你的意見,畢竟這促銷節也是你們花朵集團舉辦的,不然大傢夥也冇有去庫存的這一渠道。”

李興思又對著周於峰笑語道,這纔是讓周於峯迴過神,抬頭望向了會議室裡的眾人。

“哦,嗬嗬。”

周於峰友善地笑了笑,稍有停頓後,緩緩站了起來,開始沉聲發言:

“促銷節能夠發展得這麼快,受到全國老百姓的喜愛,是因為咱們各廠家,讓他們體驗到了明顯的價格差,東西就是實惠!

第一屆舉辦的時候,電話要降價力度可是非常成功的,但這一次,如果還是刻板的固定一個價格,大家一起去降的話,有太多的侷限性,市場不靈活,也有諸多弊端。

例如嗨燕收錄機,與紅燈收錄機,製造一件產品,他們的製造成本是不一樣的,甚至差彆很大,包括產品在市場中的表現,紅燈要壓貨更多一些,所以,要更急著出貨!

比起嗨燕收錄機,相信紅燈,更想通過扒一扒促銷節,解決更嚴重的庫存積壓,也要比何廠長更加期待促銷節的早日到來。”

周於峰的話到這裡,紅燈廠的負責人,用力地點著頭,讚同著他的觀點,當然,亦是有其他收錄機品牌商的負責人,在附和著。

相比於彩電,收錄機的競爭已經非常激烈了。

“所以放開各品牌商的降價約束,大家自由降價就是最合理、公平的方式,著急出庫存的,可以多降價一些,對自家品牌有信心的,可以少降一點。

隻有這樣,才能夠讓消費者感受到最大的優惠,這可是好事。”

說完這一番話,周於峰坐了下來,目光直直地看向李興思,原本笑容滿麵的臉,一下變得嚴肅,而接下來的話,已經是很不好聽了。

“李局長,按照你這樣的條條框框,我都不知道是計劃經濟,還是商品經濟了,怎麼,連降價多少價格,還需要你們來定嗎?

那就直接搞計劃經濟好了!

這種建議以後還是不要提,這會把我花朵集團,好不容易搞起來的活動給弄黃了。

各位!”

周於峰最後提高了聲音,在會議室裡,充斥著每一個人的耳朵。

李興思的身子猛得抖了一下,臉已經是掛不住了,這周於峰一點臉麵也不給。

“這次促銷節,我們花朵集團會自由降價,根據不同產品的庫存量,來降低不同的價格,至於這李局長提的,什麼共同降價的倡議書,我不會簽。”

周於峰大聲道,把擺在身前的倡議書直接推向了遠處!

這番話的每一個字,都如一記記耳光,甩在了李興思的臉上,甚至是魯良吉的臉上。

之後,周於峰又坐了下來,閉口不言,會議室裡的氛圍,已經是非常有壓迫力了。

在這裡,可都是身份很高的品牌負責人,由李興思召開的會議上,被人狠狠反駁其觀點,甚至是一點情麵也給,話更是充滿了攻擊性!

冇想到花朵集團的一把手,這次到來,會是這樣的態度,有些猛了。

而接下來的會議,已經是非常艱難了,對於李興思來說,更是如此,臉蛋滾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