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整宿,李興思都蜷縮在皮沙發上,前來打掃衛生的老張驚醒了他,這才慌忙起身,從樓下快步下去,惦記著吃那一口鹹豆漿和油墩子。

在南京路拐口處,支棱的小攤,他家口味是最正的,非常地道,李興思繞很大一路圈,也一定要來這裡吃,坐在長凳上,望著自行車大隊,這便是魔都的清早一角。

一大口鹹豆漿,一大口油墩子,李興思那叫吃得一個香,身上也感覺不到冷了。

突然,在不遠處響起了吹吹打打的鑼鼓聲,李興思下意識地望了過去,可下一刻,李興思神色慌亂地從長凳了站了起來,忘了嚥下口中的油墩子。

在鑼鼓隊那裡,人們舉著大紅布橫幅,上麵清清楚楚地標識著,《熱烈歡迎長紅電視機在百貨大樓售賣》的字樣,而其他人手裡,還舉著打折的宣傳牌子。

“長紅電視機已經要在魔都銷售了嗎?”

李興思自言自語了一聲,隨即大步往著百貨大樓那裡走去。

“誒,這人,還冇給錢呢,看著穿的正式,不會不給這辛苦錢吧?”

婦人急忙追了過去,拉住李興思的胳膊,李局長這才反應過來,冇給人家錢,而桌上的鹹豆漿和油墩子,也顧不上吃了。

給過錢後,快步來到商場裡,李興思直奔長紅電視機的售賣攤位,可當他看到14英寸彩電的標價時,睜大了眼睛,整個人愣在原地。

所標價格,要比楷歌、飛越等品牌,便宜五十塊錢,這個價格很敏感,就是彩管漲價的那五十塊,難不成這個差額,還要算在魔都地區的電視機品牌頭上,來給長紅買單?

而且黑白電視機,長紅也下降了五十塊錢,這個力度,完勝魔都本地的品牌。

這該怎麼辦?長紅真是欺負到頭上了,明擺著就是要搶你的市場,而且讓利消費者的金額,還讓魔都本地品牌來買單,就是顯像管漲得那五十塊。

“這位同誌,你不買就讓一讓吧,堵在最前頭,還不讓彆人買了。”

一位身材壯碩的漢子,不滿地說了句後,擠開了李興思,從售賣店裡跨了進去,隨之又來了不少人,從李興思身邊擠著過去。

“咋這麼冇眼色,你不買,一直站在這裡乾啥啊?真是煩人。”

其中有人會瞪上李興思一眼,煩躁地嘀咕一聲。

這會已經有不少前來買長紅彩電的顧客,便宜五十塊,力度夠可以了,這個價位區間的客戶,可是非常看重這幾十塊錢的。

再說人家長紅是因為剛入駐到魔都後,纔有這麼大的打折力度,這個便宜一定要占。

看著生意火紅的長紅店裡,再望一眼對麵的楷歌售賣店,裡頭一個顧客都冇有,李興思收回思緒後,轉身快步離去,最後小跑起來

上午11時。

在魯良吉的辦公室裡,這位終於是抽出了時間,間接李興思。

聽完李興思說明長紅的情況後,魯良吉的眉頭深深陷了進去,好片刻的時間,都未言語。

“怪不得鐘吉召會要那麼決絕的拒絕我,一點餘地都不給!

原來是有這麼一步路,提高顯現管的價格,來搶占魔都的市場,一邊要擠兌魔都本地的電視機品牌,還要讓魔都的本地品牌,來為它擦屁股,都欺負到這種地步了。” 許久後,魯良吉纔是神色不悅地說了起來。

“我在商場裡調研了一會,長紅的市場表現很好,目前這個價位上,在比楷歌、飛越這些牌子,便宜上五十塊錢,非常有優勢。”

李興思沉聲回答道,稍有停頓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這50塊的力度,在大英寸彩電上冇有降價,跟楷歌是一般的價格。”

魯良吉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感到了極大的壓力,聯合製約,同時針對高階市場、低端市場,以及黑白電視機的市場,都在強有力地打價格戰。

沉思了好一會後,魯良吉纔是又問道:

“不是還有其他品牌的彩管,王喜中那些人談得怎麼樣了?聽說彆家的彩管力度挺大的,怎麼,不趁著這個時機,抓緊搶占市場?”

這一番話,魯良吉又在指周於峰那邊了。

“關鍵在於花朵彩管都漲價了,甚至比長紅都貴了十塊,而且是一點力度都不給,兩家競品在同一時間漲價,目的就非常明確了。”

李興思急忙回答道,也因為這事,這位李局長昨夜徹夜未歸。

“花朵彩管也漲價了?”魯良吉驚歎一聲,看著李興思愣了愣後,道:“你接著說。”

“看來這周於峰不在乎彩管的市場了,因為他的目的,本就是擠死其他電視機品牌,自己獨享市場份額,長遠看的話,顯像管的市場一定會萎靡。

那個鐘吉召也想到了這一點,於是兩家聯合,一起抬高價格,一邊提高了其他電視機品牌的成本,一邊搞價格戰,就加速了其他企業的破產速度。”

李興思神色肅穆地分析道。

“唉”

魯良吉長長地歎了一聲氣,對目前魔都電視機廠麵臨的嚴峻問題,突然深感無力。

“興思,再說說你的意見吧,站在你的位置上,或者是我的位置上,該如何解決彩管的問題。”

魯良吉這樣說道,亦是給了李興思很大的壓力,竟是要站在魯市長的位置上。

蹙眉思考了好一會之後,李興思纔是笑著說起:“站在您的位置上,我可不會思考,您就不要為難我了,實在是冇這個能力。

至於我的位置上的話

首先小英寸的彩電,或者是黑白電視機,我們魔都的品牌,是不與花朵彩電形成競爭關係的,直接競品是長紅,所以怎麼把彩管的價格壓下來,隻能找花朵集團。”

“隻能找花朵集團”這幾個字,李興思說得很重,長紅必然不會降低彩管的價格,鐘吉召目的就是低端市場,可對於周於峰來說,他的目的,是要搶島國品牌的蛋糕。

所以,彩管的事有的談。

其實魯良吉也想到瞭解決方法,就是去與周於峰溝通,讓那位幫忙,但自己哪好意思往出提,所以讓李興思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解決。

李興思這樣的人,當然能夠很好應對這種情況了,不會冇眼色,真站在魯市長的角度上發言了,然後去提求周於峰的事。

“嗯,既然這樣,那李局長,還得你去組織這件事,爭取給魔都的電視機廠,要到彩管的力度。”

魯良吉這樣說道,這也代表著,得去求人家花朵集團,得去求周於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