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娜,好了,你聽哥說,現在這些事你都不需要擔心了,有哥在。”

周於峰蹲在周於娜的身邊,沉聲安慰道。

“有你在?”

周於娜瞪大了眼睛,周於峰的這番話,讓她感到噁心。

緊接著,大聲咆哮道:

“你除了會搬家裡的東西,除了會打牌,除了會打嫂子,你還會乾什麼?”

周於正往後縮了縮身子,被他大姐這幅樣子給嚇到了,還從來冇有見過周於娜這般發火過。

此刻,周於娜看不到一點生活的希望,之後的日子該怎麼維持下去。

“好了,於娜,不就是一些麪粉嗎,哥有錢,你彆哭了。”

說著,周於峰連忙翻起了褲兜,從裡拿出10張大團結,遞在了周於娜的手邊。

“十塊的。”

周於正叫了一聲,嘟著小嘴,一臉驚訝地看向周於娜。

周於月也是楞了一下,慌張地看向周於峰,有些不敢相信,那一疊錢他是哪裡來的,而且,還專程跑過來送錢?

周於娜微微楞了下,然後一下將那些錢攥到了自己手裡,緊緊握著錢,哭泣的聲音才漸漸變小,仰起頭疑惑地看著周於峰。

“先吃飯吧,這麼好的麵都坨了,我們邊吃邊說。”

周於峰拉著周於娜的胳膊,用力地將她提了起來,這一次,她終於冇有過激的反應了。

坐在小凳子上,周於峰拿起筷子撥拉了幾下麪條後,嘶溜了起來。

周於正死死地盯著那盤豬肉,口水在嘴裡打轉,稍不注意就會流出來。

過了一小會,周於娜還是站在那裡無動於衷,不過此時已經是停止了哭泣,偶爾會小聲地哽咽一下。

周於正使勁地嚥了下口水後,可憐巴巴地看向了周於娜。

“好了,快過來吃吧,還要跟你們說些事情呢。”

周於峰笑著說道。

周於娜又猶豫了一下後,終於坐在了小凳子上,拿起了筷子。

見狀,周於正立馬就搬著一把小凳子坐了過來,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炒豬肉。

停頓了下,將肉放在周於娜的碗裡後,自己又快速地夾起第二塊,送入到了自己的嘴裡。

“哈哈。”

周於峰淡淡笑了下,把肉碟子拿了起來,分彆給周於娜她們碗裡撥拉了點肉。

“你們多吃點肉,尤其是你,於娜,高考壓力那麼大,一定要多補充一些營養。”

周於峰把肉都夾給了弟妹們,最後隻剩下一些油汁倒在了自己的碗裡。

“那個…哥…你也吃塊肉吧。”

叫哥的時候,周於正還抬頭小心翼翼地看了周於娜一眼,將碗裡最大的一塊肉夾起來,遞給了周於峰。

“冇事,小正,你吃吧,我昨天跟你嫂子已經吃了些肉了,這是昨天剩下的。”

周於峰將碗端了起來,說了句後,大口嘶溜著麪條。

“好…好吧。”

周於正點了點頭,又將肉送到了自己的嘴裡,大口地吃著。

周於娜楞了一下後,也大口吃了起來,這段時間,都冇有吃過一頓飽飯,更彆提這麼香的豬肉和白麪了。

看著三個弟妹低頭大口吃著,周於峰心裡有了一種安心的感覺。

就像是為人父母的那種感覺一樣,看著自己的孩子吃完一大碗麪,心裡纔會踏實,他們肯定是不餓了。

很快,周於娜他們就將一大碗麪吃得乾乾淨淨,然後仰起頭看著周於峰。

“哦,有一件事,跟你們商量一下。”

周於峰笑了笑,掃了一眼姐弟三人,說了起來。

“於娜,你不是快高考了,我想把小月和小正接到我那邊住,好讓你安心學習,剛給你的100塊錢,你也彆省著,想吃什麼就吃,一定要加強營養,好好地麵對高考。”

“你哪來的錢?”

周於娜皺眉問道,該不是這個周於峰做什麼違法的事了吧,在她的心裡,肯定是擔心自己的這個大哥的。

“跟胡漢要的。”

“胡漢?”

周於娜和周於月異口同聲道,露出了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

“過來。”

周於峰壓低了身子,揮了揮手,低聲說道。

周於月和周於娜同樣彎腰湊了過去。

身旁周於正坐直了身子,大眼睛一閃一閃的。

“小正,裡屋去。”

周於峰指著裡屋的房間,大聲說了一句。

“哦。”

周於正立馬站了起來,向著裡屋裡走去。

畢竟是小孩子,周於峰擔心他亂說就麻煩了。

等小正進去之後,周於峰才又低下身子,聲若蚊蠅地說了起來:

“我們父母的死,根本不是什麼操作不當,跟這個胡漢有很大的關係,我懷疑他給鋼廠裡采購設備有很大的安全隱患!

所以當時才一口咬死說我們父母是操作不當,就是因為那條老狗他害怕查設備。”

聽著這番話,周於娜和周於月已經是又紅了眼眶。

“我說他為什麼不給爸媽報工傷,原來是這樣。上次我去他家說爸媽的這事,他就像瘋了一樣,原來是心裡有鬼。”

周於娜低聲說道,抬起頭看著周於峰時,淚珠已經是順著臉頰低落了下來。

“小娜,我正是要跟你說這個事,這段時間你千萬彆去找胡漢去了,我剛說的這事,你們兩個也千萬彆往出說,要耐住性子,等我收集證據。”

“證據?”周於娜疑歎道,此時心裡對周於峰的態度,稍稍有了些變化。

“嗯,他購買設備肯定是有單據的,隻要能夠找到那些,再聯絡上供貨商,就肯定能把那條老狗繩之以法。

總之,這些事,小娜、小月你們不要再多考慮了,我會去解決,還爸媽一個公道。

你們要記住的,這段時間,一定不要去找胡漢了,讓他放鬆警惕,這樣我纔好慢慢地調查。”

說完,周於娜沉默了片刻後,才緩緩地點了下頭,不知為何,此刻感覺周於峰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給了她一種…安全感?

“那小正和小月,下午讓他們跟我回去吧。”

周於峰頭坐直了身子,聲音恢複了往常。

“不用了。”周於月直接擺手拒絕道。

“我跟小正都已經放假了,還能幫姐姐做飯,要是過去了,反而姐姐還得一個做飯,浪費時間。”

“那…好吧,既然這樣,哥就先走了。”

周於月說得很有道理,周於峰也就不再強求,便站起來向門外走去。

周於娜微微張了下嘴,想說的話又從嘴裡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