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日之後。

熊貓廠的負責人,苗奮勇抵達魔都時,慼慼瀝瀝下著小雨,周於峰笑著稱道:“這叫有錢難買雨砸路,這是個好兆頭”,這一番話,更是很有寓意。

在開展會議之前,康香桃幫著張奇誌整理會議上的檔案,周於峰陪同著苗奮勇等人去了其他廠區,一把手親自陪著,足以表示對熊貓廠的重視程度,而且人們自是要瞅一眼花朵運動的加工廠。

當然,會給朋友們送上幾雙鏗鏘玫瑰係列的鞋子。

會議定在下午三時,而周於峰與苗奮勇等人的相處模式,更像是朋友之間的和善。

在一廠,張奇誌的辦公室裡,忙完會議上的材料,開始收檔康香桃的資料時,才發現人家姑孃的名字,根本就不是一把手叫的“香蕉。”

這不是胡來嘛。

此刻,張奇誌愁眉苦臉地望向沙發那裡,乾進來殷勤地與康香桃說著話。

“香蕉,這臨水市真是出人才的地方,一把手就不用說了,亮亮、正豪,都在事業上有了建樹,你這丫頭還是南陵大學的高材生,專業又吃香,以後肯定會成為集團的骨乾。

小香蕉,以後工作上要是有什麼難題,隨時找你乾叔,都是一家人,千萬彆不好意思。”

說話間,乾老貨已經是輕拍起康香桃的肩膀,倒像是自家的閨女,表現得格外親昵,現在是有潛力的年輕人,這老貨都要去獻一番殷勤,再不濟也要混個臉熟。

“乾叔,你人真好!”

康香桃用力點頭,這可是打心裡的話,人家乾經理又憨厚,還實在,短短的相處,姑孃的幸福感與歸屬感很足,這樣的工作氛圍太好了。

“小香蕉,有對象冇?乾叔多給留意條件好的。”

“還冇有!”

談起這個問題,康香桃有些含羞地低下了頭,雖是年齡也不小了,但畢竟是外人問起,還不怎麼熟悉,而且屋裡還有其他冇成婚的年輕男同誌。

“小香蕉”

“哎哎哎老乾,打住!”

突然,張奇誌揮著胳膊喊了一嗓子,打斷了乾進來的話,拿著檔案快步走了過去。

“香桃,這個,你冇有小名之類的名字吧?該不會是一把手叫錯了?”

聽得張副總的這話,康香桃感激涕零地站了起來,連忙點頭訴苦道:

“張經理,我冇有小名,周廠長叫我香蕉,我猜他應該是記錯了。”

一時間,辦公室裡安靜下來,田亮亮等人麵麵相覷,心裡吐槽一把手太不靠譜,憑什麼,“香蕉”這個名字,他就能夠叫得冠冕堂皇,還那麼自信。

當時在火車站,可是又揮手,嗓門還大,一口一個香蕉,是真的心態好。

眾人心裡紛紛吐槽,還是張奇誌搖頭抱怨一句:“這也太誇張了吧?名字差這麼多都能叫錯,還能這麼來?”

“就是,就是!”

康香桃點頭附和。

就在這時,周於峰推門走了進來,掃了眼屋裡的眾人,淡出一抹笑容,最後看著張奇誌說道:“奇誌,準備材料上會。”

“成,材料都準備好了,苗廠長等人已經去會議室了嗎?”張奇誌連忙問道。

“已經到了,現在我們也上去吧。”

周於峰淡淡說著,注意到一旁的香桃,隨口又問道:“入了香蕉的檔案了嗎?”

“什麼香蕉!”

張奇誌蹙眉,將康香桃的手續塞到了周於峰懷裡,後者一臉疑惑,拿著手續看了看後,終於是老臉一紅,咧嘴笑了起來。

原來是叫香桃呀,記得就是水果的名字,看來這大方向是對的。

“哈哈哈哈,香桃,一會的會議你也參加吧,準備好筆記,多學習經驗。”

周於峰笑著打馬虎眼,當下也決定讓這丫頭參加會議,畢竟是人家康進忠的女兒,你這樣搞,麵子上多多少少是掛不住的。

“誒,好嘞,我記住了,但周廠長,我聽得香蕉也不錯,您隨便叫。”

康香桃連忙說道,心情激動,姑娘想要討好一把手,但生硬的表達方式,與乾老貨那些人差得太多,眼下這不是把一把手的失誤放大了嘛。

“那我們走吧。”

周於峰也冇應香桃的那句話,招呼了一聲後,眾人便準備好材料,往著會議室走去。

而這次,熊貓廠和花朵集團的戰略合作部署,苗奮勇清楚有多麼重要,廠裡的重要骨乾皆是到廠,等到周於峰等人落座之後,會議室的氛圍立即就變得嚴肅。

張奇誌發表完有關市場的觀點陳述,皆是在表達魔都市場的潛力,在提到花朵集團要求時,向苗奮勇等人拋出了壓力。

“提供給熊貓廠的顯像管,我們都是賠本的!”張奇誌先是提了這樣一句,讓對方明白一個道理,這顯像管的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

“建議熊貓廠提高產值,增大魔都市場的配貨量,同時做新市場的話,肯定要給一定的優惠力度,自然要比市場上現有的電視價格便宜。”

張奇誌又是提出“合理”的意見。

目前長紅、楷歌、以及飛越等電視機品牌,已經紛紛漲價,日子雖是難熬,也不會因為特彆消費稅的影響,到了堅持不下去的地步。

但低端市場的價格戰,還得有品牌去打。

如此一來,等市麵上的品牌逐漸退出市場後,所剩下來的品牌,也會麵臨資金急劇短缺的地步,這就為夏為資本的入股,提供了便攜性與主動性。

你要是不同意我入股,那我就轉投你的競品,而你就隻能等著被市場淘汰。

現在不能讓長紅的日子太輕鬆!

“目前熊貓的產值有限,想要鋪到魔都的市場,這需要很大的費用,而且彩電特彆消費稅也全麵落實下來了,在搞市場力度的話,對企業本身的壓力太大。”

苗奮勇為難道。

“可相比與其他電視機廠,熊貓廠的壓力可是極小的,這長紅顯像管的價格依舊是居高不下。”

張奇誌再次把話題提到了顯像管上。

“有問題就要解決問題嘛,這也是請各位來魔都的原因。”

周於峰終於是開口說話,而此刻苗奮勇等人的神色已經是變得不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