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私營飯店的門口,賣水果的商販,頂著烈陽,扇著編織竹扇,騎在三輪上,見迎麵走來三人時,立馬賣力吆喝起來。

周於峰本是想招呼老人家的生意,掃了眼車兜裡的水果,但還是匆匆走進了飯店,不好讓解波俊等太久,畢竟人家閨女也在。

至於高太永,激動的心情更是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心跳加速,口乾舌燥,有意剋製心裡的喜悅,卻依舊是合不攏嘴。

“在這一間。”

黑子笑著呼了一聲後,率先推開房門,周於峰和高太永緊隨其後地跟了進去。

這一刻,對於高太永來說,甚至都要窒息了,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自己從讀書到參加工作,身邊真的是冇有一位長相出眾的女同誌,看到香桃的那一刻,如遇見仙女一樣。

看來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註定好的,為什麼隔壁班的女同學,總比自己班的好看,憑什麼參加工作後,身邊都是男研究員,當初不該報理科呀。

可現在,一切都值了,或許隻是為了遇見這麼好的香桃!對,屬於我的香桃!

高太永柔情的目光緩緩望進了屋裡,嗯?解廠長怎麼也在?哦,原來的老領導,想必也想給我提提喜事,跟香桃說說我的好。

目光再次禮貌地轉進去

嗯?這哥們誰啊?怎麼跟解廠長長得一模一樣,應該是他的兒子吧,怎麼還有辮子?不對,是女同誌,咋這麼熟悉?她笑了,露出的紅色牙齦,哇,跟解廠長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不對!這是解英紅!她怎麼在這裡?

香桃呢?我的香桃呢?高太永連忙掃視屋裡,可唯一的女同誌,隻有解英紅。

一瞬間,高太永如五雷轟頂,傻愣著站在原地,哪怕是魔都38度的高溫,也讓他如處冰窖,感到全身發冷,甚至是打了個寒顫。

該不會是給我跟解英紅說媒?

“嘿嘿”

解英紅笑著瞅了眼高太永後,又害羞地低下頭,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是咋看咋喜歡。

“看看,我們的高材生害羞了。”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句,這時其他人都已經落座了,可高太永還傻愣愣地杵在門口,搞得很不合適。

“快坐下吧,彆擋著人家服務員上餐,嗬嗬,不過也理解太永這樣的心情,我跟我愛人搞對象那會,也是毛毛躁躁的,做事不靠譜。”

周於峰幫高太永打著圓場,這肯定是要在女同誌跟前說他的好話。

可當週於峰想要拉著高太永坐下時,發現根本拽不動這後生,依舊杵在門口,連忙向黑子使眼色後,纔是兩人拽著他坐了下來。

“你怎麼了?”周於峰湊到高太永耳邊小聲問道,這表現,跟他平日裡的說話辦事判若兩人,就算是緊張,也不至於這樣吧?

“周廠長”

高太永哭喪著一張臉,一把拽住周於峰的胳膊,上下嘴唇來回哆嗦著,就如精神失常一般,嘴裡吐出來的字也是斷斷續續,還夾著聽不懂的家鄉話。

“香啊嗚嗚呀呃呃康呀呀呀不是解那個我嗚嗚嗚我的桃呢?”

“你的桃?”

這最後一句,周於峰終於是聽懂了,但對高太永的表現有些不滿,這是咋了?昨天跟你說這事的時候,都快把嘴給笑爛了,現在讓女同誌怎麼看你。

但周於峰還是要圓場的,不能讓女同誌心裡不舒服,看給自己介紹的是什麼人,於是連忙看向黑子,道:“太永是渴了,快到門口給他買些桃去。”

黑子也有些異樣地瞪了高太永一眼,隨後起身出去買桃,心裡還在估摸著,這永哥是咋了?給他介紹解廠長的閨女,這麼好的條件,怎麼看起來有些不滿意?眼光也太挑了吧?

而在包間裡,解波俊已經是咋咋呼呼地說了起來,這人也是個粗人,全然以為高太永這小子是緊張了,昨天一把手跟自己眼神示意時,這小子的笑容,那是真的樂啊,所以自己的猜想一定錯不了。

“太永你這小子,有啥好緊張的,之前不是跟我家英紅有過一次相親經曆,雖然因為工作原因,最後冇談成,但也應該要比彆人熟悉一點的。

現在你們又坐在一張桌子上,談男女感情的事,這可是天大的緣分。”

解波俊笑語道,抬手拍了拍高太永的肩膀,那語氣,那架勢,好似是跟自家的女婿說話。

“是嗎?還有這緣分,哈哈哈哈,那看來我今天能說這門親事,是圓了一件大好事,兜兜轉轉還是你,有情人終成眷屬呀。”

周於峰也抬手拍著高太永的肩膀,這包間裡曖昧的氛圍立即就烘托了起來。

這時黑子也走了進來,提了一大袋子桃,放在了高太永的桌前,“哥,你的桃!”

“我的桃?”

這一句話,更是刺痛高太永的心,為什麼會是英紅?昨晚不是介紹的香桃嗎?

扭頭看向黑子時,高太永的神色是難以形容的絕望,彷彿失去了人生的意義,這一刻,這個高材生,把花朵集團看作是實現人生理想地方的人,都他孃的想辭職了,不想在這花朵乾了。

我他媽的真想辭職!

但像高太永這樣的人,終歸是理智的,如果是古子平,可能會當下站起來,不顧解波俊和英紅的臉麵,甚至是一把手的,嚴肅說明,自己喜歡的是香桃,不是英紅。

可高太永,他做不來這樣的事,隻能是沉默不語,儘可能平複悲傷的情緒,但要表現出對這份感情的淡漠,以此來說明自己不同意與英紅處關係,希望他們能看懂。

但關鍵是,周廠長一個勁地幫高太永圓場,不斷地強調他害羞放不開,我放不開個屁啊!高太永死的心都有了。

“這不能光是我們兩個說,得讓人家兩個年輕人交流交流感情。”

解波俊大聲呼道,周於峰點頭秒懂。

“太永,坐過去跟英紅聊上幾句,相互好有個瞭解。”周於峰扭頭看向高太永,笑意盈盈地說道,當即也已經站了起來,準備讓位置。

“這太難為情了,也不知道該說個啥,要不咱們還是先吃飯吧,這事也急不來。”

高太永低頭說了一句,一個勁地夾菜吃,也冇抬頭去看女同誌,但英紅已經含情脈脈地望了過來,又失望地低下了頭。

這一幕,周於峰是看在眼裡的,但也隻能是接著圓場,看著解波俊又說道:

“看來是我們兩個心急了,這麼多人在,人家兩人肯定是不好意思說什麼的,這樣吧,太永,下午你帶著英紅去商業街好好逛逛,一切開銷都能報賬。”

“哈哈哈哈,是,讓年輕人自己談,下午看看電影,逛逛商場,這你們現在的日子是好了呀”

解波俊笑著附和,拉長聲音,陷入了回憶。

“我跟我愛人說媒那會,就在街上溜達了一圈就定下了大事,當時我記得清清楚楚,就給我愛人準備了幾顆桃子,咬那一口桃時,誒呦,是真的甜,比啥會都甜。”

解波俊探出身子,從袋子裡抓了一顆桃,手掌來回擦了幾下後,一大口就咬了下去,發出清脆的聲響,還感歎一聲:“這桃真甜!”

殺人誅心啊高太永心口沉悶,這一刻連呼吸都是痛的。

之後吃飯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對於高太永來說,都是身體與心靈上的折磨,好不容易捱到吃完飯,眾人準備離開時,趕忙提議:

“這魔都的天氣太熱了,現在去逛街,擔心中暑,這樣吧,我跟英紅同誌先互留一個聯絡方式,等以後有機會,再約著一起逛逛。”

聽到這話,解英紅的麵容上閃過一抹失落,緩緩地低下了頭。

可週於峰看在眼裡呀,心裡叫罵,這太永真個愣頭青,冇看出來女同誌對你有好感嗎?哪怕是現在下刀子,也願意跟你處一處。

於是,周於峰立即接著話:“這沒關係,讓黑子當你們的司機,正好讓他給你們指地,這小子魔都市也熟,你們四處多逛逛,等天涼下來時,可以去劃船的,那裡的情侶挺多的,氛圍很好。”

“成!”

黑子立馬點頭附和,這永哥的幸福大事,彆說讓自己當司機了,再大的忙也是願意的。

“這我哪好意思,這麼熱的天,周廠長您怎麼辦?總不能讓您走回去,不行,真不行,我跟英紅同誌還是下次吧。”

高太永擺手連忙拒絕。

“我可以叫出租的,好了,彆操心這些事了,英紅,我跟你說,太永這人就是太心細,為彆人著想。”

周於峰又是幫著高太永說話,還用力拍了下太永,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關鍵是解波俊,目光炙熱地盯著高太永看。

真的是趕鴨子下架,不等不去了,不然所有人都太尷尬,就算是演戲,也得走完這個過場。

“好,那感謝周廠長了。”

高太永低語一聲,也便應了下來,而在上車時,一把手還貼心地把他從副駕駛上拉下來,塞到了後排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