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要在89年底的時候,島國地產的價值達到頂峰,一片繁華虛浮之下的島國東京,僅僅賣掉這裡的土地,就可以買下整個米國。

而在當時島國的土地價值達到了2000萬島國幣,對比換算,可以買下整整4個米國,島國的經濟彷彿都進入癲狂狀態,人們確信以不斷上漲的房地產價值,自己將過上富裕的下半生。

但房價瘋狂的同時,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島國出台相關的應對手段來限製土地價格的瘋漲是必然的過程,且一定會加緊實施。

所以在資本成本上升,民眾缺少了加槓桿的融資方式外,就會冇了接盤俠,去砸鍋賣鐵地購買天價的房子,緊接著炒房資金會開始踩踏式的出逃,國外的投資者也恐慌式的拋售手中的房產。

這種壓力下,島國的房價會一瀉千裡,何況此刻的日照公司,再以無限槓桿的模式,不斷地抬高房地產的房價,以及增加供給。

這促使其他資本方一股腦地擠進房地產項目,江戶區的新城就是特例,硬生生新增了上十萬的住房,在前一世,是冇有這樣的突破。

所以當泡沫被戳破的那一刻,島國的房價必然要比前一世摔得更重,日照公司的盤子這麼大,周於峰不敢等到90、91年,這樣敏感的時間點。

日照公司要在這幾年,完成對房產資本的收割,也要充分地抬高房產的總體價格,完成最大的收益

在九月七號這一天,麻生夫組織參與新城項目的開發商,商議提高房價的事項,由日照房地產來牽頭率先開始漲,其他開發商紛紛跟漲,以此來推動島國整體的土地價格上漲。

“新宿區北部的綜合片段,預售價格會上漲百分之三十,從目前的島國經濟來分析,貿易差不斷增加,且發展的勢頭,是外需轉內需的過程,所以資本會回籠到本國優質的投資行業,就是房地產。

從長遠來看,我們現在所提的價格,遠遠冇有到了高點,所以市場是有接納性的,這可是關乎這我們大家的利益,哪怕是各位想急著提前回籠資金,也要多考慮其他合作夥伴,克服自身的困難。”

麻生夫低沉的聲音在會議室裡響起,發言的意思很明確,整體利益下,是不允許你破壞新城的市場行情。

“我讚同麻生先生的觀點,新城做了足夠的宣傳,甚至還有填海計劃的钜額支出,現在人們對江戶新城的印象,可不亞於其他城市中心地帶。

所以不能破壞新城房屋的售價,回籠資金的問題,自己想辦法克服,不能連累大家。”

龍田率先舉手錶態,讚同麻生夫的提議,本身他的社團不存在回籠資金的壓力,所以房屋能夠賣高價,正是他所求的。

在共同利益下,但凡是有人違背了整體的利益,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麻生前輩,可新城那裡的生活匹配並不健全,主乾路甚至還是土路,公交路線一直談下來,如果直接上漲百分之三十,賣出這樣的高價,我擔心消費者不會接受,我們應該把價格優勢突顯出來。

所以這個提價,並不是很合適。”

小柳美惠提出異議,新城這塊地的本質,實際上就是荒地。

這時其他幾位房地產的負責人,也都是予以肯定地點了點頭,對於他們來說,是看重資金的回籠,要急著把房子賣出去。

江戶區的新城要突顯優勢,最好的方式就是低價銷售,畢竟新城項目的缺點足夠明顯。

可下一刻,麻生夫的言語激動:

“美惠小姐,你要知道,日照在新城的投資有多大,那些資本,是你所想象不到的數字,包括填海計劃,日照的支出要遠遠超出你們。

房子永遠都是買漲不買跌,你們要堅定這一點,為什麼新城要漲價,是因為這裡即將成為城市的中心,發展的新方向!

等到填海計劃落成,以及生活配套的齊全,這個價格,可就想買都買不到了。

所以新城項目,是工薪階層最合宜的房產投資,在未來,新城的漲幅,是要遠遠超過其他地區的,不要因為個人,毀了大家所有人的利益。

難道之前日照所對新城項目的付出,隻是為了做到這種地步嗎?遠遠不夠。”

高亢的話音落下,麻生夫的這一番話,激起了不少人對小劉美惠的不滿情緒,而新城的預售價上漲百分之三十後,就與東京其他繁華地區的房價相差無幾了。

“麻生先生,我剛剛隻是提議,我讚同您的觀點。”隨即,小柳美惠應了麻生夫的提議。

之後眾人紛紛開始舉手錶態,皆是同意麻生先生的漲價提議,且日照公司在房地產方麵上的運轉,一直都是其他負責人所期待的。

會議的全程,周於峰都在參與,看到麻生夫發脾氣的那一幕,感到非常熱血,就像是漫畫似的,或許島國人有這方麵天生的氣質。

落實完新城提價所有的工作,送走各開發商的負責人之後,周於峰與麻生夫在辦公室裡聊了起來。

“周桑,等到那些開發商紛紛做出提價訊息後,我哥哥就會召開新聞釋出會,針對房地產行業做出解析,也會喊出那句口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姿態。”

麻生夫話語輕柔地說道,貼心地為周於峰泡了一杯咖啡。

“到那個時候,會更加激發起人們投資房產的熱潮,畢竟是島國最優質的投資行業,這可是島國經濟繁榮的開始,其他地區的房價也會跟著紛紛上漲。”

周於峯迴答道,接過麻生夫遞過來的咖啡,這位對自己這麼貼心,真的是有些不太適應。

“哈哈哈哈”

麻生夫笑了起來,在辦公室外頭,依舊是投資分析師聲音嘈雜地大聲喊著話,一切就如往常一般,在忙碌著,競爭著。

孔冠軍行色匆匆地穿梭在走廊中,顧不得其他同事與他打招呼,著急地推開麻生夫的辦公室,打斷了屋裡頭兩人的笑聲。

“新宿區的綜合片地,第一批大資金投資者現在要求購買那裡的房子。”

聽得孔冠軍的這話,周於峰和麻生夫對視一眼,神色變得凝重。

投資者要開始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