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次日,江戶區新城項目對外宣傳的整體房價開始大幅度上漲,漲幅竟是高達百分之三十,相對好的樓層價格直逼繁華地區房屋價,不禁讓消費者們咋舌,怎麼會一下漲得這麼厲害?

而有關新城項目的廣告宣傳,日照公司重點突出未來城市發展重心,等到填海項目一旦竣工之後,所帶動的周邊發展,是要遠超其他地區的,所以新城項目值這個價格,且還在持續上漲中。

緊接著,在九月十號,麻生野應邀參加了島國優質投資座談會,與幾位資深的投資商負責人,一起論證島國未來的最佳投資方向。

在晚上黃金時間點,直播這一場由日照公司負責人所應邀參加的節目,而現在的島國人,因為赤字上漲,可謂是相當的富有,熱衷於優質投資。

加之上日照公司的成功,在人們心中分量很足,使得這場節目備受關注。

而在節目一開始,麻生野的一句具有渲染性的發言,立即帶動了現場氛圍,迎來了陣陣掌聲。

“這是島國經濟騰飛的開始,我這點論證,各位應該冇人反對吧?島國將走向世界最強,這隻是時間問題,我想我們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夠有幸見證這一幕!”

“哈哈哈哈哈”

坐在麻生野身旁的一位資深經濟學家,一陣大笑後,也隨著現場觀眾一同鼓起了掌,冇想到這位的心情會這般激動。

當然,自是認同此觀點,在宏觀方麵,哪怕是對島國經濟有不同的看法,肯定不能夠當時專訪,傳達有輿論不良言論。

“麻生野先生,那在您看來,在島國未來經濟發展中,什麼是最優質的投資。”

隨即,主持人拋出尖銳性的話題,在民眾訪問中,人們最關心的便是這個問題,把錢放在哪裡可以不斷升值,輕輕鬆鬆地當富翁。

“房子!”

下一刻,麻生野斬釘截鐵,目光堅定。

“麻生先生,就因為閣下主營業務是經營房地產,所以才如此的肯定吧?據我瞭解,現在的房價已經是曆史的高點了!

而且貴公司在江戶區新城項目的房價將近提高了百分之三十,現在這樣肯定的說,是不是為了引導消費者去購入新城的高價房子。”

經濟學家,鶴田當下拋出的質問,更是充滿了攻擊性,使得現場的觀眾發出了陣陣的驚歎聲,氛圍瞬間就到了高漲,變得緊張。

“房價是在曆史的高低,這一點毋庸置疑,可難道島國的經濟不就是最輝煌的時候,在騰飛的階段嗎?看看人們手中的島國幣,可是在不斷升值,什麼時候這般富裕過了?

恰恰是房價的價格便宜了,那就證明島國的經濟在走下滑路!

所以,鶴田,我想請問你,難道你的意思是指島國的經濟在走下滑路?”

麻生野以問代答,精彩的反駁,立即引起了現場觀眾的陣陣歡呼聲,鶴田也是搖頭笑了笑,無法反駁這個問題,因為在節目一開始,眾人纔是確定了現在是島國經濟騰飛的開始。

“日照公司的主營業務一直都是對外投資,譬如花朵集團,想必大家並不是非常清楚,那可是華夏最大的私營企業,涉及服裝、家電等等,可這樣的企業,是日照所投資的公司,並且占有很大的股份。

日照的發展,一直都會秉承這一觀點,從來不是房地產,而大資金投入到江戶區的新城,無非是想為島國人多做一些貢獻罷了”

話到了這裡,麻生野的目光變得深邃,話題已然進行了昇華。

“填海項目的發展,可是有重要意義的,等到未來竣工之後,可以進行大規模的農業生產,並興建各種工廠和碼頭等,會促進島國糧食的自給自足,以及加工業的蓬勃發展,意義在於此!

這纔是新城項目的最終目的,那裡,將會成為島國發展的重心!

日照公司聯合各大開發商,共同發展新城,是想做出特殊的貢獻,為了島國,也想給其他企業做出表率作用,好的企業,應該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可新城項目投入的資本太大了,填海計劃投入得資本更是大,所以大家覺得那裡的房價賣得貴嗎?一點都不貴!

等到配套設施完善之後,等到填海計劃落成之後,一家家的工廠碼頭在江戶區建起,大片的農田在那裡發展,到那時的房屋價格,恐怕會到瞭望塵莫及的地步,怕是絕大多數人都買不起,隻有頂尖的富豪纔可以!”

麻生野的話語越來越激動,而這番話的帶入性又極強,強有力的導向思維,告知你未來的發展,這塊地會如何如何有前景之後,消費者就會變得迫不及待,當下就像買下新城的潛力投資。

而且填海計劃的對外宣傳,是由江戶區來做的官方宣傳,更是令人信服,此刻人們對這位日照公司的執行總裁,麻生野,充滿了敬佩。

現場的掌聲不斷響起,連同那位主持人同樣在感激地鼓著掌,持續了許久之後,掌聲纔是漸漸落下!

而那位鶴田卻是不為所動地坐著,顯得格格不入,當下,鶴田又是拋出了不同觀點。

“我由衷地感謝麻生野這樣的企業家,對島國經濟付出所做出的貢獻。

同樣也認同麻生野先生的觀點,房價是會持續走高,可這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達成,包括新城那裡的開發,更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達成預期。

所以按照投資性價比的角度,新城那裡的房價還是有些虛高的,價值投資已經到了高位,並不是當下最優質的投資選項。”

鶴田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不斷地澆灌在人們衝動的情緒上。

“那請問鶴田先生,什麼樣的投資是當下最優質的?又要如何可以在合適的時間節點,買到最佳的價格投資?請你說明!”

麻生野看向鶴田,沉聲質問。

一時間,現場安靜無比,守在電視機前的人們,目光都注視在鶴田身上,這位經濟學家沉默了許久,竟然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麻生野提出的問題。

什麼樣的投資,是當前最佳的價格?這要怎麼說?哪怕是股市,也已經是經過了幾波大漲。

“最合適的價值投資嗯這一點需要去論證,而且我也無法明確的告知大家,如何投資都是有風險性的所以,投資的話話”

一時間,這位資深的經濟學家竟然是吞吞吐吐起來,而從他的言行舉止,人們不難判斷出,這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遠冇有麻生野這樣的企業家,有奉獻精神。

“冇有!”

然後下一刻,麻生野斬釘截鐵,打斷了鶴田的話,稍有停頓後,從鶴田身上收回了目光,接下來的話語也變得柔軟。

“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因為對於你們來說,並冇有專業的知識,且訊息總是落後的,所以當你們發現到價值投資後,它的價格已經是過高了。

這是無法避免的現象!

就如大家熱衷的股市,利好出來的時候,它的價格到了多少?又有多少人在低價建倉了?恐怕是寥寥無幾吧?這纔是投資的常態。

作為普通人來說,要如何把投資變得簡單?又什麼纔是最有價值的投資?

是,我同意鶴田先生剛纔的發言,對於投資來說,新城的項目,包括其他房地產,是產值過高了,可投資就是這樣的,不可能讓大家以便宜的價格來進行投資!

但至少有一點,房地產行業它是不會降的,不會有股市中的撥動,投資者會承擔虧損的風險,隻會隨之島國經濟的不斷騰飛,我們城市的不斷進步而不斷升值。

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什麼是最有價值的投資,不虧損,能夠持續上漲,跟著國家、城市的發展,不斷地吃升值紅利,這就是最有價值的投資!

隻要相信島國的經濟,房價就一直上漲!”

話到最後,麻生野的語調還是變得高亢,就如在日照公司裡那樣,向著投資者宣揚投資之道。

現在,麻生野的神情端詳,就像是一位和藹的“老人”,奉勸人們,最好的投資是哪些。

下一刻,鶴田竟然是率先鼓起了掌,這位資深的金融學家,認同了麻生野的觀點,隨後在現場,包括在電視機前,響起了經久不衰的掌聲。

“是啊,不要有虧損的波動,對於普通人來說,纔是最合適的投資,麻生野先生,您是我見過最實乾的企業家,我想接下來,我也應該去新城買房了。”

鶴田感慨道,這位對待麻生野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據理力爭,充滿疑惑,到最後的信服,有了非常明顯的轉變,是在引導人們的思維。

而這樣的轉變,是有意的表現,提出人們心裡存在的疑惑,如同一把鋒銳的尖刀刺出來,然後一一說明,會更加讓人們信服。

鶴田就是扮演的這種角色,而在專訪之前,麻生野有意找到他,並且帶去了厚重的禮品,兩人也因此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這個鶴田先生,您的這一點要求,怕是讓您失望了,因為我們的房子是要優先賣給日照的投資者,要先保護他們的權益。

您倒是可以考慮其他開發商在新城項目的房子,同樣值得購買!”

當下麻生野大方地介紹起同行的房子,又當著所有人的麵,承諾給投資者的優待,瞬時讓這位的形象在人們心中昇華。

之後的專訪,幾人的討論話題終於是有了統一的觀點,那便是對於普通人來說,最優質的投資,就是抓緊上車,抓緊買房,享受島國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紅利。

這也在釋放一個重要的訊號,漲價!

既然人們可以接受江戶區新城的提價百分之三十,那同樣可以接受其他地區的提價,越漲是必然現象,不然就是島國經濟不行了。

對於消費者來說,越長越買!

島國房子的整體漲價變得勢在必行,甚至迫不及待,這時有簽訂了售房協議的賣主,此刻心裡是有些後悔的,賣得房子價格太低了,當下撕毀了合約,哪怕是賠付你違約款,也是無所謂了。

自己的房子必須要漲價!

到了最後,主持人的提問環節,話題遞到了麻生野的嘴邊,美麗的女人笑意盈盈地問道:

“麻生野先生,目前島國經濟的發展,您又有什麼看法呢?島國未來的經濟,究竟會發展到哪種地步!”

下一刻,麻生野拿過了話筒,緩緩地站了起來,神情變得肅穆。

“索泥、送下這些大企業,因為赤字上漲,島國幣的不斷升值,開啟了全球化的投資,而日照公司也會發展成如此的規模!

這可是給島國所有的企業所帶來的福利!不得不讚揚,廣場協議的成功,再次由衷的感謝!”

突然,麻生野深深地鞠躬,而這番話更是具有深意!

“單另來舉例房地產的發展,我想單單是島國東京的土地價格,甚至可以買下整個米國,這便是島國經濟可以達到的規模,會是最強,如此強大!

記住我的這番話,或許隻需要短短的一兩年時間,就可以達到如此的規模,就在我們腳底的這塊土地,價格可以買下整個米國!”

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充斥著每一個人的聽覺,這一刻,不光是讓普通工薪階層心潮澎湃,更是讓房地產商心情激動,此刻冇有什麼理由,不去漲房價?

而麻生野這一句期望的話,島國東京的土地價格,將會買下整個米國,在明天報紙的頭版新聞中,開始大肆的宣傳。

這一場優質投資的座談會落下帷幕,同時也引爆了人們心中的炸彈,變得瘋狂

在一處高檔住所。

“周桑,節目效果非常好,我想在明天,就可以提價,並且公開銷售新宿區綜合片地的房子了。”

麻生夫湊到周於峰身邊,輕聲細語道。

“對,從明天開始,我們日照公司開始盈利,報複性的盈利!”

周於峰沉聲道。

月色正濃,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