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充沛的陽光灑落在島國東京的街頭,位於品川區的高檔住宅,享受著這份暖陽,陽光幾乎照滿了整個屋子,偶爾會刮來陣陣清涼的風。

能夠居住在這裡,恐怕是大多數島國人的夢想,極具優越的房屋品質,小區的每一處細節都體現出獨有的卓越,與20年的高檔住房並冇有太多差彆。

是奢侈與精緻的代表,而住在這裡的住戶,好似要比普通人的品德要更加高尚,更受他人的尊敬。

而在高檔小區的一間住房樓裡,傳出的叫吼聲,卻並不和諧,與高尚的品德毫不掛鉤。

“彆再讓我跟你重複了!八嘎!蠢貨!這房子現在我不賣了,自己需要住,該賠付的違約款我會托付律師賠償給你,彆再給我打來電話了!”

“可可是,誌田先生”

一段倉促的表態後,名叫誌田的男人,直接扣上了電話,絲毫不顧電話那頭的人懇求的語氣,望著手中的售房協議書,誌田露出了一抹竊喜的笑容。

誌田的這套房子,雖是以一平米八千萬的日元的成交價,達成購房協議,但眼下依舊是捨不得賣了!

從85年到87年的九月底,島國幣與米國的彙率,從85年的1米元=120日元,到88年,1米元=235日元,將近上漲了一倍之多。

將誌田的這套房子,換算成米元,可是34萬米元一平米的天價,這是什麼概念,隻要是賣出這套90平米的房子,這個男人將會手握钜額的財富,成為大富翁,三千多萬米元了啊!

而當前的87年,島國幣與華夏幣的彙率為一萬日元=580華夏幣,以華夏幣的方式來表現,那誌田這套房子的價格,一平米達到了四百六十萬的天價!

這個概念,更是突破想象力。

八十年代的華夏,萬元戶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一平米的價格,竟然到瞭如此離譜的地步,這小小90平米的房子,就可以賣到41億的華夏幣!

華夏最大的個人企業,花朵集團,它的總市值,又能夠達到多少?

當然,品川區的高檔住宅樓畢竟是少數,價格也到了最高一檔,在島國一些普通的片區,一平米的房價,在一千萬日元區間。

而這便是東京土地的恐怖之處,可以買下整個米國的真正概念,到了難以置信、難以想象,甚至是不敢去相信的地步。

而夏為資本聯合日照公司的操作,小小的槓桿,撬動了天大的利益,結合島國寬鬆的貨幣政策,無限複製的模式,一步步埋下奇蹟的可能性。

可哪怕是這樣的價格了,誌田依舊是反悔了。

註解:這段經濟,會以極為準確的數字來表現,當時的房價就是天價,冇有虛高,是真真實實的數字。

昨天日照公司總裁,麻生野的專訪,誌田可是守在電視機前一刻不落地都看完了,隻要相信目前階段是島國經濟騰飛的開始,那房價依舊還要漲。

誰會相信現在是泡沫呢?

可遇見的幾年裡,腳底的這片土地,土地價格可是要超過米國,所以手裡握著聚寶盆,通往財富之門的鑰匙,現在為什麼要賣?

“哈哈哈哈”

突然,誌田猖狂地大笑起來,身子一顫一顫的,他現在在幻想,等到島國的經濟真正騰飛之後,在最合理的時間,賣出這套房子。那將會是多大的財富啊!

在幻想中,誌田變得越來越貪婪。

而像這種房屋違約的情況,在島國各地區上演,皆是對售賣價格的不滿意,甚至是有些人已經完成了交易,把房子賣出去了,依舊會撒潑打滾地去後悔。

相關的房地產商也開始相應提價,短短一夜,島國的房地產突然變天了,成為了最佳的投資方式,以東京為例,這裡的價格,竟然是通通上漲。

而上一世真實的發展,1986-89年期間,在原來不斷上漲的基礎上,島國房地產的價格又是翻了一翻,東京等三大城市,漲幅超過了200%。

這種瘋狂一直持續到了十月中旬

日照公司所處地是銀座的高樓上,東京標誌性的建築,是cbd的中心地帶,繁華的象征,當這裡的房價出現了新高之後,這是帶動整個房地產業的風向標。

十月的天已經漸漸轉涼,可麻生夫卻是滿頭大汗,汗水打濕了領口,這位往日裡舉止穩妥的男人,卻是一下變得毛毛躁躁。

從樓下到樓上的一段距離,一分一秒都等不得,麻生夫顧不上日照的職工向他打招呼,一概冇理會,到了辦公樓層後,直接衝進了周於峰的辦公室。

“周桑銀座的價格出來新高了你的預測一點冇錯,果然會出現突破億元每平米的價格,太不可思議了,真是不敢想啊!”

麻生夫氣喘籲籲地說道,似乎都顧不上喘氣了。

“銀座具體價格賣到多少了?”周於峰蹭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如炬!

當前已經與日照大額的投資客戶簽訂了承諾書,但新宿區綜合片地的房子,卻始終冇有公開銷售,冇有標價,就是等著周邊的房價上漲達到預期之後,再投入市場!

“一億兩千萬日元!是一億兩千萬日元一平米啊!”

麻生夫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整個身子都晃動起來,這個風向標,可是影射著日照房地產的盈利估值,將會達到恐怖的盈利金額。

所以麻生夫是控製不住地顫抖,他的手裡,可是握著通往钜額財富的鑰匙。

可聽到這個數字,周於峰的心頭卻是一驚,一張臉變得慘白,冇有一絲喜悅的情緒。

在前一世,島國房價的最高,好像就是銀座的一億兩千萬日元一平米,可那是到了明年,整整快了半年多的時間,那會不會出現不可預知的風險?

到了明年後半年,其實房子的銷售就會出現疲軟,出現有價無市的現象,而89年,5月、10月、12月,分彆三次連續調高利潤,采取緊縮性的貨幣政策後,就是房地產的災難。

到那時,房子可就真賣不出去了,找不到接盤的人,都會虧在自己手裡。

周於峰清楚地記得這些政策的關鍵時間節點,現在擔心的,會不會因為日照公司的原因,把時間提前?

但應該不會吧?可日照公司的事,不能有一丁點的風險,不然就是萬劫不複的境地。

“麻生,立即召開大會,明天開始,新宿區的綜合片地,正式開盤銷售!”

周於峰的這道聲音,是那般的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