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方小年,夜裡。

周於峰步履匆匆,一個人從島國回到了浙海市,走在熟悉的街道巷子裡,從彆人家窗戶裡溢位的燈光,也令他感到格外的溫馨。

終於是回來了,也不知道自家婆娘,還有那兩個話多的孩子在乾嘛呢?想著這些事,周於峰的嘴角不由得掛上一抹呆笑,加快了步伐。

很快,一戶人家的門口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蔣小朵把狗剩抱在炕頭後,披著一件厚衣裳,連忙走到院子裡。

“嫂子?”

蔣小朵試探性地喊了一聲,可門外冇有迴應,隻是在急促著敲著大門。

“誰呀?”蔣小朵心裡七上八下,心裡胡亂猜測,但還是趕忙拉開了門。

可當看到眼前的高大身影,那張熟悉的麵容時,蔣小朵果真是一下呆住了,張著嘴巴,就這樣傻愣地站著,跟周於峰想象中的樣子一樣。

“傻愣著乾什麼?連自己男人都不認識了,天這麼冷,快些進屋。”

周於峰給兩個孩子帶了一大堆東西,實在是騰不出手來抱抱小朵,一大步就走進了院子裡。

“於峰,你怎麼突然回來了,不是說不回來嗎?怎麼穿的這麼少,身上太涼了,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好給你做些你喜歡吃的。”

蔣小朵這纔是反應過來,跟在周於峰身後,伸手捏了捏男人的胳膊,發現其穿的少時,又是一頓嘮叨。

呆妹不會說些好聽的情話,甚至周於峰跟自己說時,都會覺得男人不穩住,但此刻對男人的思念,也都在這些嘀咕的話裡,是印在血液裡的關心。

“小朵,也不說些想我的話,不跟你說今天回來,還不是因為你這個人愛操心,吃什麼都行,隻要是家裡的吃的,都是我愛吃的,一直惦記著。再說了,真的不冷,走得我還出汗呢。”

周於峰不以為然地說道,可小朵卻是急忙跑到他的前頭,用袖子幫他擦乾額頭上的汗珠,嘟嘴嘀咕:“寒冬臘月的,小心彆感冒了,快些進屋。”

推門一到屋子裡,周於峰扔下包裹,急切地把小朵擁在懷裡,不顧家裡弟、妹還在,小朵身上獨有的溫暖,自己惦記了好幾年,此時一刻也等不得。

“哎呀,快,先去火爐那裡散散冷氣。”蔣小朵難為情地望了於月和於正一眼,隨之拉著男人的胳膊,走到了火爐旁。

“哥!”

“哥哥!”

於月和於正也喜笑顏開地跑了過去,爭先恐後地鑽到大哥懷裡,兄妹三個緊緊地相擁在一起。

“於正,讓哥看看,個頭都躥這麼高了,跟你嫂子差不多了吧。”

周於峰摸著於正的頭,一轉眼,自己眼裡的小孩子,竟然是長這麼大了。

“快追上了,就差半個頭,咱們於正以後肯定也是大個子。”

蔣小朵在一旁笑語道,伸手拍了拍於正的肩膀,這孩子可是小大人了。

“於月,你怎麼瘦了,這孩子,是不是減肥?你又不胖,減什麼肥,得好好吃飯。”

周於峰捏著於月的臉蛋,有些生氣地批評。

“哎呀,哥,你這都要管,怎麼在你眼裡,我永遠都是一個孩子。”

於月在大哥跟前撒嬌著,嘟著嘴,但眼角始終是眯著的,帶著甜蜜的笑意。

“誰回來了?是誰?媽,你快進來,跟我說說是誰敲門。”

裡屋傳來了孩子的聲音,此時兩個孩子剛剛洗完腳,正縮在被窩裡。

“哈哈哈哈”周於峰爽朗地笑了起來,隨之三步並做兩步地進了裡屋。

可當看到“陌生”的高大男人出現時,兩個孩子一下怔住了,也不說話,緊緊縮在一起。

“不是經常吵著讓爸爸回來嘛,現在你爸就站在你們跟前了,咋就冇音了。”

蔣小朵在一旁喜笑顏開地說道,而呆妹覺得最幸福的事,就是此刻了,一家人在一起,所以呆妹眯著眼,在一個勁地傻笑,這幅呆頭呆腦的樣子,在周於峰的腦海中出現過無數次。

可眼下,兩個孩子竟然是害羞了,抬頭望一眼周於峰,又將小腦袋給低下。

“讓爸爸看看我的兩個寶貝兒子。”

周於峰大步走到炕頭,裹著被子,把兩個孩子抱在了懷裡,可這兩個小傢夥,依舊是低著頭,不好意思抬頭看自己的爸爸。

“怎麼還害羞呢。”蔣小朵站在父子三人一旁,笑著說道。

“爸爸,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小虎終於是低著頭,小聲說了句。

“爸爸,我也想你,比哥哥要更想。”

狗剩牙牙學語,冇想到這麼小的點孩子,竟然還有小心思,這樣逗得一家人都笑了起來。

“哈哈,爸爸的兩個寶貝兒子,想死爸爸了,讓爸爸親一口。”

周於峰此刻的心都要化了,輕吻著孩子的頭髮、小手,甚至露出的小腳丫子,也用力地親了一口,逗得狗剩和小虎咯咯地笑起。

眼下這可就熟了,小虎仔細打量著父親,問道:“爸爸,你不是說要給我們帶好多好東西嘛,在哪呢?”

“爸爸,在哪呢?”狗剩是個小跟屁蟲,哥哥話語剛落,立馬就跟著說起。

“爸爸肯定給你們帶了,就放在外屋。”周於峰溫柔地說道。

可聽得父親的這番,兩個孩子可是冇了睡意,哀求地看向小朵,嚷嚷著想出去玩。

“都這麼晚了,再說衣服都脫了,快睡覺吧,等明天再玩。”

蔣小朵搖頭拒絕,可兩個孩子不乾啊,心裡想著玩具,哪裡能消停下來,又可憐巴巴地看著父親,嘟起小嘴開始哀求。

“爸爸,我想玩,求你了。”

“爸爸,求你了!”

“讓孩子玩玩怎麼了!”周於峰立馬批判小朵,然後把孩子放在炕頭,一一給他們穿衣服,嘴裡還碎碎叨:“看,還是爸爸對你們好吧。”

“嗬嗬,你這個人”蔣小朵笑著,走過去幫於峰給孩子穿起衣服。

於是在大半夜裡,兩個孩子在嘻嘻鬨鬨,周於峰和愛人,弟、妹,圍著小桌坐在火爐旁,親人看著他自己吃著餃子,聽著火爐裡燒柴火的聲音。

“我這年一定會在家裡過的,明兒給於娜打個電話,也讓她回來,另外我得去趟京都,收購一家電視機廠,然後咱們團團圓圓過大年。”

周於峰邊吃邊說道。

“哥,島國有什麼有趣的事呀!”於月托著下巴,好奇地問道。

“可多呢。”

周於峰放下筷子,話語輕柔地說起,此刻,時光都變得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