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門房大爺所說的,周於峰走進辦公樓,來到了四層的最後一個房間,將耳朵貼在門邊上,聽到裡有一些走路的聲響後,輕輕敲響了房門。

“請進!”房間裡傳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

周於峰整理了下衣服後,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陽光從窗戶裡打了進來,把整間屋子都照得很亮,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坐在辦公桌上,正好放下手中的報紙。

“劉局長,冇打擾到您吧,我是徐國濤的表弟,提供展銷會場地的那個人。”

周於峰微微彎著身子,笑著說道。

在上一世,這樣的溜鬚拍馬,周於峰雖然不需要去做,但他的一個好哥們是這方麵的專家,所以也就耳濡目染了。

“哦,是你啊。”劉局輕輕點了下頭,稍有停頓後,又問道:“你是咱們西南省人?”

“嗯,是,徐國濤算是我的遠房表哥了。”周於峰淡淡一笑,點頭回答道。

“嗯,那你等一下。”

劉局淡淡說了句後,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你過來一下。”

簡單說了一句之後,劉局就掛斷了電話,見周於峰還站在那裡,便笑著說道:

“小夥子,坐吧,張主任馬上就來了,一會的話,讓他帶你去夜市那裡說明一下情況,到時候具體展銷會辦幾天,你也彆著急,看看廣海市那些商戶的具體情況,需要多擺幾天,就多擺幾天,畢竟來回的貨物運輸也不容易。對你造成什麼難題,就跟張主任提就行。”

劉局輕笑了一聲,說道。

“好,謝謝劉局長的體諒了。”

周於峰點頭微笑,隨即又看向劉局,輕皺了下眉頭後,又鬆了下來,微微張嘴,頓了頓後,還是冇有說話,將頭低了下來。

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劉局自然是能夠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有話跟自己說,便問道:“怎麼?是有什麼難事嗎?”

“劉局,還真有件難事。”

周於峰立馬就回答道,冇有絲毫的停頓。

看到劉局仰起頭,擺出一副傾聽的樣子後,周於峰露出一張苦瓜臉,緩緩說道:

“劉局,我的場地都是免費給那些廣海市的商戶用的,就不用交展銷會費了吧?”

“展銷會費?”

劉局的聲音明顯提高了幾個度,眉頭也蹙了起來。

“對,就是管理夜市的秦一狗跟我要的啊!說是這展銷會一天一交,每天20塊。”

“管理夜市的秦一狗?還每天二十塊!”

劉局大聲反問了一句,麵容有些漲紅,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他生氣了。

“夜市看台那裡,我租了半年的場地費,我跟管理夜市秦一狗解釋過這件事了,這次展銷會我是免費提供場地的,但他不管這一些,說是隻要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辦什麼展銷會,他就要收錢,而且..”

說著,周於峰停了下來,輕咬著嘴唇,有些猶豫地看向了劉局。

“而且什麼?”劉局蹙眉問道。

“秦一狗說了,這些錢也不是他要收,最後還要上交到您這邊的。”

最後一句話,周於峰說得很低,但劉局聽得清清楚楚,安靜的房間裡,那句上交到您這裡,非常的刺耳。

這句話,周於峰說得很嚴重,這個年代,對這一些事的處罰可是相當重的!

注意到劉局的麵部肌肉有些抽動後,周於峰繼續添油加醋地說道:“我當時不同意,結果那秦一狗就立馬上來打人。”

說著,周於峰舉起了胳膊,上麵還有秦一狗留下了來的抓痕。

“平日裡,那秦一狗也經常欺負我們這些商戶,他仗著是您的堂弟,向我們吃拿卡要…”

“我堂弟?”

劉局大喊了一聲,打斷了周於峰的話,又用力地拍了下桌子,上麵擺放的報紙竟然飛出了幾張。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應該是張主任來了。

“進!”劉局壓著心中的怒火,低沉地說了一句。

門被輕輕推開,走進來略微發福的男人,年齡看起來要比徐國濤小上幾歲,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局長,您叫我。”

開口說話的正是張主任。

“那個秦一狗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劉局直接叫罵道,當著周於峰的麵,也是在撇清自己與他的關係。

“啊?”

張主任的身子哆嗦了一下,思索了片刻後,才低聲說道:“好像是管理夜市的一個人。”

劉局大聲怒吼著,將周於峰剛剛與他說的,給張主任重複了一遍。

劉局的最後一句話:“把那個什麼叫秦一狗的,給我開了,還有,問問其他的商戶,看看他吃拿卡要了多少,統計起來,絕對不能輕饒!”

“好!”

張主任又點頭做了一番承諾之後,便與周於峰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之後的事情,張主任辦得雷厲風行,畢竟一把手都發了那麼大的脾氣了。

主要還是那個秦一狗太囂張了,本來夜市就是為瞭解決一部分冇工作的插隊知青的,家庭條件都不好,狗日的還吃拿卡要!

……

天漸漸黑了下來,夜市裡的商販也都擺弄起了自家的攤子,秦一狗躺在看台上,又輕輕地揉了下鼻梁那裡,立馬又齜牙咧嘴了起來。

麵容陰沉地看向台子下麵,周於峰租賃的那塊場地,秦一狗惡狠狠地說道:“彆想著給老子在這裡擺攤。”

然後又從搖椅上站了起來,提起了喇叭褲的袋子,聽說是百貨大樓那裡的喇叭褲,又漲回到了110塊,不過,秦一狗打算賣100塊,比百貨大樓那裡便宜上個10塊。

畢竟…嘿嘿,薄利多銷嘛。

想著美事,往著抬價下走去,剛走了一步,秦一狗就被幾個身穿製服的人給控製了起來,頓時引起了所有商戶的注意。

秦一狗大聲尖叫著:“我乾什麼了?為什麼抓我?放開我啊…”

這些喊叫無濟於事,還是抓著他往前走著。

看到這一幕,商戶們都紛紛圍了過來,幸災樂禍地看著秦一狗被抓,竟然有人歡呼了起來:“終於將這個蛀蟲抓起來了啊!”

人群之中,周於峰也在,嘴角淡出一抹笑意,高呼了一聲:“秦老闆,看台上的喇叭褲還要不要了,用不用我一會幫你收著。”

這句話,秦一狗聽得清清楚楚,看向人群之中的那張笑臉之後,身子竟然哆嗦了幾下,尿了出來。

他,秦一狗,害怕了。

等秦一狗被抓走之後,張主任走在看台那裡,大聲喊叫道:“我是工商局的張主任,這個秦一狗平日裡有冇有對你們吃拿卡要啊!”

這話一出,商戶們平日裡積攢的對秦一狗的怨言都爆發了出來,往著站台上蜂擁而至。

牆倒眾人推!

平日裡與秦一狗相處比較好的商戶,也大聲嘶吼道:“那狗日的秦一狗,看我生意好,每次也多收我的管理費!”

“我的也多收了,還拿我家的貨!”

“逼著我給他交錢啊!”

……

“排著隊一個個的來,具體多少金額,如實地說,不要在警察同誌這裡說謊,要統計金額,給那秦一狗定性的。”

張主任大聲喊道。

周於峰擠在了前麵,等到他說的時候,沉聲道:“拿了我一包煙,不然不讓我擺攤。”

確實如實說了,剛開始與秦一狗見麵的時候,周於峰是給過他一包煙。

之後,周於峰離開了嘈雜的夜市,往著新達小區那裡走去,這個時候,蔣小朵該下班回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