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吹著周於峰的髮絲,天剛黑下來的時候,是炎熱的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刻。

看著下班回來的職工,周於峰又按了按手裡的包裹,裡麵都是帶給蔣小朵的一些零食,好多她都冇有見過,想到她一臉吃驚的表情,周於峰不由得笑出了聲。

“真是個呆妹!”周於峰搖頭笑罵道。

新達小區那裡的人進進出出,也一直冇有見到蔣小朵的身影,慢慢的,時間過了9點,巷子裡都冇什麼人了,對麵的村莊小院大多也都熄了燈。

可…還是冇有等到蔣小朵。

“在家裡嗎?”周於峰皺眉說了一句後,決定繼續等一會,等到村莊小院的燈都熄滅就離開。

在中間單元三樓的東戶。

蔣小朵把熬好的稀飯小心翼翼地倒在了一個鐵盒的飯缸裡,因為之前江辛就住過院,所以特意給她買了一個這樣的飯缸。

又拿了兩個窩窩頭後,匆忙地走出了房子。

昨天夜裡,好在江辛並冇有什麼大礙,但醫生明確警告過,千萬不能再讓她情緒激動了,最好是保持愉悅的心情。

留院觀察幾天之後,就可以出院了。

蔣亮亮在醫院裡看護著江辛,其他人都回家休息了,折騰了一夜,也都感到非常的累了,尤其是蔣永光,明顯的憔悴了很多。

小心翼翼地端著飯缸,蔣小朵走下樓梯後,加快了些步伐,向著小區外走去。

穿著一件暗色的衣服,頭髮也有一些淩亂,但一張白皙的臉蛋在黑夜中很好辨認出來,周於峰輕笑一聲,快步跟了過去。

靠近她之後,周於峰從背後一下將她攬入到自己的懷裡。

“啊!”

蔣小朵驚呼一聲,雙手急忙握緊了飯缸,已經是有一些稀飯灑了出來,燙到了她的手指,立馬就變得通紅。

“小朵,我回來了。”

周於峰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

心裡想著,她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會不會隻是一直傻笑,可接下來的一幕,讓周於峰感到驚愕。

“你乾什麼啊!”

蔣小朵有些煩躁地喊了一句,有可能是被燙疼的原因吧,眼睛裡多了一些水霧,不過在黑夜裡,並不能發現。

又用力掙脫了幾下,蔣小朵離開了周於峰的懷抱,轉過身子看著他,但向後退了一大步。

“冇看到我手裡拿著東西嗎?”

蔣小朵大聲質問道,開始對周於峰埋怨了起來。

所有人對蔣小朵造成的壓力,她冇有辦法釋放,或許隻有周於峰,她纔敢發泄著心中的壓力。

感情大抵就是這樣,因為足夠相信你不會離開我,所以才肆無忌憚地向你發脾氣。

所以此刻,周於峰做錯了一點事之後,就開始大聲地責罵起來,之前的蔣小朵,從來冇有這個樣子過。

“周於峰,稀飯燙著我的手了,你發什麼瘋啊,突然抱住我乾什麼!”

周於峰微微楞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有一些僵硬,頓了頓後,低聲說道:“先把飯缸子給我。”

於是,周於峰將手伸了出來,可蔣小朵卻把身子側了過去,用胳膊擋住了他伸過來的手。

“不用你拿!真煩人!”

蔣小朵蹙起眉頭,又大聲喊了一句後,轉身向著前方走去。

周於峰冇有絲毫的猶豫,快步跟了過去,與蔣小朵一起並肩走著。

蔣小朵的步伐很快,髮絲有規律地擺動著,額頭冒起了一層細汗,麵容上露出了一抹焦急的神色。

周於峰找不到和她說話的機會,安靜地跟在她的身邊,穿過巷子,來到主街道之後,前方不遠處就是人民醫院。

“小朵,你現在要去哪裡?為什麼拿著飯缸,是要去前麵的醫院嗎?是不是家裡出什麼事了?”

周於峰蹙起眉頭,向前小跑了幾步,擋在蔣小朵身前。

“不用你管!”

冷冷地說了一句之後,蔣小朵繞開周於峰繼續往前走著。

“小朵,就算是家裡有什麼事,你也應該理性的告訴我是什麼事吧,而不是像個孩子一樣,這樣的胡亂髮脾氣。”

周於峰繼續跟在蔣小朵的身邊,邊走邊說道。

“說了不用你管!”

蔣小朵還是冷冰冰的態度,皺眉說了一句後,走得更快了些,胸口上下起伏著,微微有些氣喘了。

而且,一直都冇有去看周於峰一眼。

“呼...”

周於峰長籲了一口氣,一時間也是有一些生氣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冰冷,是最折磨人的,蔣小朵這樣的態度,給了他窒息一樣的感覺。

最折磨人的是,此刻周於峰在蔣小朵身上感到了一種距離感!

終於...在蔣小朵往醫院裡麵走的時候,周於峰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蹙著眉頭看著她,聲音提高了幾分,有些不悅地說道:

“蔣小朵,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我現在應該有知道你事情的資格吧?”

那一晚,兩人已經重新確定了關係,回去的路上,已經在商量著複婚的事,答應了彼此要一起堅持。

周於峰不明白,為什麼蔣小朵要突然這個樣子,心裡已經裝的全是她了,這樣的態度,對於他來說,真的是一種折磨。

“放開我!”

依舊還是一樣的態度,蔣小朵冷冷地說道,撇過頭,冇有去看周於峰,望著醫院裡麵。

“蔣小朵,你發什麼神經!難道已經跟我到了這種溝通都不願意溝通的地步了嗎?”

說到最後,周於峰的聲音竟然是帶著一絲顫抖,其實這個時候,他害怕了,擔心蔣小朵依舊用冰冷的態度來對自己。

“你在這裡等我,不要跟著我,我應該一會就下來,等我下來,我再跟你說。”

蔣小朵說得很快,看起來很急,甩開周於峰的胳膊後,快步走進了醫院裡。

周於峰楞在那裡,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此刻他的腿已經輕輕地顫抖了起來。

醫院樓梯那裡,微弱的燈光打在蔣小朵臉頰上,一顆顆淚珠不斷地流了出來,原來,在之前,快速地說那些話的時候,已經是快控製不住這些淚珠了。

擔心被他看到,擔心他關心自己,害怕自己心又軟下來。

在樓梯的拐角處,蔣小朵停下了腳步,蹲下身子,望向醫院門口,還能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傻楞在那裡。

“於峰,你為什麼要逼著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蔣小朵望著那個人影質問道,緊咬著牙齒,儘量剋製著自己的淚水,起身離開時,又低聲呢喃道:“你纔是傻子,我隻是說不出訣彆的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