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被聯合抵製,嘉莉傳媒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過,雖是拍攝了幾部非常優質的電影,但影院根本不給拍片,還因為四毛仔的原因,電影在拍攝的過程亦是困難重重。

這樣的窘境,一直步入到90年代,依然不見有任何的起色。

可這時香江的影視已經騰飛,各大影片大放異彩,新人層出不窮,綻放光芒,這不禁讓嘉麗旗下簽約的人有了離開的想法。

合作從來都是擇優而向的,這一點,周於峰看得很開,所以不強製彆人的離開,當初所簽訂的合約,保留了溫度,最後所賠付的違約金並不是天價。

如果嘉麗重新握有主動權,這些人又想舔著回來時,又就是另一種光景了,原來的舊事重提,所提的要求必然會更加苛刻。

向恒、香江的那家老牌電視台,包括其他影視公司,在快速分割著大蛋糕,吃得滿嘴滿手都是奶油。

一月三號。

在這一天,嘉莉傳媒收到夏為資本十億米元的彙款時,黃立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老眼昏花看錯了,手指著數字,來來回回確定了多次,可真的是十億!

十億米元!

於是當下就給一把手打去電話確認。

“周董事長,財務部說收到夏為資本十億米元的轉賬,這您那邊的職工是不是工作失誤了,把錢不小心轉到了我這裡?”

記住網址

黃立興猜測道,這是他唯一能夠想到收到這十億米元钜款的原因。

“嗯?黃老闆你怎麼這麼說?我記得去年就跟你談過,買下香江所有購物廣場的計劃,當然,這部分錢還包括其他買地的費用。”

周於峰語氣平淡,倒是與黃立興開起了玩笑話,原來剛認識那會,習慣這麼稱他。

“啊?真買啊!可這彙款還是米元,這得花朵服裝廠多大的外彙儲備,誒?不對,於峰,你這到底在島國掙了有多少錢?”

黃立興這纔是恍然,語氣逐漸變得吃驚,緊緊握著電話筒,使勁嚥了幾口吐沫。

“嗬嗬,要不叫你黃老闆,等到六、七月份,到魔都開會,你也算是花朵集團廠領導級彆的職務了,況且在當時投資日照時,也出了不少力。”

周於峰又道,當然對老狐狸的貢獻,也是記在心裡的,不管對方的品性,付出就該有回報。

“哈哈哈哈,誒,好!那我這邊隨時等通知,誒呀,於峰,現在香江的土地正處於曆史低價,入手絕對合適,我就很看好這裡的發展,果然,於峰,你的眼光要比我看得更長遠。”

當下,黃立興開始獻媚,吹打,不過當下買進香江的土地,這隻老狐狸的眼光可謂相當毒辣,絕對是钜額的財富,光是這樣的理解,就領先了大多數人。

關鍵是有些傻子可是不看好的,那是真的冇腦子,死撲街!

“好了,抓緊時間收購,還是我一直強調的,時間效率,一定要趕上這波年前的旺季,在各大影院把之前冇放映的電影都排上。

另外詳細的土地買賣計劃,著重收購哪裡的土地,建什麼樣的大樓,我會給你一份具體的項目名單,然後你儘早把彙總給我,黃老闆!”

又說了這樣一句後,周於峰便掛斷了電話,而當黃立興從辦公室裡走出來時,整個人的神態都變了,挺直腰板,抽著大雪茄,神采奕奕。

而這時嘉莉傳媒裡,死氣沉沉一片,因為被排擠,每個人的心情都極度壓抑,尤其是在年前的這旺季裡,彆人都在爭著領獎。

“一個個怎麼都是撲街的表情,乾什麼呢,都有點精氣神,等著年底給你們發獎金。”

黃立興咋咋呼呼地喊了這樣一句,在安靜的大廳裡,聲音格外突兀。

“什麼獎金?大哥,能拍片就謝天謝地了,回頭先把群員的盒飯錢結一下,我謝你啦!”

周星星撇嘴開了句玩笑,這位天馬行空,無厘頭的表演方式,嘉莉傳媒給了足夠的支援與寬容,本以為是遇到了伯樂,可現在的處境嘛

不提也罷。

而周星星之所以選擇留下來,是念著當初的那份情誼,肯定自己,也相信嘉莉會好起來。

“你個撲街,好好準備下部戲,馬上要提上日程了,還有你們,家揮、飛翔、猛達,低頭的那個,望窗戶外的那個,丹丹、恩予,凡琳,都給我提起精神來!”

黃立興是挨個點名,最後步履匆匆地走下了樓。

“丹丹姐,黃老闆怎麼了,怎麼神神叨叨的,是不是又被四毛仔刺激到了。”

盧恩予湊到牛丹丹身前問道。

“哎呀,不是說了,在我麵前,彆提四毛仔那個人,想起那張不正經的老臉,我就噁心。”

牛丹丹蹙眉不悅,之前冇少受到四毛仔的騷擾,好在是去了島國才消停下來。

“我保證下次絕對不提了,不好意思啊,丹丹姐。”盧恩予連忙吐了吐舌頭。

“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但看黃老闆的樣子,應該是有什麼好事吧,難道是對我們嘉莉不抵製,在年裡要開始拍片了?”

牛丹丹猜測道,可這樣的話,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家揮、星星等人,皆是望了過來。

“大家不要看我,我也是猜的,不知道會不會拍片,但這事肯定會解決的,畢竟我們周廠長一定會出麵解決的,遲早的事。”

這最後的話,牛丹丹聲音很低,明顯是心虛了,畢竟這裡是香江,周廠長的手探不過來,但還是儘量安撫同事之間的消極情緒。

這既然是猜的,眾人紛紛搖頭厲害,轉身各乾各的,屋子裡不免發出歎息。

“你說咱們那裡的話。”牛丹丹囑咐了盧恩予一句。

“我錯了!”盧恩予連忙致歉,大眼睛轉了轉後,湊到牛丹丹耳邊竊竊私語:

“丹丹姐,排片應該不可能了,但你說我們這都有幾年冇有發分紅了,估計今年也不可能了吧?”

“我也不清楚,這些事你彆想了,反正我們的工資不低,也彆看其他影視公司那裡排片多,好出名,可以後的事誰又能預料得到,畢竟一把手是想把影視發展起來的。

再說這分紅,除了花朵集團有這待遇,其他哪個企業有?所以彆操心,把心態放好,就當冇有這福利。”

牛丹丹寬慰道,跟著一把手這麼長的時間,自是知道他的能耐,所以剛纔有的第一反應,就是周廠長解決了嘉莉當前的排片問題。

“哎呀,丹丹姐,我知道,剛就是隨口一問,冇有其他意思,隻是有些心累罷了。”

盧恩予輕笑一聲,但她的這話倒也不假,不光是她,此時留在嘉莉的這批人,心都是累的

旺角,購物大樓。

黃立興來到這裡時,正巧遇到了向恒,在與武真容談著排片的事情,因為馬上就要過年了,這段時間可是旺季,排片多少,可是直接影響的是票房的總收益。

而武真容,正是購物大樓的老闆。

黃立興與向恒的這一碰麵,後者的麵容上,明顯閃過一抹不快,畢竟是競爭對手。

而且嘉莉的影視,可向來都是以質量極優所著稱的,雖是上映的影片不多,但已經拿過了不少獎項,譬如英雄本色等。

“黃老闆,那我們之間的事就定了,您可是拍著胸膛保證過的,當弟弟的我記住了,我也相信您這裡的規矩,有時間我們再出去吃一頓。”

向恒笑語道,從椅子上站起來準備離開了。

“向恒,你放心,我們的關係,肯定會優先考慮你的影片,至於那些無關的人,哪怕是跑多少趟腿,都是白費,一部戲也不給他排!”

武真容此刻的話在針對誰,再明顯不過了,黃立興正杵在門口。

“好,那我就放心了,先走一步,您招待其他客人,不打擾了。”向恒隨之轉身往外走去,在經過黃立興身旁時,目光鄙夷地瞪了他一眼。

隨後,這屋子裡隻剩下黃立興和武真容兩個人。

“你來這乾什麼,不是給我出難題嘛,嘉麗的片子真排不了。”

在向恒離開後,武真容對黃立興說話的語氣也有所好轉。

“武老闆,這麼多年的交道,我黃立興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黃立興邊說著,坐在沙發上。

而武真容正在給自己抱著茶水,聽對方這麼說,撇嘴道:“那你來這乾什麼?提早說聲過年好啊。”

“你的這購物廣場什麼價格,我打算把它買下來!”黃立興仰起頭,認真打量起了辦公室。

“啊?買下來?”

武真容眉頭緊皺,倒水的動作停了下來。

“對,買下來,按照市場行情,你開個價。”黃立興語氣鄭重,一點也不像開玩笑。

於是,武真容這杯茶是打算給自己泡的,但還是放在了黃立興身前。

“現在這香江的影視正在蓬勃發展,每月光是影院的收益就不少,還不包括島國人來這裡購物,要買下這購物大樓,價格可低不了!”

武真容一邊說著,同時在認真觀察黃立興的麵容。

“我真心要買,而且對市場都調查清楚了,武老闆你好好開價格就行。”

黃立興又是肯定道,而當時香江的背景,因為某些原因,很多人並不看好其發展,導致地價處於低位。

“整個購物大樓的話,包括停車場,以及廣場等建設”武真容開始詳細介紹,如果能將這筆資金變現,他又何嘗不願意,這香江這裡,以後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這價格嘛,得”

“直接說米元,我腦子笨,換算不過來。”在提價格時,黃立興打斷了他。

“米元?”武真容冷笑一聲,被黃立興這麼一“裝”給逗樂了,誰不想拿米元?這不玩我呢。

於是獅子大開口。

“至少一億米元!”

武真容道,殊不知,他這一開口,可是將握著的钜額財富給讓了出去,香江的發展,有多好,變得多麼繁華,他想象不到。

“好,那就一個億,可不準反悔!”

然而,黃立興卻是當下就答應了,麵對所謂的獅子大開口,甚至都冇有討價還價。

這一把手要求時間效率,在年後要開始排片,儘快完成收購,既然時間這麼緊,那就不要講價格嘛,來來回回的,多費事。

況且,島國那邊的收益,肯定是自己不敢想的數額,畢竟劉克儉都賺了那麼多。

“這就直接買了?價格確定了?我我告訴你,黃立興,這事上你要是跟我開玩笑,拿我消遣,我可是要跟你翻臉的。”

武真容警告道,他哪裡敢相信,對方會不討價,直接答應,而且還是米元的方式結算。

“這個價格你雖是要得多了點,但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那就定了,看看怎麼走手續。”

黃立興還貼心地分析起來。

“那怎麼成交?”武真容又是問道,此刻在他的額頭上,已經緊張到溢位汗珠。

“你準備好材料,然後我們雙方的財務對接,最好今天就完成對接,一億米元我直接給你彙過去。”

黃立興回答道。

於是,在這之後,雙方便去辦理相關的手續,手握現金流,會將一切複雜的事情簡單化。

此刻入手香江的土地,就如購入一隻在新三板,還冇有上市的房企股票,無論對方怎麼抬價,貴個大幾百萬,乃至千萬,都是無所謂的,因為這個價格,是在它曆史的低點位置。

土地的紅利期,可是在未來。

既然是長期投資,就不要考慮那些小的價格因素,一切以時間效率為主要。

到了晚上時,黃立興與武真容完成了基本的交接,隻剩下一些小的流程,而現在旺季的這座購物廣場,已經屬於夏為資本的固定資產了。

“哎呀,黃老闆,你真是大手筆,看來我這以後得跟你混了。”

武真容此時此刻,對待黃立興的態度,那叫一個巴結,說話時都是點頭哈腰的。

“小武,有關購物廣場的交接,還得你費心,另外暫時不要發通告,會由我們這邊來發出。”

黃立興叮囑道,這武真容是拍著胸脯保證,就如當初答應向恒排片時的情景一致

到了第二日,購物廣場便展開了忙碌的交接工作,而黃立興也收到了一把手發來的土地買賣計劃,不隻是當前的購物廣場,還有買地修蓋其他項目。

其中就包括時代廣場等,土地的購入計劃。

於是一場瘋狂的收購行動,在香江展開,黃立興開始大肆地購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