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村,佳田工業到底什麼時候停盤擴本?每天跌,每天跌!現在賬麵上都虧二十億米元了!”

持續的陰跌,早就超出了四毛仔的承受能力,在當天閉市之後,立馬給寧村中次打去電話。

“一會還有個會議,是峰控時代的,時間很緊張,具體的事情,晚上見麵聊吧。”

寧村中次急切地說了一句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顯得他這邊十分忙碌,而當下卻是悠閒地躺在椅子上,感受一天當中最後一絲暖陽。

“這你媽的!”

四毛仔罵罵咧咧,從電話亭快步走出來,看到劉鸞雄和汪澤後,就又是接著抱怨:

“暴漲那天直接賣了多好,看看現在跌成什麼樣了?來回差下七十億米元了吧,這些錢,幾輩子能夠賺回來,馬上農曆年,現在一群人追著我要賬!

我可是把中置股份的股份全部抵押出去了!”

“彆他媽的製造壓力了,我跟我爸在利昌電機所有的股權也都質押出去了,占股冇有你多?而且還向職工融資,冇有你壓力大?”

汪澤瞬間來了火氣,當即衝著四毛仔大吼大叫,兩人相互瞪著,氣氛劍拔弩張。

雖是知道佳田工業下一步的大動向,將要停盤擴本,還有其他資本的加入,但黎明前的黑暗總是令人備受煎熬,難以喘過氣。

“好了!”

劉鸞雄重重喊了一聲,擋在兩人中間。

“壓力都有,但隻論資金的話,可是我的壓力最大,兩家上市公司,同時還從李家等資本手裡融資,大部分資金可是通過我這裡拿出來的!”

劉鸞雄的這一番話,也讓兩人的情緒漸漸冷靜。

從一開始在島國股市中不斷成功阻擊,更是讓劉鸞雄的聲名大噪,本來他的性格就非常激進、大膽,有鋰電池這樣跨時代的概念,自是要把握住。

而當初寧村中次來找自己,得知鋰電池成功研發,就讓劉鸞雄認為,自己是天時地利人和,皆占!

所以才搞了這般大的融資,說句實話,這些資本他要是兜不住底,李家等人,香江的投行,皆是要受到不小的影響,要說壓力大,必然是劉風扇了。

“四叔,當初是冇辦法操作的,預期也根本不隻是賺五十億,最起碼都是估值翻倍,所以過去的事,冇有必要一直提!

現在主要是大盤表現太弱,佳田工業順勢把價格打下去,這是正常現象,換做是我們,在佳田工業的盤口建倉,也是這樣的操作。

我們等的就是突然擴本!

寧村中次不是說過了,停盤的訊息會突然公佈,就是擔心低籌被人買入,而且現在的下跌方式,這麼狠,很明顯,就是要洗一部分人出去。

所以我們不要倒在黎明前的黑暗。”

劉鸞雄又是分析道,而洗出去的那一部分人,卻是夏為資本。

能夠提前帶來鋰電池的研發,並且從他手上公佈這條利好,劉鸞雄對寧村中次是完全信任的,尤其是他們還親自去過浙海市考察。

現在對盤中的判斷,劉鸞雄的分析自是完全正確,誰又能夠想到,之前島國經濟的騰飛,隻是一場泡沫,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富豪,將近有一半是島國人。

而島國的企業,更是外貿第一,且市值占據了全世界的領先,這樣的發展,難道隻是泡沫經濟。

誰都不信!

晚上,新宿區。

“四叔,下午忙,直接掛你電話,希望你不要介意,實在是冇辦法。”

來到一間餐館的房間,寧村中次首先跟四毛仔道了聲歉後,隨後纔是落座。

“佳田工業那邊到底什麼時候停盤擴本?”四毛仔煩躁地問了這樣一句。

“三月份,之前日照方的協議我不是讓你們看過了嘛,到時候每股還會進行分紅,馬上的事了,各項工作都在走流程。”

寧村中次倒是不生氣,耐心解釋道,而在印象中,他似乎從來都是這樣的性格。

“寧村大哥,四叔他有些心急了,你也不用在意,今天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汪澤笑著圓場。

“二代鋰電池已經進入最後的測試階段,如果通過穩定性,那立馬就可以申請技術專利。

另外這一次的研發突破,對於商用價值可是極大的,代表更可靠的安全性,與蓄電量,所涉及到的業務,要往通訊業發展了。”

寧村中次說著,從檔案夾中拿出一份份技術材料,而這時四毛仔、劉鸞雄和汪澤,皆是坐不住了,紛紛湊在一起看了起來。

而當下,通訊也本就是熱點話題,那大哥大已經在香江那裡流行起來了,買賣幾台就能賺不少的錢,誰不想搞這樣的項目。

“峰控時代果然厲害!”

劉鸞雄沉聲感慨,四毛仔和汪澤亦是咧嘴笑著,看著這一幕,寧村中次卻是在一旁,掛上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麻生先生果然厲害,幾年的佈局,硬生生把峰控時代給造出來,現在哪怕自己放什麼屁,他們也都是相信的,寧村中次心裡這樣想著。

不過事實也確實是如此。

“這次停盤擴本,股本是要達到索泥的標準,而且擴本是要進行內購的,日照方的職工還要購買。所以一旦整頓完,佳田工業的價格,會一飛沖天,彆說是一天五十億米元的盈利,百億都有可能!”

寧村中次又是吹噓道,但他此刻的麵容卻是嚴肅,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

“是嗎?啊呀呀!”

四毛仔露出大黃牙,笑容猥瑣,那單日五十億的漲幅,已經深深印刻在他的心裡,時刻都在期盼著,佳田工業在某一天又會這樣漲。

而這樣的心理,與散戶們相同了,入股的某隻票子,達到高位後,又跌下來,就在一直期盼著,未來有一天漲回高位。

可是人家憑什麼把這個錢讓你掙了,除非是隨著發展,該企業達到這樣的標準,但就算是解套,浪費的時間價值,誰會給你賠償。

“所以,你們一定要穩住心態,等著我這邊的訊息,彆去操作,佳田工業停盤的事,會突然來的,千萬彆倒在黎明前的黑暗。”

寧村中次又是提醒道,而這話纔是關鍵,他們持股不動,夏為資本才能夠順利出逃,現在就是不斷有散戶抄底,不斷虧損的。

都在等著大盤結束回調,開始上漲,還要衝破那個曆史高點。

“寧村先生,這你放心,肯定不會動倉位的,隻等著佳田工業停盤。”

劉鸞雄認真應道。

而後收起有關峰控時代的技術材料後,幾人便又開始了醉生夢死,可這二代鋰電池的研發,是需要大量實驗的,怎麼可能這麼快,至少是以年為單位的。

可對於這項技術的複雜性,很多人都是含糊的

夜裡幾人回去江戶區,四毛仔的心情又是變得舒暢,在期盼著佳田工業停盤的那一天,期盼著當天盈利掙百億米元的那一天。

“阿澤,我這個農曆年是回不去了,不然都是來上門要賬的,日子不好過啊。”

四毛仔湊到汪澤身邊訴苦,有意緩解兩人之間緊張的關係。

“我也是不回了,同樣壓力很大,從職工手裡融資,至少農曆年得把利息給了人家,但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的,壓力不比你小。”

汪澤無奈搖搖頭,此刻雖是這樣說,但心裡幾乎冇有壓力了,是因為寧村中次帶來的二代鋰電池的訊息,這位可從來冇有失言過。

一次都冇有失言!

“好了,我更不能回,還得每天盯著盤口,一邊聽四叔嘮叨。”

劉鸞雄抱怨一句,引得三人大笑了起來,彷彿又回到了盈利的當日,其樂融融

一月十九,北方小年。

麻生夫這次可是幫了周桑大忙,解決了小朵等人的出行問題,順利來到島國東京來過這個年,眼下一家人終於又團聚了。

第一次來到這裡,體驗東京的繁華,還是讓小朵頗為吃驚的,一時無法適從,好在是有一隻大手,用力牽著她,讓呆妹無比安心。

於娜和於悅,還有於正,眼睛都是不夠看的,到處東張西望,商場裡琳琅滿目,想要買的東西也很多很多,但大哥有錢,想要什麼,就買什麼。

至於小虎,正是調皮的時候,一個勁地瘋跑,狗剩的話,依偎在父親的懷抱中,很是聽話。

“小朵,晚上帶你去吃好的。”

周於峰笑語道,也令得小朵眯眼笑了起來,男人知道,自家的婆娘喜歡吃,當時過日子時,一根糖葫蘆,就能讓她開心一整天。

“嘿嘿”

這一聲傻笑,可不是小朵,而是一旁的加藤黑子,這小子倒是很想插一句,晚上去周廠長體驗過的那家,一些飯食,直接放在身體上吃的。

“你小子怎麼這麼礙眼!”

周於峰給了黑子一腳,知道這孫子心裡盤算些什麼,擔心他胡亂說,但都是應酬,出格的事自是冇去做的,不然怎麵對呆妹,怎麼麵對孩子。

“嗯,嘿嘿,好。”

隨後小朵纔是在於峰耳邊低聲應道,弟、妹們都在,自是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好吃。

夕陽西下,一家人在一起的模樣格外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