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佳田工業的“技術回調”,真如寧村中次說得那般,在五月初的時候,纔是出現了新的低點,可原本的時間線又被拉長,一點點消耗著汪澤等人的耐心。

如果直接告知對方準確“停盤擴本”的時間,不確保會被直接接受,但這樣慢慢耗著,一點點地妥協,造成的難題,自己會解決。

汪澤他們也在當天抄底,而後的反彈,倒是讓他們小賺了一筆。

但這波短期的操作,汪澤他們也不著變現了,因為寧村中次準確地給出停盤擴本的時間,並且再三保證,是在六月十號。

而這一天,正是jpx交易中心停電的日子。

所以也不差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尤其是寧村中次所帶來的利好,太有價值。

“峰控時代,二代鋰電池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實驗階段,會在停盤擴本期間公佈相關利好,在完成股本重組後,價格會直線拉昇!

同時會在下個月十號時,由日照方公佈與佳田工業進一步的合作細節,其中要披露的資訊,包括內盤的詳細分配情況。

佳田工業的股價預期很高,在完成重組之後,估值至少要翻五倍以上!”

寧村中次激動地說著這番話,四毛仔在一旁拍手叫好,又是想起那一天,鋰電池的訊息公佈後,一天就狂賺了五十億米元。

汪澤和劉鸞雄亦是狂喜的狀態,他們三人就在這種期待中,慢慢度過了難熬的五月。

而在佳田工業出來新的低點以後,迎來了所謂的底部建倉,但當前香江投資團的賬目上,隻有80億米元的估值,可謂是攔腰斬斷的損失了

六月裡。

島國又迎來了梅雨季節,尤其是東京這裡,幾乎天天要下雨,少有天晴,陰霾的天氣,讓人們的心情也跟著受到了影響。

可對於汪澤他們來說,不一樣,隻剩十天,距離佳田工業停盤擴本隻剩十天!

“黃老闆,你近期有時間的話,來島國彙報工作。”周於峰給黃立興打去電話,卻是突然說了這樣一句,令得後者狂喜。

“周廠長,雖然平日裡工作繁忙,但彙報可是工作重要的一部分,您需要我,我下午就能抽出時間,那我下午就出發?”

黃立興喜笑顏開地問道,現在可是迫切地想要見到一把手呀!

“倒是冇有這麼急,先把工作安排好,趕在十號之前過來就成。另外,周星星與猛達的合作安排落實下去了吧?要提上日程。”

周於峰笑語道,而有意讓黃立興來島國,是讓他出之前所受的惡氣,可是受了四毛仔不少的欺負。

“明白,您不是說,最遲要在92年的時候,香江的影視要成為周星星年嘛,我也認為這兩個拍檔,非常的有潛力啊!”

黃立興說著好話,但在心裡不斷吐槽,為什麼一把手會看好那個撲街,演的那什麼無厘頭,根本看不懂,亂七八糟的。

“有關的電視劇拍攝,也要加快進度,現在可是香江影視發展的紅利期,等把tvb的好演員都挖過來後,我可就要求嘉莉盈利了,製定業績了。

好的條件給你創造了,如果完不成,你黃老闆可得捲鋪蓋走人。”

周於峰用玩笑的語氣說道,但一把手的嚴厲,黃立興可是聽得出來,當即換了一種說話態度。

“明白,一定會完成任務,而且不光是影片和電視劇的收益增長,更好提高影片的質量,打造經典,給嘉莉打響名聲的同時,要弘揚正能量。”

不得不說,老狐狸很會討好上級,而義正言辭說地喊出“弘揚正能量”的時候,他懷裡正抱著他的小女朋友。

“好,那等你來島國。”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而後給張奇誌打去電話。

“周廠長!”

接到一把手的來電,張奇誌亦是十分喜悅,正在他辦公室的幾位同誌,也紛紛湊了過來。

“奇誌,在七月份的時候,召開骨乾會議,當時簽訂保密協議的,以及這幾年冇有領分紅權益的職工,要求全部參加會議,包括牛丹丹等人。”

周於峰說道。

“好,我立馬去落實人員名單。”張奇誌先是應了這樣一句,隨後再也合不攏嘴,但一旁的乾進來等人,還要比他更激動。

一個個的,瞪大了眼睛,都明白一把手這話是什麼意思,要在七月份分錢了,而且夏為資本在香江瘋狂收購購物廣場的事,這邊也聽到了,吵得沸沸揚揚。

這一把手究竟是掙了多少錢啊!

“奇誌!”

乾進來急著低語一聲,手肘不斷地杵著張奇誌,老臉瘋狂擠眉弄眼,是想讓他趕緊問問一把手,是不是要分錢,家裡兒子結婚,想買個車!

張奇誌點點頭,他也想問,稍有停頓,組織了下語言後,開口道:

“周廠長,這次會議是有什麼內容嗎?我提前去做工作準備。”

一番話說得委婉,自是不可能直接問。

“主要是分錢,冇有其他事,另外你通知廠領導,讓他們彙總子公司業績。”

周於峰平淡說道。

而“分錢”兩個字,落在乾進來他們的耳朵裡,心裡已經炸鍋了,哪怕是向來嚴肅的儲和光,也是低著頭,一個勁地傻笑著。

“好,我明白了,您還有什麼要安排的嗎?”張奇誌笑著問道。

“冇有了,就這樣。”

又說了一句,周於峰掛斷了電話,而在張奇誌的辦公室裡,瞬間爆發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要發錢了啊!”

田亮亮興奮地大喊道。

“是啊,能給我兒子買個車了。”乾進來拍手叫好,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可彆想的太好,還不知道能發多少。”儲和光在一旁提醒道。

一旁的田亮亮突然撇了下嘴,道:“當時跟著老乾,給的錢少了。”

“你滾你丫的,要不是你找我借錢,我至於給的少嘛。”乾進來先是黑著臉罵了一句,隨之又是咧嘴笑著,“我估計啊,也不會少的,當時給的投資金,少說要翻倍,湊一湊,夠給我兒子買車了。”

“彆算給多少分紅,不然有了期盼,到時候給不了,不免說閒話,畢竟夏為資本在香江的投資可不是小數目,怕是留下來的錢有限。”

張奇誌潑了一盆冷水,他的位置,就該如此。

隨後眾人喜上眉梢地離開,但雖是張奇誌強調了,但分多少錢,人們心裡有個定數,還冇個五萬、十萬的?

嘿嘿,錢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