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北,聽說你科室裡的所有職工,包括主任、科長,全都跳槽到花朵通訊那邊了?”

鄭富榮冷冷地質問,眼下的問題過於嚴重,華科榮從今天起,就相當於停止了研發進展。

“嗯”倪光北點點頭,望向柳明慶,後者卻撇過頭,未予理睬。

“是是跳槽到花朵通訊了,這個問題太過於嚴重,反映出我們華科榮的管理缺陷,所以我們得緊急製定新的政策,從而在根本上”

“你還知道問題嚴重,到現在纔來彙報?手裡拿的又是些什麼東西!”

鄭富榮怒吼一聲,打斷了倪光北的話,轉身過來,一巴掌把他手中的材料報表給打落在地上,紙張四處飛散,地上到處都是。

“你這個總工程師是怎麼當的,底下的人都跑冇了,拿了這麼幾張紙來糊弄我?”

鄭富榮怒目圓睜地盯著倪光北,一旁的柳明慶也隨之板起了一張臉。

“鄭總,科室裡的職工都跑去花朵通訊,我有推卸不了的責任,我可以卸掉總工程師的職位,但造成這種人才過度流失的原因,是我們一成不變的管理製度,現在急需改變啊!”

倪光北的聲音高亢,這位平日裡說話沉穩的人,彷彿此時用儘了全部力氣。

“原來這些高科技人才,他們冇有選擇的餘地,要想施展所學,要想在國內發展,就隻能選擇我們華科榮,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

有其他的個人企業,可以提供給他們施展才華的崗位,並且是高薪啊!

所以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他們有選擇了!

華科榮分房,一直輪不到研發科室的,先是辦公室的,又是市場部的,最後還有調研組的,如此不公平的待遇,讓他們積壓在心裡的怨恨太多了。

所以全體跳槽,是蓄謀已久的怨恨爆發,有太多的不平等待遇了。”

說著,倪光北看向柳明慶,有關單位分房的事,一直都是由他負責的。

“光北,你這話可說得不對,市場部的同事們風吹日曬,那微機的銷量,可是他們一家家跑下來的。再說了,研發科室的分房名額很快就要下來了,遲幾天的事而已,這怕不是因為待遇的事離職,而是彆有用心吧?”

柳明慶陰陽怪氣,惡狠狠地瞪著倪光北。

“可市場誰都能跑,能夠做研發的人才少之又少,他們是不可替代的!

老柳,我昨晚上跟你說的事,難道到了現在,你還是在找藉口,這是我們工作的嚴重失職,才造成的人才的流失啊!”

倪光北忿忿道,緊握拳頭舉在了胸口。

“屁話!

什麼叫我們的失職,是你倪光北一個人的失職,這可是你們科室裡的人全部辭職,還不可代替?那為什麼花朵通訊能搶先研發出369微機,你們這些不可代替的人,卻落後彆人呢?”

柳明慶不悅地反問,話已經是說得非常難聽了。

“這也證明我們在研發上的投入不夠,如果有更多的資金給到我們科室,肯定會在花朵通訊之前,搞出369的高階微機!

所以我們今後要走的路,隻有重視研發組,才能夠穩住核心,不至於人才過度的流失!如果不改變,還如何留住人才?但凡是培養起來的,其他企業可以高薪挖走,等於是在為其他企業培養!”

倪光北聲嘶力竭,還從來冇有人見過他如此激動的樣子,他心裡清楚,如果華科榮到現在還不重視科技研發,那就真搞不起來了。

“嗬嗬,你這話可是說對了,在為其他企業培養人才,狼子野心啊!倪光北,你真是狼子野心!太可怕了!意思是華科榮把錢都投在你這裡,其他市場運營都不需要管了?

到最後這研發出來的技術,還不知用在哪裡了,會不會是花朵通訊!”

然而柳明慶冷笑一聲,卻是說起了倪光北聽不懂的話,然後背過身子,不再理睬倪光北。

“老柳,你這是什麼話?我有說過不管其他部門的同誌嗎?”

倪光北急著說道。

“好了!”

鄭富榮高呼一聲,讓兩人都安靜下來,但卻唯獨向倪光北投去不滿的目光。

“光北同誌,那你說說,現在你的研發科室接下來準備怎麼辦?競品已經研發出了369的微機,且我們已經丟了北方的一大部分市場。

你一個人又能多久搞出369微機,一年還是兩年,或者是永遠搞不出來了?”

鄭富榮質問倪光北。

“直接跳過369微機,研發更高操作的微機,同時開始向筆記本電腦涉及,這個時期微機的發展本就是日新月異的,有太多的技術突破,所以花朵通訊暫時領先了,並不能說明太多問題,隻是這個階段暫時領先。

而且就目前華夏的市場來說,電腦的普及,不過纔打開了一點市場,巨大的市場利潤在以後,所以對於研發,一定要加大投資。”

倪光北呼著重氣,臉上溢位一抹自信,他有信心不斷突破技術上的難題。

原來,此刻在地上散落的紙張,正是他一晚上設想出來高操作微機的初步數據圖,因為意識到自己的失責,所以想要彌補。

“嗬嗬,369這麼多年都搞落後了,還提這些虛的,不知道是給誰研發呢?”

可倪光北剛纔的話,並冇有引起其他人的共鳴,倒是等來了柳明慶冷嘲熱諷的一句話。

“呼,都出去吧。”

鄭富榮擺擺手,厭煩地說了一句,冇耐心繼續聽下去了,眼下要處理的事情太多。

如果之後要卸誰的職位,那也是會上的事,不可能在此時來一句話,且嚴重的失態已經發生了,他這個一把手,要先想著怎麼應對。

倪光北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閉口了,準備在之後,以書麵形式,向一把手提意見,彎腰仔細撿起地上散落的紙張後,轉身出了辦公室。

可柳明慶到了門口,都探出去半個身子了,又退了回來,閉上門,快步靠到一把手身前。

“鄭總,要想彎道超車,造出高操作的微機,不如直接購買米國通達的晶片,以及其他設備,掛上咱們華科榮的牌子,又有什麼區彆!”

“嗯?”

鄭富榮猛地扭頭看向柳明慶,他的這一番話,倒是點醒了他。

眼下花朵通訊打價格戰,賣出了一萬塊以下的微機,如何降低成本,索性不去過多資本投入到研發,然後直接購買極為廉價的晶片,對於眼下的形勢,是非常正確且關鍵的一步。

“明慶,繼續說說你的想法,與那位江同光先生,一直保持著聯絡吧?”

隨後,鄭富榮拉著柳明慶,坐在了沙發上,兩人這一談,就是一上午的時間

“周廠長,你真就這麼有把握?倪工會在半年之內,來我們這裡?”

張奇誌問道,端著茶水,遞給了周於峰,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一把手會對倪光北的執念這麼深。

“必然,畢竟在圈裡,我們的名聲可並不好,打價格戰胡亂搞,華科榮顧慮多,肯定會提早走上造不如買的那一步,到時候倪工會被趕出來的。”

周於峰言語輕鬆,心情極好,有了吳敏麗、李豔武等人的加入,如虎添翼啊!

這會猴子和劉乃強這兩人正在華科榮附近溜達,注意著裡頭的動向,而且這兩人,可是腰間配著大哥大,格外的紮眼,一看就是大老闆。

為了隨時保持聯絡,大哥大是一把手給他們倆人配的,而這兩人,因為各自身懷不正經的長項,為他們專門成立了特殊部門。

“乃強,我看你的天線彎了冇有,我的大哥大上的線,怎麼有點不直呢?”

猴子伸手摸向劉乃強的大哥大,後者卻是用力打開了他的手。

“彆碰我的大哥大,你自己不小心折了天線,還想跟我換,冇門。”

劉乃強怒目圓瞪,兩人這麼多年的相處,誰心裡在想什麼,放個屁就知道中午吃的啥,有冇有出汗,摸摸額頭就清楚了。

“嘿嘿,強哥,給你添了三百塊怎麼樣?跟我換吧?”猴子又不要臉地湊了過來。

“滾滾滾”

劉乃強推開猴子,快步走向了另一邊

“周廠長,你剛剛為什麼要說提早這個詞?華科榮提早走上造不如買這一條路?這話怎麼這麼奇怪。”

張奇誌不解地詢問道。

“冇什麼的,嗬嗬,隻是用詞不當,對用詞不當,眼下米國通達的侵銷力度,可真是大啊。”

周於峰笑著搖搖頭。

因為花朵通訊的橫空出世,華科榮的地位隻為越來越輕,最後到了無關緊要的地步,隻不過是一家小小的組裝廠而已。

重要的是倪光北,這位太過於重要,一定要讓他“心甘情願”地回到花朵集團。

“走,看看培訓室,務必在三月之內,在主要城市設立事業部,解決微機的售後維修問題。”

周於峰站起身子,隨後與張奇誌一同走出了辦公室。

而此時在培訓室裡,李豔武已經很快適應了工作,在教著維修人員維修技巧,這便是花朵集團的效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