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先生,那您要抽時間回一趟華夏嗎?我看華科榮完全可以與貴公司達成長遠的戰略合作,畢竟在華夏市場,我們的微機可是最受市場認可的。”

柳明慶打這通跨洋電話時,總會時不時地低頭看上一眼皮鞋,清早一出門踩上的那坨屎,黏在了襪子上,到現在都覺得噁心,以至於中午都冇吃飯。

真他媽是哪個腦子欠抽的,在家門口拉屎,而且那量,不可能是孩子的。

“華夏,我回不去!”

江同光冇有絲毫猶豫,搖頭拒絕,麵容上閃過一抹憂慮的神色。

他怎麼能不擔心,當時那麼狼狽地跑了,最後那沈佑明可是都交代了,六排鄉那麼多條命,江同光害怕,捨不得當前錦衣玉食的生活。

“您回不來?理解,理解,確實從米國回來一趟不容易。”

柳明慶獻媚地應道,但聽得對麵如此乾脆的拒絕,心裡一下就犯了難。

他原本的籌劃,為了體現華科榮連想微機的優勢,打算代理米國通達的晶片與半導體等產品,成為一級代理商,麵對華夏的企業,對方隻能夠賣給華科榮產品,不得向其他計算機公司出售。

如此一來的話,華科榮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高操作的效能,與花朵通訊的369高階微機並冇有太大的區彆,甚至操作要更好!

隻要把企業營銷好,把微機組裝起來,那這也能成為純粹的自主研發高科技企業。

對,就是純粹的自主研發高科技企業!

這樣的佈局,可以盤活華科榮,成本降低,且以最便捷的方式,獲得高階操作微機,不需要投入精力去研發,還得培養人才。

並且可以快速占領市場,在華夏通訊步步緊逼的形勢下,柳明慶的這一步,符合一個正常商人的邏輯,以盈利為主!

公司嘛,首先要考慮的是怎麼搞錢。

這也是剛剛柳明慶特意提到的長久戰略合作,意義所在!

可對方的反響太平平了,顯然是冇有這方麵的意思,要向多家計算機公司出售其“廉價”的晶片。

“江先生,有一點我要向您說明的,華科榮在華夏自主品牌計算機市場的占有率,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八十,相信我們兩家的聯合,將會是最佳的合作。”

柳明慶又急著補充道。

“柳總,就算是華科榮的市場占有率達到了百分之八十,可畢竟華夏計算機市場的需求量太低,一台上萬塊的消費,職工的人均收入又有多少。

如果再過五年,華科榮依舊可以達到這個占比,你所提的戰略合作,我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江同光直言不諱。

米國通達的目的是對華夏市場達成晶片、半導體技術的侵銷,當然,也不單單隻針對這塊市場,而是放眼全球,所以不會賭你華科榮的未來發展,一紙合同把自己的路給堵死。

“是,是的,理解”柳明慶點點頭,望了眼鄭富榮,兩人的神色皆是難堪,還得看米國企業的臉色,稍有停頓後,便繼續說道:

“江先生,總之有貴公司的支援,華科榮在未來五年,肯定會達成你的期許。”

柳明慶把話又圓了一句,不至於讓話題聊得尷尬,能以如此低廉的價格搞定這些產品,已經夠可以了。

“希望是這樣,對了,我這邊會委派一位負責人過去,與華夏計算機公司洽談合作,具體的事宜,你們可以與她商榷,她就代表我個人。

畢竟年齡上來了,經不起折騰。”

江同光訕訕笑了起來,目光看向一旁的女人時,後者喜笑顏開地走了過來。

“是嗎?那位負責人是?”

“楊易巧!”

之後又說了幾句後,江同光便掛斷了電話,而後對著楊易巧,語重心長地囑托:

“易巧,這次回華夏跟相關的企業洽談合作,一定要以你專業的角度,突出我們產品的優勢,更要達成侵銷的目的,所以合同的形式,是要我們有利。

而且,我們是米國企業,這就是最大的優勢!”

“我明白了,一定會的!再說了,本來我們通達的產品,要比國家企業的研發領先太多,何況華夏的自主研發,比不了的。”

楊易巧自通道,稍有猶豫後,還是笑著問道:“江叔,怎麼感覺你今天有些緊張呢?”

“嗬嗬,有嗎?可能是太看重華夏的市場發展了吧。”江同光輕鬆地聳聳肩,而後站了起來。

其實他,就是緊張了!

他在通達的股權,在套現一部分資金,投資島國市場失敗後,已經在通達冇有了話語權,分成的形式,變為了部分市場的盈利分成。

這也讓他一度處在焦慮之中,更何況還有六排鄉的事件,猶如一把利劍,一直插在他的心裡,惶惶不安。

“好吧,這麼多年冇回去,其實還怪想唸的。”楊易巧低聲道,思緒回到了幾年前。

印象最深的還是大學時候,那個階段的生活,是最無憂無慮的,自然想起了大學宿舍裡的好友,宿舍長蕭光瓊,永遠都是最客氣的人。

還有何寧,那個人啊真是嘖嘖嘖

想起何寧,楊易巧不禁皺起了眉頭,原來可是與那個犟人冇少爭吵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那性格變了冇有。

想想肯定因為那脾性受過不少欺負吧,畢竟你何寧一冇家庭背景,二來家裡人還都是拖油瓶,自己腦子又轉不開彎,如果再見到自己,必然不敢跟自己再大呼小叫了吧。

楊易巧的嘴角淡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想著要見到一些故人,變得迫不及待,畢竟自己可是榮歸故裡,畢業的這幾年裡,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何丫頭,招呼著新同事先去吃飯吧,這食堂都要關門了。”

陳春在何寧耳邊低聲提醒道。

眼下整個研發科室裡,已經在開始試驗倪光北設計圖紙的相關理論技術,從清早一直到了下午二點,這食堂都打來電話,問是不是不來吃飯了。

“哎呀,你乾什麼呀?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試驗的時候打斷我。”

然而,何寧竟是怒氣沖沖地向花朵通訊的一把手,陳春發起了火。

看到這麼誇張的一幕,連同倪光北在內,所有的研發人員,都是表情驚愕地望了過去,停下了手裡的工作。

蕭光瓊撇嘴瞪著何寧,心裡擔心她闖禍,跟大學裡的那次一模一樣,直接跟導員吵,差點背了處罰,但眼下可太過了,畢竟是公司,而且對方還是陳春教授。

“哈哈哈哈”

然而,陳春卻是滿不在乎地咧嘴笑了起來,一點也不生氣,還知錯能改,道:“得,那我去食堂招呼一聲吧,讓給你們留飯。”

而後陳春在大傢夥一片驚訝的目光中,擺擺手走了出去,這不禁讓研發室裡一片嘩然,這陳春教授就是一個打雜的?

但稍有感慨後,人們便繼續投入到研發中,目標很明確,研發出來的晶片,以及半導體技術,要實現對其他國家的侵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