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花朵集團合作不了,我們華科榮上不了檯麵,哪有資格跟您周董事長談合作,這以後萬一有點不對付,還不得讓你拎起來吃了。”

柳明慶站了起來,看似很懦弱地回了一句,但表達了他對合作的抗拒態度,隨後轉身匆匆出了屋子,都不想繼續聊下去了。

“我那個周董事長,我剛纔冇有那個意思的,還請您海涵,更不要多想。”

薛錦宏站起來小聲致歉後,隨之像逃似的,也匆匆離開了屋子。

從門口刮進來的陣陣冷風,讓周於峰感受到的不光是身上的寒冷,更是心裡的冰冷。

你柳明慶的這個位置,可是華科榮的總負責人,帶頭去支援通達的技術,這是做的什麼榜樣?你可是高科技企業的龍頭,是希望!

如果以此贏得市場,不是逼得其他計算機企業也紛紛效仿?

最後其他計算機企業是被逼無奈,隻能放棄晶片和半導體的研發,來選擇“支援”通達的侵銷,不然就會被你擠兌死。

周於峰麵色陰沉,默默坐了好片刻時間後,纔是無奈低語一聲:“我們走吧。”

有些事情或許能夠改變,但是一些人的脾性永永遠遠是無法改變的,講民族科技未來這些話題,在柳明慶看來太虛,還是讓企業先賺錢纔是王道。

“奇誌,讓陳春抓緊落實中關村的營銷佈局,務必要打造成電子家電一條街,我們計劃推出的家用電腦概念機,要儘可能的提前上市!”

周於峰步履匆忙,低聲輕語。

按照原本的發展軌跡,在92年中旬,由華科榮研製的個人pc1 1電腦產品,正式在中關村亮相,但一經釋出,家用電腦店的銷量直線上升,市場表現相當火爆。

每天排隊想買華科榮一加一電腦的,足足有上百號人,根本就供不應求,兩到三千台的月產量,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就全部售罄。

不過倪光北團隊的提前離開,想必會讓華科榮1 1的推出延後,且花朵通訊的自產1 1已經在靜候強勢出擊,月產量甚至可以達到五千台,足以迎合當前的市場需求。

從此之後,家用電腦商店會如春筍一般冒出來,而在這段時間裡,長成、方強先後進入家用pc領域,漸漸發展成為名族之光。

但現在唯一的問題,就看米國通達那邊會給華科榮什麼技術,來讓他組裝,畢竟這一步,柳明慶可是提前了好幾年的時間。

以及花朵集團會受到米企什麼樣的製裁,能到哪種地步。

“好,我明白了。”

張奇誌重重點頭,柳明慶剛纔的態度,也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真是想不到,所謂的第一龍頭科技企業,是如此的做法。

“周廠長您那個”

突然,張奇誌停下腳步,吞吞吐吐,望著周於峰的背景,有了片刻的失神。

猶記得初見周廠長時,給他的印象,是跳不出唯利是圖這個範疇的,無論是捐贈活動,還是大張旗鼓的搞營銷企業文化,樹立行業榜樣。

最終的受益對象,依舊是花朵集團,所以並不單純的是隻為回報。

可現在,張奇誌突然覺得周廠長變得陌生,現在他所做的,可是要賭上他自己所有的財富,去與米企競爭,隻為把重要科技留在華夏。

“我周於峰現在如果有片刻的動搖,那將會給以後留下多大的麻煩!”

“還不明白這項技術的重要性嗎?我們可是在為未來的企業搭建框架!”

“隻有花朵集團去做,我才心裡踏實!”

周於峰的發言,又在張奇誌的腦中浮現,可週廠長的身影,已經離得自己很遠了。

您明明可以富麗堂皇的過完後半生,卻還是要如此,跳出舒適圈的覺悟該有多麼崇高,能在你手底下工作,這該是多大的榮譽。

張奇誌忽然覺得,那消瘦的身影,卻是如高山那般宏偉,擔負的責任重大,換做是自己,有這樣的決心嗎?會捨得榮華富貴嗎?

必然是會遲疑的。

“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佈局的,從人才引進,設立職工委員分紅就開始嗎?您真了不起。”

張奇誌喃喃自語。

“奇誌,你怎麼了?站那裡乾什麼。”

突然的叫聲,打斷了張奇誌的思緒,周於峰準備下樓梯上,方纔發現他遠遠站在遠處。

“哦嗬嗬,冇什麼的。”

張奇誌憨笑一聲,隨後小跑上前,跟著一把手一同離開了華科榮。

夜幕落下,而太陽下山的方向恰巧是在華科榮的後方,漸漸融入黑暗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為提前推出花朵電腦1 1個人pc機,花朵通訊裡的幾乎每位職工,都是超負荷運轉,加班到深夜已然成為常態。

用何寧的話來講,“我這樣的身體都感覺到累了,何況你們呢,等正式推出概念機後,一定要踏踏實實地睡上幾天才行。”

同時與方強、長成計算機的合作,三方不光是晶片和半導體的采購,更是其他技術的共同研發與探討,大大降低研發成本的同時,可以提增時間效率,讓“萬元電腦普及風暴”呼之慾出。

一切都在往向好的方向發展!

至於華科榮那邊,在第一批“組裝”機完成之後,向各單位的供貨價,也來到了萬元以下,由於捨棄了研發費用,這個價格,竟然也是盈利的。

而且在操作方麵,嶄新的組裝機不比花朵通訊的369微機操作差,止住了接連丟失市場的頹勢。

“哈哈哈哈哈”

時常的,柳明慶會發出陣陣爽朗的笑聲,慶幸自己的選擇,什麼狗屁的花朵通訊。

與此同時,一切看似風平浪靜,花朵集團公然開始競爭後,並冇有受到任何製約,子公司的業務在照常運轉,甚至服裝加工廠都新增的訂單。

但通達已經在醞釀著大的風暴了,既然要打,肯定是要把你周於峰打怕,打哭了,隻有這樣纔會乖乖聽話,米國資本在這一點上,看得非常透徹。

夜晚的寒風,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