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我們本地企業共同創立的共享、共建研發平台,它的意義就在,讓我們的自主研發一直保持競爭力,我們有信心,自研係統、自研晶片、甚至是自研光刻機!”

在主講台上,隨著陳春、秦玉川、江雲海嘹亮、高亢的聲音落下,迎來的是現場所有人的振臂歡呼,這些人終於要挑大梁了,這是民族的驕傲。

註解:華清大學研製的第四代部分式投影光刻機,在1980年取得了成功,光刻精度達到了3微米,接近國際主流水平。

而在台上正中間的位置,隨之一塊紅布慢慢被掀開,一開場就吊足胃口的神秘物件,終於是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正是共享平台的新logo!

一隻浴火重生的鳳凰,從佈滿鮮花的平地上,向著天際翱翔而去,不畏險阻,衝破層層的枷鎖,最終在長城之上,綻放出它最美麗的身姿,這是強者的姿態!

這便是新商標的寓意,華夏的科技公司,一定會在全世介麵前,展現它的強者姿態。

“在晶片研發等科技的佈局上,我們絕對不能落後於人,如果現在有任何的退縮,那無疑將會給以後遺留下巨大的難題!

未來新上市的個人PC機,除了自家的商標以外,還會采用共享平台的新商標,代表著我們堅持自主研發的決心,這是我們需要擔負的曆史責任!就在這個時間,在這裡,我們必須要承擔起來!”

秦玉川作為這次學術會的主辦者,最後由他給出總結,有意烘托著氣氛,而現場早已經壓不住了。

“加油!我們的自主研發!”

“真是崇拜他們這些人,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在幫我們負重前行!”

“新的個人PC機會在什麼時候上市呀?”

“我也剛想問什麼時候上市,都迫不及待地想去買一台了。”

會場裡開始變得嘈雜無比,人們都沸騰了起來,關注度都在新商標上。

而就在如此熱烈的氛圍中,牛丹丹、周星星等一眾名人,同時登台來到新商標的一側,為自主研發共享平台加油助威。

媒體人自是不會錯過這個瞬間,無數的攝像機開始閃爍,眼下的這陣仗,恨不得是當下所有知名的明星,都在為自主研發代言,所引起的轟動可想而知。

最後在場麵一度失控的情況下,結束了這次意義深遠的學術會,而當牛丹丹、周星星等人離開學校時,早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周於峰在人群之中默默離場,而背後的一切喧鬨、沸騰與熱烈,皆與他有關

幾日之後,有關學術會的專題報道一經播報,立即引起了空前的反響,花朵通訊、長成、方強,這三家企業的口碑,昇華到了更高的層麵。

雖是在學術會上冇有特意針對華科榮,但倪光北的發言可是字字誅心,人家周董事長為了支援晶片和通訊的發展佈局,不惜甩賣服裝代加工廠也在所不惜!

而柳明慶你呢?一句企業困難,就要退縮,然後去搞掙錢的買賣?

這就是所謂的華夏第一高科技企業?

不配!

或許在人們心中,這華夏第一高科技企業,已然成為了花朵通訊,人們甚至是期盼,讓這樣的企業成為龍頭,好造福社會。

譬如捐贈的善舉,所有的口碑,都是一件件事情積累起來,然後爆發出來,老百姓們不傻,看得清楚,會默默支援這樣的好企業。

輿論的發酵,最終導致了華科榮的口碑跌入了穀底,原本柳明慶還是打算走華米技術合作這一條路,顯得自身企業高檔次,可現在徹徹底底被周於峰給堵死了。

渲染起來自主研發的勢頭,如果華科榮反其道而行之,這不是恰巧入了周於峰給自己挖的坑,不去搞自主研發,而是買米企的設備。

正是這個原因,倪光北才選擇離開華科榮,去了花朵集團,這次的學術會上,倪光北講得明明白白,而且還用作一期報紙的頭版。

華科榮還敢不敢在五月份,拿米企技術合作來做廣告宣傳,柳明慶心裡一點譜都冇有,這極大可能會給消費者帶來牴觸心理,說明人家倪工說的都是真的。

新機上市最合適的方法,就是迎合當前的市場,去搞自主研發。

可關鍵在於,你是不是自主研發,現在都不是你說了算的。

取決於個人PC機上能不能標上那鳳凰的新商標才作數!

在某種意義上,華科榮的境地,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輕輕一推就會墜入無底深淵。

“他媽的周於峰,什麼狗屁的新商標!”

柳明慶破口大罵,華科榮的個人PC機還冇有上市,就出現瞭如此大的危機,直到這一刻,才讓他真切地感受到,這周董事長的手段有多狠。

打響彩電戰的人,讓成百上千的電視機企業被淘汰,你以為是跟你鬨著玩的?

“呼啊呼”

柳明慶大口喘著粗氣,汗珠幾乎把上衣全部打濕,一臉凝重地坐在沙發上,如臨大敵。

“新商標,我去你媽的新商標!”柳明慶一次次深惡痛絕地叫罵,麵容逐漸猙獰。

這幾天他也谘詢了有關新商標的事宜,如果隨意采用,是要侵權的,華科榮怎麼敢?已經被周於峰那孫子給盯上了。

“柳董事長,我的建議是要不要不去找周於峰,看看能能能不能讓即將上市的個人PC機,也采用共享平台的新商標。”

薛錦宏小聲詢問道。

“你大點聲,我聽不見!”

柳明慶的反應過於激動,衝著薛錦宏大聲嘶吼,讓其猛地打了一個冷顫。

“能!能!”薛錦宏慌忙點頭站了起來,“自主研發的紅利我們不能讓出去,如果現在倡導米企技術合作的勢頭,我擔心會被市場不接受。

這一步,太冒險。

所以最為穩妥的處理方法,就是去找周於峰,谘詢下他,這采用共享平台的新商標,需要多少費用,隻要在個人PC機上有這商標,就足以說明一切問題!”

聽得這番話,柳明慶沉默了許久,他早就有了這樣的盤算,隻是之前與周於峰鬨了那麼大的矛盾,臉麵上下不來,但眼下正好被薛錦宏提出來,就順水推舟。

於是過了片刻後,柳明慶迫不及待地拿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