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晌,柳明慶緊緊握著電話筒都未言語一句,但一旁的薛錦宏卻更為緊張,一把手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恨不得讓他立刻就逃離這裡。

突然!

“咚”的一聲悶響,柳明慶抬手重重拍在桌子上,薛錦宏也跟著猛地顫抖,緊張到手心裡滿是汗珠,額頭上也溢位了虛汗。

“你媽的周於峰!”

“什麼東西!”

“狗屁的東西,怎麼出門不被車撞死!”

柳明慶喃喃自語,不斷地咒罵,本就是一張凶色的臉,此刻更是猙獰恐怖。

“頭,周於峰是不是說了難聽的話?那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孫子。”

薛錦宏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幫著柳明慶一起咒罵周於峰。

“頭,自主研發新商標的事,我想我們不必太過焦慮,人們的熱度就是這一陣子的事,冇準等我們的個人pc機正式上市時,早就忘了什麼新商標了,還不是哪家便宜去哪家,畢竟咱們冇研發成本的。”

片刻後,薛錦宏又是說起自己的看法,開始寬慰著柳明慶。

而華科榮六月份即將上市的電腦,成本就是要比自主研發的品牌低上不少,單純站在利益角度來看,柳明慶的選擇一點冇錯。

但你站在如此重要的位置,披著自主研發的外衣,享受著社會福利,占著茅坑不拉屎,就是你的錯了。

“如果對方不同意我們采用共享平台的新商標,那我們就走華米技術共享這條路,也搞一個噱頭,科技共享,所有人都該享受社會發展的福利,科技是不分國界的。

關鍵在於我們如何營銷,通過與米企的合作,實則是提高了本地的自主研發。”

薛錦宏不斷說著自己的意見,可柳明慶依舊是板著一張臉,一直沉默不語,事情一件件地擺出來,心裡不怵周於峰那是假的。

眼下真的是難辦了

“直接發展3g通訊?”

任飛飛聽到周董事長提到的這個佈局,瞬間眼睛明亮,伸出手指用力擺動,重重吐出一個詞彙:“框架!”

而一夥人的談話,也從辦公室到了飯桌上,一把手似乎與這位任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而對於任飛飛來說,終於找到組織了,原來有這麼一群人,與自己有同樣的夢想。

“便捷化是未來科技發展的重要核心,如何讓人們的生活更加便捷,會始終圍繞著這一點,而通訊行業的重要性,可以讓製造、交通、物流、醫療,等等等等,幾乎是所有行業都變得方便。”

周於峰言語激動,與任飛飛不由得緊緊握手,兩人這樣的情不自禁已經是多次了。

“所以如此重要的佈局,我們自己得有這個框架,不能用彆人的,說科技無國界,那就是屁話,是米企哄騙人的把戲!”

提到這個觀點,周於峰神色肅穆,對方隻不過是冇有把醜惡的嘴臉露出來罷了。

“對!科技有國界,咱們必須要有自己的框架,隻有這樣,腰才能直起來!”

任飛飛的情緒也逐漸高漲,這位含蓄的人不再含蓄,因為現在談的是他的夢想。

“我原來的打算,如果在2g的佈局上落後,那就發展3g,再落後,那就4g,還不行,就搞5g!

隻要是我不死,化為不倒閉,肯定要做出些成就的,當然,嗬嗬嗬提到5g這些話題,太遠了。”

任飛飛最後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與周於峰的相處,他心裡依舊是謹小慎微,擔心對方認為自己是吹噓的性格,不切實際,然後不聘用自己。

現在對於任飛飛來說,周於峰向自己伸出了一隻手,就是天大的機會。

“不遠,5g一點都不遠!”

周於峰點頭重重感歎,此刻湧起來的真情實感,他人是無法感同身受的。

上一世,當華夏5g技術遙遙領先時,人們的反應,會從一開始的激動,“哦,咱們領先了啊,太厲害了,此生無悔入華夏人。”

到最後,漸漸歸於平淡,甚至是忘了一家個人企業對社會、國家的貢獻。

可要知道,這一項框架的領先,需要他們付出幾十年的努力,承載著成千上萬人的夢想,他們已經為此奮鬥了一生,到了花甲的年紀。

“任大哥,我敬您一杯。”

周於峰雙手拿著酒杯站了起來,但這可讓任飛飛緊張起來,立即也雙手舉杯。

“為我們共同的夢想,乾杯!”

“來乾杯,不過周董事長,有您的支援,我想我們的框架夢,肯定會更早實現!”

眼下這兩位的表情都過於投入,完完全全忽視了身邊的其他人,這到底要不要舉杯一起喝一杯?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張奇誌時,見他默默低下來頭,頓時心領神會。

兩人喝完酒坐下之後,周於峰纔是餘光掃到了一旁的牛丹丹。

“嗯?牛隊,你怎麼還在這,不是上午的飛機嘛,怎麼?誤機了?”

周於峰隨口問道,夾著飯菜吃了起來。

“得,合著您到現在才注意到我,一路上我跟您說的那些話算白說了。”

牛丹丹無奈撇嘴,眼下要在京都多待幾天的,正好張總經理休息。

“任總,初次見麵,我敬您一杯酒。”

牛丹丹隨即拿著酒杯站起,表現得落落大方,這一把手抬舉的人,自己又不是傻子,知道該怎麼來事。

“呀呀呀,太太客氣了。”

任飛飛趕忙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與牛丹丹碰著喝了一杯,這是讓人家這樣的大明星主動敬自己酒,真就像做夢似的,太不可思議。

明明清早還是一路風塵仆仆,坐著綠皮火車,現在就這麼高檔次了?

“來來來,大家都敬咱們的任總一杯,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隨之張奇誌舉杯歡迎。

見狀,其他同誌們也紛紛舉杯,包間裡終於是熱鬨起來,不再是一把手和任飛飛同誌,兩人之間的親密對話。

這一頓飯,周於峰的嘴角始終是淡著笑意,因為身旁緊挨著的是任飛飛,這個心願達成,接下來就是收拾華科榮了,當初給你臉,你自己不要啊。

等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