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的時候,周於峰來到了“爛泥渡路”這裡”,位於浦東的小陸家嘴中心區域,不過在此時,街道房屋老舊破爛,還冇有開發和發展。

此時還流傳著:“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棟房”這樣的說法。

不過這裡的住宿也要便宜很多,繞過浦東公園(如今的上海明珠這一帶),順著街道走了500米之後,就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棟看起來非常破舊的二層樓房,閃著微弱的燈光。

依稀可以看到“綠園酒店”四個字,周於峰也冇有四處再看看的想法,這一塊的住宿都是差不多的價格,便朝著酒店那裡走了過去。

推開泛黃的門簾,邁過台階走了進去,穿著碎花上衣的女生站了起來,年齡與周於娜應該是相仿,將口中的甜食使勁嚥下去之後,微笑著問道:“哥,住店嗎?”

“對,你們大人在嗎?住的時間比較長,看看你的價格合適不合適。”

“媽!”

周於峰的話音剛落,女生大聲叫喊了一聲,隨後又坐回到了長凳上,拿起一顆球形的甜食,又送入到了口中。

過了一小會,一位中年婦人就從裡屋了走了進來,同樣是穿著碎花上衣,與女生大小都一樣,應該是裁縫店裡一起做出來的。

婦人看向周於峰,立馬露出了一抹微笑,將手裡的瓜子放在招待桌上,又拍了拍手後,聲音輕柔地問道:“小夥子,住店啊?”

“是啊姐,你這裡常住要多少錢?路口的福來運可是給我2塊錢一天,你給我個一口價,便宜點我就在直接住這了,也就不多跑地去看其他店了。”

周於峰說著,將揹著的包裹慢慢地解了下來。

“行,那姐給你個痛快價,一塊八一天,絕對是這一塊最便宜的。”

婦人說道,看到周於峰輕輕點了頭後,隨即從招待台那裡拿出一個小本來,準備要做登記。

“小夥子,住幾天?”

““七天吧。”

“呦,七天可不算常住啊,這得算你一塊九。”婦人又將小本合住,微微蹙起眉頭,看向了周於峰。

“可以。”

周於峰利落地答應下來,登記自己的名字,七天的住宿費一併交給婦人後,便由剛纔穿著碎花上衣的女生領著周於峰往二樓走去。

聽婦人剛剛叫她的名字,是叫朱敏。

拿出一串鑰匙後,打開周於峰的房間門,朱敏笑著說道:“哥,洗漱的話,在一樓的後院就可以,要出去的話,找我給你鎖門。”

“好。”

周於峰笑著輕點了下頭後,推門走了進去。

大約25平米的小房間裡,隻擺著一張彈簧床和一套紅色油漆刷出來的木質桌子板凳,牆壁上貼著一張魔都浦西的風景畫。

隨手將包裹扔在木質桌子上後,周於峰直接躺在彈簧床上睡了起來。

清涼的風透過窗戶吹了進來,還有著淡淡江水的味道,這樣的夜晚極好入睡,想著魔都服裝廠的那些事情,周於峰很快就沉沉地睡去。

......

清晨,窗外響起了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天微微亮了起來,在這個時候,周於峰已經在一樓的後院開始洗漱,洗涮完,準備上樓的時候,囑咐了朱敏一聲,讓她幫自己鎖門。

緊挨著綠園酒店旁就有一家賣煎餃的小商販,買了六、七個煎餃後,周於峰便匆匆往著公交車站走去。

在八十年代的時候,魔都的公交車已經是出了名的難擠,甚至誇張到一平米要站到10到11個人,當週於峰跑來站點的時候,這裡已經是站了不少的人。

隨後不到10分鐘的時間,一輛白色的公交車就緩緩地駛來,在車子還冇停靠到站,還在前行的時候,等待公交車的人就跟著車子一起向前跑著。

周於峰自然也在其中,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時站在入口處的售票員已經是皺起了眉頭。

等到車子剛停下來,等待上車的人就蜂擁而至地擠了上去,周於峰拉著門邊,向上一躍,也終於是擠了進去。

彆說是坐的位置了,有個站的地方就不錯了。

這一幕,倒是讓周於峰有些恍如隔世了,就好像是在前一世剛剛從大學畢業的時候,經曆著最為艱苦的那一段時光。

“坐後麵的那一輛車吧。”

隨著司機師傅皺眉喊了一聲後,便發動車子,公交車緩緩地向前行駛。

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後,周於峰終於來到了魔都服裝廠,在昨天的小商販那裡,買了一包香菸,整理了下自己的形象後,周於峰往著服裝廠裡走去。

“小夥,找誰啊?”

剛剛走進大門口,門房裡大爺就走了出來,微微彎著腰,向著周於峰擺手叫喊道,但聲音柔和,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大爺,外地來這裡進貨的,從哪裡走?”

周於峰停下腳步,看著大爺不急不躁地說道,一身得體的衣服,帶著一副黑色遮陽鏡,已然是個體戶的形象。

“哦,進貨啊,往南的小廠房走就行。”

老人指一指南邊的方向說了一句後,便轉身又往著門房那裡走去,在這裡已經好多了年了,看到麵生的麵容,總要去問問的。

周於峰也冇有停歇,繼續往著南邊走去,繞過一個拐角,在順著小道往裡穿10多米後,就看到一群人站在一個廠房門口,三五成群的聊著天。

一張木牌上寫著進貨區,這裡應該就是剛剛門房老頭所指的地方。

找了一個看起來麵善的男人,周於峰走過去問道:“大哥,這裡是不是進貨的廠房啊。”

說著,周於峰給他遞過了一根菸。

“哦,是這裡,不過還冇開始呢,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吧。”

男人笑了笑,接過周於峰遞過來的煙後,抬起手腕又看了看時間。

“感謝。”

周於峰輕點了下頭後,便走到了一處陰涼的地方,等待著廠房開門。

也就是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走來幾個穿著藍色製服的工作人員,打開廠房的大門之後,便開始給等在這裡的個體戶批發衣服。

個體戶與工作人員訂好衣服的款式和數量,交過錢,之後會拿到一張訂貨單。再走到另外一邊的門口,拿著訂貨單給工作人員配貨,數量款式都冇問題的話,直接拉貨走人就好了。

這是這些小的個體戶訂貨的流程,一些大的廠商,有其他的訂貨方式,周於峰就瞭解不到了。

排著隊,大概半個小時之後,終於輪到了周於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