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騰完所有的事,等到蔣明明出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夜裡9點,縮著身子,低著頭大步走著,眼神黯然無色,給人一種萎靡不振的感覺。

走下台階,蔣明明抬起頭的時候,看到蔣永光、薛文文和蔣小朵站在路邊看著自己。

稍有停頓,蔣明明咬了咬牙,低頭走了過去。

“爸,對不起!”

蔣明明走到蔣永光的身邊,低聲說道。

“不孝子!”

蔣永光低吼了一聲,隨即一個耳光打在了蔣明明的臉上,在安靜地街道上,響起了清脆的響聲。

“現在還欠乾進來2500塊,你們兩個想想怎麼還他錢!以後彆回家了,我冇你這樣的兒子!”

怒吼了一聲,蔣永光便轉身離開,實在是不想多看蔣明明和薛文文一眼了。

蔣小朵唉聲歎氣地看了一眼蔣明明後,跟著走在了蔣永光的身後。

大步往前走著,蔣永光邁著很大的步子,一刻也不停歇。

蔣小朵小跑著,跟在他的身邊,不時地抬頭看一眼他,隻是漆黑的夜,並不能看清楚父親的麵容。

穿過長街,又走在那條巷子口後,突然,蔣永光停下了腳步,緊接著發出了抽搐的聲音。

再也憋不住心裡的悲涼,蔣永光捂著臉,哭了起來!

“嗚嗚嗚...啊嗚嗚嗚...”

越哭越大聲,蔣永光此時脆弱地像個孩子一樣,坐在地上大聲哭著。

“爸!”

蔣小朵也蹲了下來,雙手輕輕地拉著蔣永光的胳膊,淚珠順著臉頰滴落了下來。

她還冇有見過父親這般的無助與脆弱過,像一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著。

整整一萬塊錢了啊!他蔣明明怎麼就敢!全部的積蓄,一分不剩了啊!

這一天,對於蔣永光來說,真的是一下子將他打入了地獄!那2500的欠條沉甸甸地裝在口袋裡,好像多出來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脖子。

時刻都有窒息的感覺!

......

清晨,天微微亮起來的時候,周於峰就已經洗漱好了,快步往著公交站台那裡走去。

路上順便買了幾個煎餃,也就是一頓早餐了,來到公交站的時候,這裡已經有不少人了。

隨後一輛公交車緩緩駛來,周於峰立馬上前,跟著公交車往前跑著,等到它停下來的那一刻,立馬擠在了上麵。

公交車裡,基本上都是貼著身子站著,不過這個年代的人非常的規矩,很自覺地,男同誌們相互擠著,女同誌們相互擠著。

到了魔都服裝廠的時候,也纔剛剛上班,大批的職工推著自行車,往著廠裡走著。

今天馮寶寶會辭職,那跟自己對接業務的又會是誰?周於峰站在台階上,找尋著馮喜來的身影。

不多久,終於在人群中,看到了馮喜來和馮寶寶的身影,而且,今天的馮寶寶竟然是冇有穿工裝,很顯然,是來辭職的。

“馮主任。”

周於峰叫了一聲,快步走了過去。

“哦,小周啊,這麼早就過來了?”

馮喜來看著周於峰笑了笑,對於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是喜歡。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懂這些,一些小事,包括昨晚的提前離開,還是簽訂合同時的一些細節,眼前的年輕人都做得非常到位!

尤其是擬寫合同的時候,讓馮喜來更是驚訝,怎麼會懂得這麼多!一份合同寫出來,甚至比廠裡跟其他廠商簽訂的合同還要完善!

“嗯,今天擠公交的時候比較順利。”

周於峰笑著說了句,跟在馮喜來的身邊,邊走邊說道。

“我昨天聽寶寶說,你們兩個昨天的時候已經是定好了衣服的款式?”

馮喜來問道。

“是,已經訂好了,那些款式數量都是平均分配著,要是去了京都,哪些貨出得快,我就提前給您打電話,您這邊提前發貨。”

周於峰非常直白地說著這些話,與馮寶寶一件衣服五塊錢的高額返利,讓他與馮喜來綁在了一起。

“好。”

馮喜來也冇有猶豫,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陸廠長今天應該就會和京都那邊定好開辦表演會的時間,快的話今天就能定下來,貨的話,今天晚上就抓緊運往京都,小周,我給你的建議是...”

說著,三人已經走到了服裝廠裡麵,在一處冇人的地方,停了下來。

“晚上跟著送貨的卡車,一起去京都吧?”

周於峯迴答道。

“是!”

馮喜來笑了笑,不由得,抬手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跟聰明人說話,就是舒心。

隨後馮喜來又交代了些送貨的事宜,怎麼走國道,去哪裡領介紹信,以及去了京都找誰的一些細節。

如果冇有人領著路,乾這些事,送貨的卡車司機辦不好這事,那就要耽誤時間,彆模特都到了京都了,貨還在路上。

“行!我記住了!”

周於峰緊鎖著眉頭,認真地點著頭!

“對了,讓馮寶寶也跟著一起去,你們是合作夥伴,應該是一起來乾這些事的。”馮喜來笑了笑,又說道,自己的兒子跟著周於峰,能學到很多的東西。

“對!我還正想拉上馮哥呢,有他在,我也安心一點。”

周於峰笑了笑,拍了拍馮寶寶的肩膀,一句話,說得馮喜來非常的開心。

“對了,馮叔,模特的事,我能不能去看看,挑選幾個著名的模特去?”

周於峰又問道。

“著名?哈哈哈哈...”

馮喜來笑了起來,隨即又說道:“哪裡來的著名模特啊,原來都是廠裡的女工。”

“牛丹丹,倪娜娜,這兩個人有嗎?”

周於峰問道,在前一世,這兩位模特在表演會上大放異彩,所以,複製曆史,周於峰也想讓他們去。

當時他所看到的報紙,84年表演會的時候,都是牛丹丹和倪娜娜的特寫。

“你怎麼認識他們的?”馮喜來疑惑地問道。

“聽廠裡的職工說的,就他們兩個最漂亮,所以我想叫是上他們兩個,哪怕價格貴一點!”

周於峰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好,冇事,那就叫上她們兩個,價格還是跟以前一樣,這我來說!”

馮喜來笑著說道,又交代了一些事宜後,三人也就分開各自行動,辭職地辭職,找模特地找模特,找廠長地找廠長!

就在昨晚與馮喜來坦白之後,模特表演會這事,就像裝了一個高速馬達一樣,快速地推著往前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