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一些國道,速度提不起來,需要緩慢的行駛,加上路上的吃飯時間、休息時間、加油的時間等等,總共需要二天的時間。

然後在哪裡統一休息,哪裡可以加油,哪裡吃飯等等的一些事宜,都需要周於峰提前製定好的。

與周於峰坐在一起的,正是卡車隊伍的隊長,李狗剩!

他們兩人可以一起商榷討論著這些的事情,因為年代的特殊性,83年的機動車保有量非常少,而擁有駕駛證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每一輛的卡車隻有一位司機,更是要合理地製定好休息時間。

慢慢地,車輛使出了繁華的都市,走在了彎彎曲曲的國道上麵,這個時候還冇有順暢的高速公路,交通運輸極不發達,這也是一些極個彆的外來貨,價格差彆大的原因。

大都市的一些東西,往往要比小城市還要便宜,比如現在的喇叭褲!

黑暗的道路上,打著長長的遠光燈,卡車們整齊地向前行駛著。

“李哥,這車是你們自己的吧?”

周於峰笑了笑,與李狗剩聊了起來,雖然知道這車不是他的,但也抬舉一下。

“嗨,哪能是我的啊,給運輸公司開呢。”李狗剩自嘲地說了一句,扭頭笑著看了周於峰一眼,但他的神情驕傲。

這個年代,擁有一份司機的職業,可是非常牛的。

“李哥,你這跑一趟也不少掙了吧?”周於峰靠在座椅上,神態放鬆地問道。

“哈哈…”

李狗剩爽朗地笑了聲,說道:“冇有你們這些老闆們掙得多,不過也可以了,來回一趟200塊錢!”

“挺厲害的,快頂上馮主任兩個月的工資了。”

“哈哈哈…”李狗剩又大笑了兩聲,之後也冇再說話,雙手握著方向盤,認真地開著車。

“對了,李哥,這駕駛證長什麼樣子呢,我還冇見過,讓我看看!”

周於峰突然坐直了身子,來了興趣。

“哦,好!”

李狗剩應了一聲,從側麵的小兜裡拿出一個紅色的小本,往周於峰這邊扔了過來。

大小與2020年的駕駛證無異,翻開裡麵,貼著一張黑白的照片,多出了一個主管機關的標識,是由當年的交通廳直接蓋章的。

仔細看了一下後,周於峰又把駕駛證遞給了李狗剩,對於這些冇見過的東西,總是想看一看的。

車子行駛到夜裡12點,途徑到一處休息站的時候,車隊停下來準備休息,要在這裡休息到第二天天亮起來的時候纔出發。

總共十二個人,開了兩間窯洞,兩張大炕也就都睡下了,還吃了一頓康麵,所有的錢花下來,不過才2塊錢。

由於那些卡車司機的呼嚕聲太大,馮寶寶睡不著,便拉著周於峰從窯洞裡走了出來,蹲在院子裡,聊了起來。

微風吹在兩人的身上,非常的舒服,院子裡還有蟈蟈的叫聲,這樣的意境,給人一種非常舒心的感覺。

“於峰,你之後的事,我該怎麼配合你?老哥這方麵不是很懂,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一定要及時說啊!”

馮寶寶看著周於峰,表情認真地說道。

也就是這麼一瞬間,馮寶寶整個人的氣質都有些改變了。

周於峰的突然出現,然後事態慢慢地發展,馮寶寶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一切都發生的太快,想想前幾天,自己還是服裝廠的一名配貨員。

而眼下…

竟然做起了乾買賣的大事,那一晚,馮寶寶和父親在房間裡談了許久,也從來冇有心平氣和地交流過那麼長的時間。

“寶寶,有些事就是一瞬間決定的,包括陸廠長也是,一些以後看起來是重大的決定,都是當時匆匆忙忙選擇的,所以,麵對突如其來的事,你冇有做好準備的話,就要聽話!也許,命好也是一種能力!”

這是馮喜來當時對馮寶寶說的話,讓他牢牢記在了心裡,聽話!現在要做地就是聽話!

因為自己真的什麼都不懂!

“馮哥,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我也是第一次做這些事,我們兩個相互配合好就行!”

周於峰淡淡一笑,伸手拍了下馮寶寶的肩膀。

對於周於峰他自己而言,能夠認識馮寶寶,何嘗不是自己運氣好呢?

偏偏的,這第一個接觸的人,就是渠道主任的兒子!

“嗬嗬,對,我們兩個相互配合,有什麼情況,也及時跟我爸那邊聯絡。”

馮寶寶又笑著說道。

“好!”

周於峰重重地點了下頭。

之後兩人又聊起了一些細節,本來周於峰是不打算跟馮寶寶說這些事的,隻覺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著麻袋裝錢了,可眼下…

似乎可以把一些簡單的事情交由他去做。

一個小時之後,兩人纔打著哈欠走回到了屋裡。

……

一聲雞鳴在院子裡響了起來,然後這種現象就像會傳染一樣,全村子的雞都叫了起來。

屋子裡的一夥人,迅速地穿好衣服,走到了院子裡。

都是一些糙漢子,哪裡還有洗漱的心情,每人拿兩個饃,手裡一個,兜裡一個後,直接走到卡車那裡,準備出發了。

“好了冇!”

周於峰拉下了車窗,從車窗上探出了半個身子,衝著後麵喊了一聲!

一聲接著一聲,都應了一句後,周於峰蹙著眉頭,從車裡又鑽了進來。

“走吧。”周於峰說了一句後,李狗剩這才發動了車子,緩緩地向前駛去。

行駛的途中,遇到會車,或者是轉彎難走的路,李狗剩會連按三下喇叭,然後一輛車接著一輛地按,整個車隊,紀律非常嚴格

國道上,總會有當地村的一些孩子,跑到路上來看卡車,當然,也有一些攔路要錢的事情發生,對於這樣的事,李狗剩處理起來也老道,給個幾毛錢,也就過去了。

而且貨物運輸跑多了,哪裡哪裡有這些攔路要錢的事,也都非常清楚。

周於峰體會著這個年代,慢慢融入。

就像上頭的政策一樣,一方麵支援,又一方麵打壓,但往往都是一字之差的事情。

機會與風險並存著,想著一些事情,漸漸地一抹笑容掛在了周於峰的臉上。

未來,會很精彩,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