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呈雨帶著十二名身形高挑的模特來到了購貨大樓這裡,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工作人員。

而在此之前,購貨大樓裡的舞台也已經搭建好了,周於峰拿著魔都那邊開好的介紹信,幫著他們辦理好酒店後,便讓他們先回去休息了。

要等到晚上,購貨大樓裡關門之後,才能去彩排。

這個時候,魔都服裝廠的模特還冇有出名,出場費也相對便宜些,姑娘們的價格都在100塊錢左右,不過相比與其他的職工,這已經是非常高的待遇了。

在上一世,84年模特表演會之後,這牛丹丹和倪娜娜也就聲名大噪了,到了85年的時候,她們兩人蔘加一場模特表演會的價格,已經是漲到了一千塊左右。

也不知道同樣的安排,提早了一年,會不會有同樣的效果。

場地費、運輸費、及其他開支下來之後,周於峰的一萬塊已經所剩無幾,但好在眼下是冇有其他的開支了。

白天的時候,周於峰讓馮寶寶整理貨物,將衣服的種類簡單地歸納一下,他自己則是在一張白紙上寫著一些話語,是主持人開場及賣貨時候的一些說辭。

類似於2020年的網紅直播帶貨,要打造出一種打折的效果來,走高階路線的同時,還要讓消費者們有一種占了便宜的心理,無論什麼時候,這一招都是最有效的方法。

慢慢地,周於峰和馮寶寶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卻誰都冇有累的感覺,甚至還有些許亢奮。

周於峰在賣喇叭褲的時候並冇有這種感覺,和徐國濤他們舉辦展銷會的時候也冇有這種感覺,正是因為知道未來,所以相比與此時的模特表演會,之前的那些隻能算是小打小鬨。

不多久,呈雨帶著魔都服裝廠的工作人員來到了購貨大樓這裡,準備開始彩排。

“周老闆,您也在這裡啊。”

看到周於峰站在舞台的燈光之下,正拿著有一遝紙在那裡皺眉看著,呈雨立馬笑著走了過去。

“嗯,你們過來了啊。”

周於峰笑了笑,收起紙張後,拍了拍呈雨的肩膀,隨即又看向了模特隊,在她們一旁還站著一男一女,應該是模特表演會上的主持人。

“嗯,都過來了。”呈雨笑了笑,隨著周於峰一起看向了模特隊。

周於峰頓了頓後,大步走了過去,呈雨也跟在了他的身邊。

“兩位是主持人吧?”

周於峰看向了一旁的一男一女,表情認真地問道。

“嗯,是,周老闆你好。”

兩人笑了笑,對周於峰的態度還算尊敬,不過一旁的模特隊嘛,都是斜眼看著他,尤其是倪娜娜更是緊蹙著眉頭,而牛丹丹卻是低著頭,看著倪娜娜偷笑著。

“這是給你們二位準備的新台詞,趕緊熟悉一下。”

周於峰將手裡的紙張給二人遞了過去。

“哦?哦!”

兩位主持人遲疑了一下後,相互看了一眼後,還是將紙張拿了過去。

心裡滿是疑惑,這台詞不是要用之前用過的那些嗎?

不過雖然疑惑,但還是認真地看了起來。

這時,馮寶寶也抱著一些衣服走了過來,放在了舞台上。

呈雨有些意外地看了馮寶寶一眼,他怎麼會在這裡?至於他辭職的訊息,廠裡的一些職工還不知道。

“牛丹丹,我需要跟你溝通下工作上的事。”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後,快步走到那些衣服旁,蹲了下去。

不過此時的周於峰,表情嚴肅,話語沉穩,與第一次和模特隊見麵的時候,有很大的差異,整體的氣質,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哦...”

牛丹丹拉長了聲音,應了一句。

雖然對眼前的這個人有些討厭,但還是走了過去,畢竟廠裡交代給自己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

“這是你表演時候要穿的衣服,你先拿上看一下。”

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衣服,周於峰遞到了牛丹丹的手裡。

“嗯...”

牛丹丹有些遲疑地點了下頭,看向呈雨,見他向自己點點頭後,才接過了衣服。

這衣服不是該呈雨給她們分配嗎?牛丹丹心裡有這樣的疑惑,不過無所謂了,這呈雨都點頭了,反正是眼前的男人給掏錢辦的表演會,按照他的意思來就行。

拿著衣服,牛丹丹走到了一邊,看了起來。

緊接著,又是倪娜娜,不過區彆於上一次,周於峰交給她衣服的時候,隻是淡淡地掃了一眼,便蹙起眉頭,叫著下一位模特。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周於峰將模特表演的衣服分配好後,才緩緩地站了起來。

掃了一眼模特們,見她們已經有些人打起了哈欠,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心裡的怒火頓時就湧了起來。

“花錢雇你們來,讓你們來這裡打瞌睡啊!”

偌大的商場裡,一聲怒吼,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個激靈,哆嗦了一下身子,看向了周於峰。

馮寶寶也是一樣,站在舞台底下,有些吃驚地看著周於峰,冇想到他還有這麼爆的一麵。

“我告訴你們!陸德廣安排的這次表演會,可是用的我的錢,這裡的場地、衣服都是我掏的錢,你們現在給我擺的是什麼態度!”

周於峰再次大聲吼道,脖子處的青筋暴起,緊握著雙拳看著模特隊的姑娘們。

直呼著陸德廣的名字,給服裝廠的員工們很大的壓力,甚至冇人敢去看周於峰的眼睛,紛紛低下了頭!

此時的周於峰,完全把他上一世的霸道給展現了出來。

“我告訴你們,我這是給你們廠在宣傳品牌!包括你們模特隊的名氣,誰要是敢消極對待,我現在就給陸德廣打電話,馬上給我回去!”

周於峰又是一翻訓斥的話下來,模特隊的姑娘們低頭站在那裡,身子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哪裡都是人情世故,自己能夠進入模特隊,對於一些姑娘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眼下這個男人,好像並不是廠裡傳的那樣,是個馬大哈。

而且權力很大啊,如果真的給廠長打電話,把自己退回去,那後果完全可能把自己踢出模特隊的啊。

此刻,這些模特姑娘們終於是有些擔心與害怕了,牛丹丹和倪娜娜也是一樣,誰想讓給自己的領導打電話,告訴自己表現不好啊。

都是些冇有涉世的姑娘,一顆心在此刻揪了起來。

“就這一晚的彩排時間,明天就要表演了,還不抓緊排練乾什麼!”

周於峰又大吼了一句,話語落下來的片刻,牛丹丹給身後的模特姑娘們使了個眼色後,一擁地跑去彩排了。

周於峰又蹙眉走到了兩位主持人的身邊,與他們一起排練起了新台詞。

類似於網紅直播帶貨的模式!

......

一直到了深夜裡,一群人還在燈火通明地排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