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了!錯了!衣服報錯價格了!”

隨著一聲高呼,一個身影閃到了舞台上麵,急切地叫喊道。

看著突如其來的這一幕,觀眾們自然是將目光全部放在了周於峰的身上。

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在舞台上麵,張牙舞爪、情緒激動地衝著主持人喊叫著。

“衣服報價錯了啊,一件衣服至少要110塊錢啊,現在報價100,我們廠裡一分錢也掙不到啊!”

周於峰情緒激動地大聲喊道,相比於某些帶貨的主播,要更加的入戲一些!

“不是都按出廠價格出售,我們服裝廠一分不掙嗎?”

男主持人看著周於峰,皺眉說了一句,不過話筒就在他嘴邊的不遠處,看似無意,但他的話能讓在場的每一位觀眾都能清楚地聽到。

“誰告訴你的啊,100塊錢一分不掙啊,要110塊錢才能賣啊。”

周於峰舉起雙手,用力地揮舞著,身子前後頓挫著,而聲音斷斷續續地從男主持人的話筒中傳了出來。

至少110塊才能賣,這句話,周於峰是湊到了話筒上說的,觀眾們都能夠清楚地聽到。

“那怎麼辦,可我已經告訴觀眾朋友們了啊,是要按照100塊錢的出廠價賣給我們的觀眾啊,就當做是福利。”

男主持人為難地說道。

“不行,要改價格,把價格改成110塊!”周於峰繼續咆哮道。

“好了,周經理,我們的主持人都說出去了,這次就當福利給了我們京都的朋友吧!”

這時,從舞台上大步走來一個身形矮小的男人,帶著眼鏡,步伐沉穩,已然一副領導乾部的形象。

正是馮寶寶。

“不要損害我們魔都服裝廠的名譽,都說出去了,現在改價格,這不是欺騙我們觀眾同誌們嘛,好了,就按照這個價格賣,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馮寶寶大聲說道,伸手抓住了周於峰的胳膊,不過在此時,周於峰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因為緊張在發抖。

好在剛剛說的那番話並冇有顫抖,同樣也是湊到了男主持人的話筒邊上。

“走吧!”

馮寶寶又大聲說了一句,拉著周於峰往著台下走去。

“就是!還改什麼價格!”

“什麼人啊!”

“還有改價格的!”

“快下去吧!”

聽到馮寶寶正義凜然且大氣的話,一些觀眾們都嘀咕了起來,有些不滿地看著周於峰。

周於峰被拉著緩步走著,臨下舞台的時候,還扭頭瞪了主持人一眼。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所有觀眾都是皺眉看著這一切,在看向主持人的時候,都是有些同情他的。

具體的情況也大致瞭解,主持人剛剛報錯了衣服的價格,本該是要110塊賣的衣服,報成了廠家出貨價,100塊,而魔都服裝廠一分不掙。

緩緩地,男主持人再次舉起了話筒,聲音有些低沉地說道:“大家有需要的話就去那邊排隊購買吧,統一按照出貨價100塊錢賣給大家。”

說完,男主持人看起來有些失落地退回到舞台後方,女主持人也是一樣,慢慢地退出了舞台。

而隨後,舞台上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模特們開始了她們第二輪的表演。

這時,在舞台的一側,衣服售賣台那裡,工作人員大喊了起來:

“大家要買的過來排隊啊,模特剛剛穿的衣服,是有排號的,要買幾號的衣服,直接過來念號碼就行,和模特們的衣服一模一樣啊。”

隨著這一聲喊叫,一些女同誌們再也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本來就想買台上那些模特穿著的好看衣服,比淘寶還要直觀的賣家秀,又這麼不會讓人心動呢?

而且還是廠家的出貨價,現在不買,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給我拿一件一號服裝,就是第一個模特表演時,穿的那一件。”

一位女同誌小跑了過去,高呼一聲,同時手放在口袋裡,做出掏錢的動作。

“好!”

工作人員高呼了一聲,有的給拿衣服,有的作登記,又有的收錢,井然有序地售賣著衣服。

看到這一幕,一擁而上的情景終於發生了,女同誌們連此時的表演會都顧不上看,爭先恐後地跑去買衣服,原本在二樓、三樓的女同誌也紛紛下樓,往著售賣台那裡擠去。

“給我拿7號!就是個子最高的那個模特穿的衣服!”

“給我拿5號!我要5號!”

“彆擠我,給我拿9號,先給我拿!”

“我先來的,先給我拿,我要3號!”

一瞬間,售賣台那裡變得異常擁擠,而此時馮寶寶也跑去那裡維護起了秩序,大聲叫喊著讓排隊!

“大家不要擠了,既然是答應給大家的福利,肯定會100塊錢賣給大家的,不會食言的,我們可是魔都服裝廠的,不會隨便改價的,大家有序排隊啊!”

馮寶寶大聲地叫喊著,此時他的雙腿都是顫抖著,這幅瘋搶的購買場景,他做夢都不會想到的。

而且,這賣一件衣服,自己就能白白地拿5塊錢了啊!

周於峰在舞台的後麵,仰頭眺望著購貨台那裡,之前一顆懸著的心,此刻終於是落在了肚子裡。

至少現在,拿現場的瘋搶程度來講,是比84年代時候,從報紙上瞭解到的情況還要更加擁擠的。

以售賣台為中心,竟然是被前來購買的顧客給團團地圍住了。

連此時在T台上表演的模特們,都會忍不住往著售賣台看上幾眼,尤其是牛丹丹,一直注視著那邊,好幾次,差點出現了失誤的情況。

從周於峰暴跳如雷地發火開始,這些模特們就對他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變,加上此時的這一番場景...

走完秀,下舞台時,牛丹丹經過了周於峰的身邊,在之前,連看都不會去看他一眼的,此刻,卻是偷偷地將目光落在了那張消瘦麵頰上好幾秒。

“呼...”

周於峰不由得長籲了一口氣,此刻的心裡終於是放鬆了下來。

在剛剛與主持人們配合表演的時候,周於峰的心一直都是懸在半空的,2020年的風靡一時的直播帶貨方式,現在人可以接受嗎?他也不是很確定。

表演的時候,一直都是合情合理的發展!價格的差異不是很大,讓人能夠接受,主持人的表現,馮寶寶的登場,所有的一切,都是趨於真實性的。

不像2020年那樣的不切實際,出現大吼大叫,甚至動手的情況來博得網友的眼球!

一件東西,定價幾千上萬,最後降到了幾十塊錢,這樣誇張的降價幅度,居然還有人相信那些主播。

緩緩地,周於峰坐在了地上,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