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周於峰是個什麼東西啊。”

緊蹙著眉頭走在街道上,沈自染氣鼓鼓地說道。

“唉,那種人,自染你也看到了,莫名其妙的,以後見了那種流氓,一定要躲得遠遠的。”

跟在沈自染的身邊,朱軍同樣氣憤地說道。

“那種人,真是噁心!”

沈自染又咬牙切齒地說了句後,板著一張臉越走越快,朱軍提了提手裡的檔案後,快步地跟在她的身邊。

“自染,你拿的東西太多了,我給你拿點吧。”

朱軍用下巴摁在檔案上,空出一隻手準備去拿沈自染手裡的檔案時,沈自染突然撇過了身子,蹙眉說道:

“好了,快走吧,讓那個流氓耽誤了些時間,彆過去遲到了。”

“行…行吧。”

朱軍淡淡地笑了一聲,將伸出的手,有些尷尬地握了握拳,繼續跟在了她的身後。

繞過百貨大樓那裡,又走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沈自染和朱軍就來到了工商局這裡。

本來還不到下班的時間點,但有一個身影一直守在了工商局的大門口那裡,看到沈自染的身影後,立馬就小跑了過去。

“呦,自染,怎麼拿這麼多的東西啊,快給我!”

跑來的正是張棟梁,立馬伸手抓住沈自染手裡的檔案,拿到了自己的手裡。

“誒呀,不用的,張主任,我自己可以拿的。”

沈自染輕笑了一聲後,試著想要伸手再拿迴檔案,但張棟梁已經是走在了前麵。

“你大伯已經到劉局的辦公室了,正好我們過去把這些東西放下後,一起去吃飯。”

張棟梁扭頭看了一眼沈自染,笑嗬嗬地說道。

“張主任,工作的時候,他就是沈書記,並不我的什麼大伯。”

跟在後麵,沈自染蹙眉提醒了一句。

“嗯嗯,好,是我口誤了,嗬嗬嗬…”

說著,張棟梁最後嬉笑了起來,帶著沈自染和朱軍,往著辦公樓上走去。

而此時在劉金堂的辦公室裡,他正在給浙海市的沈佑平書記彙報著工作。

在劉金堂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沈佑平將戴著的老花鏡拿了下來,抬起頭時,麵容上帶著一抹微笑,稍有停頓後,沈書記緩緩地說了起來:

“嗯,都挺不錯的,這些民營企業確實給浙海市創造了不少的價值啊,一會等到稅務局的同誌們過來,看看它們上半年的納稅情況,所有的一切就一目瞭然了啊。”

“沈書記,可不光是這一些,那些民營企業所解決的就業問題,也起著很大的作用啊。”

劉金堂微微向前傾著身子,笑著說道。

“冇錯,像開夜市、鼓勵插隊知青去百貨大樓裡租賃攤位,這些雖然是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就業問題,但從整體來看,效果還不太顯著,還是得依靠著民營企業來帶動當地的就業問題。

而且現在就個體戶而言,那些插隊知青們的熱情度也不是很高,在夜市那裡,還不是空著大半嘛,這也導致我們一直不敢開辦第二個夜市。

所以目前的重心還是要放在鼓勵民營企業開設工廠這一塊。”

沈佑平不急不躁地說完,拿起桌子上的茶缸,吹了下熱氣之後,輕抿了一口茶水。

“是啊,沈書記,您說得太對了,還是得鼓勵民營企業的發展,下午的時候,有一個小夥要過來,之前跟我交談過,是想開辦一個服裝廠。”

劉金堂說道。

“是嗎?那這是好事。”

沈佑平嘴角微微上揚,望著劉金堂,兩人的目光在一起交織了片刻,麵容的肌肉輕輕地抽搐了幾下。

劉金堂張嘴,剛想說些什麼,正好響起了敲門聲。

見沈佑平點了點頭後,劉金堂纔是沉聲叫道:“請進!”

緩緩地,房門被推開,張棟梁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領著沈自染和朱軍走進了辦公室。

“呦,稅務部的同誌們來了啊,還讓你們拿著這麼多的東西,真是辛苦了。”

沈佑平站了起來,看著沈自染笑著說道。

自家的侄女,冇有像了她爸,倒是跟大伯有著幾分的相似。

“不辛苦,應該做的。”

沈自染輕輕地搖了下頭,帶著幾分調皮。

“嗬嗬。”沈佑平輕笑一聲,眼神中多了幾分的寵溺。

“這是我的同事,朱軍。”

隨即,沈自染又拍了拍朱軍的肩膀,介紹了他一下。

“啊!”

朱軍很明顯地驚了一下,他冇有想到沈自染會突然地介紹自己,驚呼一聲後,立即就彎下了腰,聲音哆哆嗦嗦地說道:“沈...沈...書記好。”

“你好啊,小同誌。”

沈佑平輕輕地點了下頭,隨即又提議道:“那我們先開始工作吧,等把工作都完成,我們再一起吃飯。”

聽到這話,朱軍和劉棟梁都是使勁地點頭,兩人的額頭處都是溢位了一層的汗珠。

將手裡的檔案放在桌子上後,沈自染和朱軍便開始計算了起來,此時朱軍整個人都是亢奮的,身子挺得筆直,呼吸也變重了許多。

之前朱軍是有心理準備的,知道沈自染的這些關係,但真當自己麵對這種大人物的時候,心裡的緊張是完全地剋製不住的。

但在心裡,尤其是在剛剛沈自染介紹自己的時候,朱軍的情愫更加地印得深刻了。

......

周於峰來到圖書館的時候,麵容平淡,就好像之前的爭吵,不是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一樣。

安靜地坐在長木桌子上,將剩餘的那點書看完之後,周於峰起身又把書歸還到了蔣小朵的手裡。

“小朵,中午的時候,順便一起吃個飯吧,正好跟你說一些事情。”

跟著蔣小朵來到後麵的書架那裡,周於峰邊說道。

蔣小朵冇有當下回答,繼續翻著手裡的書籍,周於峰看不到她此時的麵容,隻是跟在她的身後。

“小朵?”

又輕聲叫了一句,周於峰伸手拉了下蔣小朵的胳膊,側著身子看向她的麵容時,卻發現,眼眶那裡微微有些紅潤了。

“不...不要去了吧,我現在每天都覺得好累,現在隻想回去睡覺!”

輕聲細語地說著,蔣小朵緊抿著嘴,繼續翻著手裡的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