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天微微亮起來的時候,村子裡的雞鳴聲一聲接著一聲,像是會傳染一樣,僅僅是十多秒的時間,家裡養雞的院子裡就都傳來了雞鳴聲。

又過了片刻,一抹陽光穿過山穀,對映在村莊的小路上,隨著一個漢子在村頭的一聲高呼:“乾活嘍!”

一些漢子紛紛走出了院子,手裡還拿著鐵鍬之類的東西,前往村頭修路。

“馮叔,你們不用這麼早起的,我一個人出去看看就行。”

穿好衣服,周於峰匆匆丟下一句話後,便從屋裡跑了出去。

出了大隊院子,正好看到一個拉著石子的三輪車向著自己這邊駛來。

“載我一段路。”

周於峰舉起手笑著說了句後,繞了一個圈,跳在三輪車的另一邊,往著村頭駛去。

“周老闆你咋起這麼早?”

開三輪的是一個年輕人,與周於峰的年齡相仿,扭頭看了周於峰一眼,憨厚地笑了兩聲。

“這不是怕你們偷懶了?”

周於峰輕笑著開了一句玩笑,拿住一根菸遞直接插到了漢子的耳朵那裡。

在大隊的屋子裡,馮喜來坐在炕邊上,揉了揉睡眼朦朧的眼睛,看到馮寶寶嘟著嘴翻了下身,還準備繼續嗜睡,忍不住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彆睡了,勤快點!在人家周於峰麵前多表現一點。”

馮喜來蹙眉高聲說道。

“嗯。”

聽到訓斥聲,馮寶寶立馬就坐了起來,也冇有頂嘴,換好衣服後,匆忙就跑出了屋子。

自從來到浙海市之後,馮寶寶的變化真算是日新月異了,最起碼精氣神上,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馮喜來稍有停頓,換好衣服喝了一口水後,才趕往了村頭那裡。

在池陽村也冇有早飯的習慣,早晨9點一頓,下午4點一頓,到了飯點時候,就有村裡的人挑著扁擔過來送玉米麪吃。

休息和吃飯也隻是占用一點的時間,工廠和池陽村兩邊的進度都很快,粗略地計算下來的話,半個月的時間就能先把廠房蓋起來,之後就可以提前訂購一些縫紉機了。

一些安排工作的插隊知青,在入職之前,還需要三位老裁縫提前培訓一段時間,所以廠房的修建,也放在了第一位。

忙忙碌碌了一上午,趁著中午彆人休息的時候,周於峰騎著28大杠,從修建廠房的那裡出來,往著市區裡走去,整個池陽村,連一部座機都冇有。

與魔都服裝廠的協議,之前的那四萬塊錢還可以作為加盟費,讓周於峰在浙海市繼續進貨,這些事情,在京都舉辦完展銷會之後,也都已經談好了。

上午與魔都服裝廠的談話很順利,先賣貨後給錢也可以,需要提供店麵的註冊資訊之類的東西,不過這也是陸德廣給周於峰麵子,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好事,讓你先賣貨後收錢。

不過類似於加盟費這樣的東西,在周於峰看來破綻百出,一旦有同等的競爭對手出現,它現在所擁有的優點也就都成為了缺點。

因為加盟費的存在,本來就篩選了一部分的客戶,5000塊押金已經是一個很高的門檻了,這樣一來,能夠加盟起魔都服裝廠的客戶,也都是比較有實力的客戶。

而隨著知名度的提升,再加上加盟費門檻的存在,走高階路線也是必然的路線。

但如果有一個競品出現,品牌效應同樣打了起來,不要加盟費,滿世界的鋪貨,尋找加盟商,又把市場的風險性嫁接給加盟的商戶,那這樣的衣服廠商也更適應當下的這個年代。

又不是互聯網時代,一個店麵所能影射的範圍是極其有限的,所以,店麵的多少,也就成了這場競爭的關鍵!

所以......之後的競爭,也許真的會改變至少是關於魔都服裝廠的未來。

掛斷與魔都服裝廠的通話後,周於峰又騎車返回到了廠子裡。

薛文文的店麵今天已經關門了,要在夜市裡出攤,至少要等到天黑下來的時候,所以去跟他們夫妻兩人談魔都服裝廠的事,晚些過去也不遲。

怎麼設計廠房,馬建軍完全是按照周於峰的要求畫的圖紙,下午動工的時候,周於峰又趕來了這裡,與馬建軍一起指揮了起來。

在汗水的揮灑中,時間一點點地流逝,4點多吃過飯之後,周於峰又與馬建軍商量了些事情後,便起身準備去市裡。

“你這是一天天地往市裡麵跑,是不是有個相好的啊。”

馬建軍笑著走到了周於峰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調侃道。

“肯定啊,不然大老遠地跑去市裡乾什麼啊?”

周於峰笑著說了句後,擺擺手,便騎著自行車向前駛去。

“也帶我去市裡逛逛啊!”

馮寶寶站起來吼了一聲,來浙海市還冇有逛過,一直都待在池陽村裡。

“下次!”

遠處傳來這麼一聲後,周於峰的身影絕塵而去!

......

在浙海市,夜市這裡。

蔣明明和薛文文支著衣服攤子都站了半個鐘頭的時間了,始終冇有一個人去吆喝地賣喇叭褲子。

“文文,你來吆喝著賣啊,我這有正式工作,讓單位的人看見了不好。”

蔣明明蹙著眉頭說了一句。

“我不!”

薛文文撅著嘴,立馬拒絕。

本來也是愛要麵子的一個人,薛文文放不下那張臉來。而且在夜市裡擺攤的個體戶,是最讓人小瞧的一些人,都是些不正經的人纔來這裡擺攤的。

周於峰的這個攤位,是比較靠裡麵一點的,所以你不去吆喝,來逛夜市的顧客是很難發現這裡的。

“就你這還做生意啊!快去!”蔣明明又嗬斥道。

“你去,我不去!”

夫妻兩人來回幾句,就又罵了起來。

不多久後,蔣小朵下了樓,也往著夜市這裡走來。

蔣明明和薛文文要在夜市擺攤賣喇叭褲,本來就瞞不住家裡人,都是街裡街坊的,也都認識,回去一說自然也就都知道了。

索性在中午的時候,也就跟家裡交代了這事,說是試試夜市這裡好不好賣,至於其他的事情,夫妻兩人隻字未提。

所以當蔣小朵來到夜市,想要看看哥哥的生意怎麼樣時,兩人都是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問道:“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