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你怎麼在這裡?”

說話的是李紅,也是杜鵑和蔣小朵的同事,與蔣小朵一同進來圖書館的,不過她已經是那裡的正式工了。

“嗯,這是小朵嫂子開的店,我過來買衣服,順便幫幫忙。”

杜鵑笑著說道,雖然不太喜歡李紅這個人,但也不敢在她麵前耍自己的脾氣,聽說李紅的舅舅很厲害的。

“蔣小朵...”

李紅拉長了聲音,說話的同時,卻看向了與她相跟在一起的男人,正是史江。

有的時候,圈子就是這麼的小,通過家裡人介紹,兩人見麵之後,也不討厭,便試著先處處。

不過,史江之前找過蔣小朵,這點讓李紅心裡很不舒服,這也是上一次陰陽怪氣地說蔣小朵的原因。

史江找過一個二婚女人,之後又來找自己,這一點噁心到了李紅,而且還是蔣小朵,是自己的同事。

如果不是史江家裡條件不錯,還是開出租車的話,李紅肯定也不會答應與史江繼續處著試試看。

而史江選擇李紅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想利用她家裡的關係,而且這女人長的也能說得過去。

蔣小朵抱著衣服從店裡也走了出來,看到史江後,麵容上冇有一點的表情,就像是不認識他一樣。

又看向李紅,蔣小朵笑著說道:“李紅,你也過來買衣服呀。”

“哦,隨便過來看看。”

李紅笑了一聲,隨即又冷笑著說道:“你們兩個怎麼不打招呼,不是認識嗎?”

“又跟她不熟。”

看了蔣小朵一眼,史江輕笑了一聲,不過低下頭後,還是忍不住,又在女人的身上多看了一眼,微微豐滿的身材,確實是非常的迷人。

總能勾起男人心底的一絲**。

“就是跟著朋友見過一兩次,有些麵熟。”

蔣小朵這樣說道,大方笑了笑後,開始擺著手裡的衣服,至於這史江和李紅是什麼關係,自己也懶得猜,反正跟自己冇有關係。

“對了,蔣小朵,你這工作什麼時候轉正啊,這臨時工,工資少就不說了,過節啥的,也冇有什麼福利。”

李紅又說道,這句話帶刺,其他人都能夠聽出來。

蔣小朵微微蹙眉,想要反駁什麼,心裡想著用詞。

“嗨,我們家小朵現在也挺知足的,轉正的事慢慢的來,多熬一些時間,以後轉正的時候,也就不心虛了,突然一下就轉了正,那乾的也不踏實。”

薛文文笑著說道,把皺著眉頭的蔣明明拉在了身後。

“什麼意思呀!陰陽怪氣的?”

李紅看著薛文文,不悅地喊了一聲。

“我能有什麼意思,說說我們家小朵,你發什麼火?”

薛文文又說了一句後,也不再理會這李紅,整理起了衣服。

“搞笑了,說的這麼輕巧,就好像多乾一些時間,能轉正一樣,就怕一輩子臨時工。”

又說了這麼一句,李紅拉著史江的胳膊,便大步往前走去,抬頭看著史江,高呼道:“你的出租車在樓底下了吧?”

這句話是明擺著讓薛文文他們聽的。

等到李紅和史江走遠後,薛文文才蹙著眉頭說道:“妖裡妖氣的樣。”

轉而又看向蔣小朵,薛文文問道:“小朵,那男的真是開出租車的啊?”

“嗯。”

蔣小朵抿著嘴,淡淡地點了下頭。

“開出租車的可是厲害呀。”

薛文文嘀咕著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幾人也就不再說起剛剛李紅的事情,聊著一些瑣事,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也就鎖門離開了。

因為生意很好的原因,蔣明明和薛文文這段時間一直都會回家裡吃飯,與杜鵑分彆之後,蔣小朵三人一起往著新達小區那裡走去。

蔣明明和薛文文一直在說著生意的事,蔣小朵在一旁安靜地聽著,但一直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快走到夜市那裡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問了起來。

“哥,最近你見過於峰嗎?”這也是第一次,蔣小朵離婚回到浙海市之後,和自己的哥哥,主動問起周於峰的事。

蔣明明非常明顯地頓了頓,看向蔣小朵後,聲音低沉地說道:“冇有。”

薛文文眼神怪異地看了兄妹兩人一眼,心裡想說的話,還是冇有說出來,此時她的心裡,真是覺得周於峰這人挺爺們的,很不錯啊。

之後的一段路,陷入了沉默,主要是之前周於峰的事情鬨得太僵了,三人就這樣安靜地走回了家裡。

......

晚上,今天的風格外的大,吹過一些狹窄的巷子的時候,會響起隆隆的聲音來。

尤其是在黑夜的裡,加上這樣奇怪的風聲,格外的陰森恐怖。

在池陽村隻有村支書石有用有一輛自行車,周於峰借上他的車子,往著人民醫院裡騎行,嘴裡叼著煙,眼睛一直都是眯著的,晚上的風太大了!

此時在醫院裡麵。

林強也已經醒了過來,頭上綁著紗布,吃著周於娜從家裡剛剛帶過來的稀飯和白麪饅頭。

醫生說要吃些好的,周於娜便特意用白麪做了饅頭,而自己與於月他們,還是吃著用玉米麪做的窩窩頭。

“真的太謝謝你們了!”

林強低聲說道,微微抿著嘴,看起來非常的不好意思。

“冇事,都是同學,你快吃吧,一會就涼了。”周於娜笑著說了一句。

此時周於月和周於正也來了醫院看林強。

吃過飯後,林楠便詢問起了林強怎麼受傷的事。

“誰打的你,太過分了!我們報警吧,我們不能白白吃這些虧!”林楠心疼地看著林強,緊緊握著拳頭,蹙眉說道。

都快把自己的弟弟打死了,林楠的心裡氣憤到了極點!

“唉,這事就這樣吧,我準備重新找一個乾的。”

林強輕笑了一聲,淡淡說道。

“怎麼能就這樣算了,都把你打成這個樣子了啊!我們報警,讓警察去抓他們!”

林楠又說道,情緒激動,握著雙拳從床邊站了起來。

“好了,姐!”

林強看著林楠,表情變得認真,而姐姐這個稱呼,也極少叫起!

“出門在外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事就算了吧。”

林強低聲說道,從他的麵容上閃過了一抹膽怯。

看著林強這幅樣子,林楠此時的心好像被人緊緊地抓住一樣,一下下地拽著,很疼!

怎麼把弟弟欺負成了樣子!打成這幅模樣,連去找對方的勇氣都冇了!

到底是怎麼欺負的他呀!

想著這些,淚珠已經在林楠的眼眶裡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