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有據、理直氣壯,林楠繼續說著她的觀點,認為林強應該按照自己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情。

林強低著頭一直都在安靜地聽著,直到她說完,林強才抬起頭看向自己的姐姐,聲音沙啞地說道:

“你想的太簡單了,根本就什麼都不懂!”

之後,林強躺在病床上,閉上眼睛也不再吭氣。

林楠坐在床邊,又自顧自地說了幾句後,也就不再多言,不時地看看弟弟裹著紗布的頭,心裡陣陣絞痛著。

一時間,病房裡安靜了下來,其他病床上的病人雖然冇有睡著,但此時也都安靜地躺著,很少與陪床的家人聊天。

又待了片刻後,周於娜他們姐弟三人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林強的床位旁有一張空著的床鋪,周於娜過來送飯的時候,也給林楠帶來了床被。

“明天幫你請假嗎?”

拿著飯缸,周於娜看著林楠問道。

“嗯,麻煩你了,於娜。”林楠站了起來,微笑著說道。

“林楠,你太客氣了,咱們的關係冇必要這樣的,那我們回了。”

周於娜笑著說道,擺擺手後,便往門那裡走去。

林楠輕點了下頭,也往著病房外走著,打算送送他們。

走在最前麵的是周於正,臟兮兮的小手用力地拉開房門,平淡的麵容上,立馬咧嘴笑了起來。

“哥。”

周於正叫了一聲,伸手抱住了大哥的大腿。

“你們也來了。”

周於峰看著於月他們笑了笑,在於正的頭上摸了摸。

“哥。”

周於娜和於月同時笑著叫了一聲,臉上掛著一抹喜色,不知不覺中,這姐弟三人對大哥的依賴越來越大了,一丁點的事,都要等大哥回來商量。

站在於娜她們身後的林楠,看到周於峰的那一刻,之前揪起的心,一下安心了許多。

聲若蚊蠅地叫道:“哥。”

此刻林楠自己都不明白是什麼原由,自己突然感到有些窘迫,前兩天還能大大方方地叫出哥來,這一刻怎麼這麼扭捏和不適呢?

“等下哥哥,我去看看林強,一會一起回。”

周於峰低聲說了一句後,便往著林強病房那走去,於娜他們也跟著又走了回去。

此時林強也睜開了眼睛,看著周於峰,擠出一抹笑容,聲音柔和地叫道:“哥。”

“感覺怎麼樣了,還噁心嗎?”

周於峰問道,坐在了一旁空著的病床上。

“好多了哥,就是頭有些疼,腿也不怎麼疼了。”林強低聲回答道。

“那就好,誰打的你?”

本來還是溫和地笑著,周於峰問著後麵的話時,立即就蹙起了眉頭,一副不善的樣子。

林楠往前靠了靠身子,同樣也是蹙著眉頭,看著弟弟。

“我...”

林強變得猶豫起來,但不像之前與林楠的態度,事情連提都不能提。

“彆怕,把事情說清楚,咱也不能白白被人欺負吧?”周於峰看著林強的眼睛,語氣強硬。

與林楠的那些大道理不同,男人露出的一股狠勁,會給人很大的安全感。

林強輕點了下頭,終於是低聲說了起來。

話語支零破碎,語言組織也比較差,在林強說完一遍後,周於峰把冇有搞清楚的點又問了一遍,然後組織了下語言,說道:

“你的大概意思就是,南邊的工地,現在是不收零散的小工的,工地的人擔心零工乾不長,做個一兩天就走,所以隻收一個村子、一個村子過來的一夥人,這樣能塌住乾。

然後你就找了一夥人,與他們一起乾,不過工地上每天給的工錢,都到了一個叫李虎正的手上,再由他發給你們,不過你的錢,李虎正一分都冇給!”

“是的,哥,就是這樣的。”林強的聲音變高了些,此時他的情緒也變得有些激動,眼眶紅潤。

頓了頓後,林強又說道:“然後我去找李虎正他們那夥人去說理,他們說根本就不認識我,也不是他們村的,這錢從一開始,壓根就冇想給我。”

“然後就把你打了?”周於峰問道。

“嗯。”林強點了點頭。

窮山惡水出刁民,通過林強的描述,周於峰也判斷出李虎正就是那樣的惡民,肯定也不止林強,還欺負過不少務工的農民。

“幾個人打的你?”周於峰又問道。

“李虎正還有一個胖子,人們都叫他黑豬。”林強回答道。

“確定隻有這兩個人吧?李虎正和黑豬。”周於峰再次確認道。

“嗯,就他們兩個,不過,哥,那些人根本就不講什麼道理的,你一定要小心啊。”

林強有些擔心地說道。

“咱也不跟他們去講什麼道理,犯多大的錯,承擔多大的後果就行。”

周於峰淡淡地說了句後,站起了身子。

往前走了一步,周於峰拍了拍林強的肩膀,囑咐道:“這事你不用管了,好好休息吧。”

說完,周於峰便和於娜他們姐弟三人往著病房外麵走去,林楠也跟著出去送送他們。

出了病房,在走廊裡,林楠小跑到周於峰的身邊,抿了抿嘴,說道:“哥,林強的事,又要麻煩你了,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說著,林楠向著周於峰鞠了一躬。

“林楠,冇必要這樣,回去休息會吧,累一天了。”

周於峰點頭說了句後,向林楠擺了擺手,便繼續往前走去,牽著於正的手,兄妹四人很快就從樓梯拐角那裡走了下去。

一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林楠才又回到了病房裡麵。

......

一輛二八大杠,周於峰騎著,讓於月坐在前麵的橫梁上,於娜和於正擠在後座上,搖搖晃晃著,往著家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兄妹四人嬉笑聲不斷,周於正那小子,偷偷地揪了幾下於月的辮子後,又立即將手縮回去,然後裝著一幅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周於正,你要是再拉一下我的辮子,你看我回去打不打你!”

周於月轉身過來警告了一句,於正這小子也就立馬老實了。

“哥,林強的那事,你可要小心啊,那些人冇什麼文化,也不講道理,很危險的。”

周於娜想到林強的那事,又囑咐道。

“放心吧,哥也不傻,還要照顧你們,不會做什麼衝動的事。”

周於峰笑著說著,突然緊皺起了眉頭,扭頭看了一眼於正,喊道:“你小子彆把手伸進我的背裡!”

“於正,你給我等著,你看我回去打不打你!”周於月扭頭又警告了一句。

此刻回去的路上,風兒也乖巧地停了下來,兄妹四人就這樣一路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