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是水果多發一點,工人們就更加不會有怨言了,但利潤還是有的,就算比市場價低一點,那也省去了運輸成本,利潤空間還是非常可觀的。”

周於峰個繼續說道,眼神變得凝重,整個人的氣質都有些變了。

“是是啊。”

陳國達點了點頭,其實周於峰剛剛說的,他還是冇大明白,但覺得這件事肯定是有賺頭的。

這時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又把碟子裡的那些肉都吃完後,周於峰扶著陳國達,在女服務員幽怨的眼神中,走出了飯店。

“陳哥,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把陳國達扶上摩托車後,周於峰有些擔憂地問道。

“啊?你會騎摩托車嗎?”

陳國達搖頭問道,他的整張臉已經通紅,顯然是有些上頭了。

“會,我都會修,怎麼騎不了這玩意呢。”

周於峰騎在了摩托車上,陳國達摟著他的後背,踩動離合,發動油門後,向著黑暗的小道中駛去

送回陳國達,放好摩托車後,周於峰便向混合大院裡走去。

這裡離混合大院也不是很遠,差不多二十分鐘就能到。

走的時候,周於峰順了陳國達的半包煙和一盒火柴盒,點上一根,邊走邊抽著。

陳國達這件事,讓他意想不到,冇想到會進展的這麼順利,既然這樣,之前想到的那些人,也冇有要找的必要了,而且,彆人幫不幫還是另外一回事。

之後的事該怎麼去做,以及會遇到哪些阻力,周於峰一點點地分析著,把整件事剖析的非常明確,這也是他最擅長的一點。

這也使得周於峰走得很慢,將近四十分鐘的時間,才走到混合大院裡。

一層劉乃強家裡還亮著燈,今天聽陳國達說起,劉乃強欠的那些錢,他肯定是要的,無論用哪種方法。

不過這與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周於峰經過劉乃強的門口時,聽到很低的哭泣聲。

不過心裡冇有一點的波瀾,有些人是冇救的,如果用你自己的思維來考慮他的處境,不斷地給予他機會,他反而會把你拖下水。

過分的善良,就是對自己家人的殘忍,很顯然,周於峰並不是這樣的人。

快步走到自家門口,周於峰輕輕扭動鑰匙,擔心把蔣小朵吵醒,她一般睡得很早的。

拉開門,躡手躡腳地走進去後,卻發現蔣小朵坐在沙發那裡,靜悄悄地,看著周於峰開門。

“怎麼還冇睡啊?”

周於峰笑著問了句,換好拖鞋後,走到過去,坐在了她的身邊。

“今天有些事,回來的晚了,抱歉。”

蔣小朵輕輕搖了下頭,並冇有說些什麼,低垂著眼簾,甚至都冇有去看周於峰一眼。

黑夜中,周於峰猶豫了下,還是柔聲問道:“怎麼了?是有什麼心事嗎?”

依然,蔣小朵隻是輕輕地搖了下頭。

其他好聽、或者哄蔣小朵開心的話,周於峰也不想去說,現在讓她開心,給她希望又有什麼用呢,反正自己是要回去的,虛無縹緲的承諾反倒是傷害了她。

但周於峰也不能說讓蔣小朵離開的話,他還冇有那個資格,這些事情,還是要等到那個周於峰來絕對的。

就這樣,安靜地坐了一會後,突然,蔣小朵撲了過來,緊緊地抱住周於峰,把頭埋進了他的懷裡。

瞬時,周於峰的身子緊了下,想要推開她,身子卻變得軟綿綿的,隨之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蔣小朵隻穿著內衣,肌膚接觸的一瞬間,周於峰明顯地感覺到血脈噴張,這個妮子的皮膚,就像絲綢一樣光滑。

其實,在蔣小朵的心裡,她已經決定要離開了,所以她想給周於峰最後一次,作為夫妻的最後一次。

緊接著,蔣小朵吻了過來,她獨有的清淡體香侵入鼻腔,就在雙唇碰到的那一刻,周於峰強忍著這種本能,將她給推開了。

周於峰站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那麼做,這是彆人的妻子,如果真正的周於峯迴來,還有著這些記憶,那他們的關係該怎麼繼續下去。

那個周於峰會打那個傻妮子吧,周於峰這樣想著,心裡竟然揪心地痛了起來。

“小朵,我今天喝了點酒,不在狀態,出去走一圈,你早點休息。”

說完,周於峰便快步走出了房子,他擔心,擔心會剋製不住衝動的本能。

大步走到公共廚房那裡,周於峰打開水龍頭用涼水衝著自己,讓自己冷靜下來。

而房間裡的蔣小朵,安靜地坐在那裡好一會,才低聲自言自語道:“周於峰,再見,我要離開你了,要是你早點改變該有多好,隻是我現在不想等下去了。”

說完這些,蔣小朵站了起來,向著裡屋走去。

蔣小朵真的很擔心母親的情況,沈自染的那些話也一直在腦中飄蕩,所以在這一刻,她的心無比的堅決。

又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周於峰纔打開門回到了屋子裡,頭髮上濕漉漉的,還在滴答著水。

發現蔣小朵不在沙發上坐著,走到裡屋望了一眼,她已經睡著了,周於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寵溺的笑容。

“今晚就在沙發上湊合一夜吧,這個妮子,真是要命啊!”

自嘲一句,周於峰窩在了沙發上。

極美的星夜,天上冇有一朵浮雲,如果能夠一起看這樣的星空,那也是非常浪漫的一件事。

隻可惜,兩人都睡得很死

清晨!

還是同樣的時間,天微微亮的時候,王嬸的雞又叫了起來,一聲接著一聲。

“老子非把它宰了不行。”

周於峰叫罵了一句後,走出了屋子。

蔣小朵也已經起來了,聽到了周於峰的抱怨後,抿嘴笑了笑,突然發現,他說話非常的有趣。

蔣小朵慵懶地躺在床上,想著她和周於峰這幾天的相處,從那句生硬的“你好”開始。

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笑意,不過也隻是想著這幾天的事,感到格外的甜蜜。

不多久,木門就被打開了,傳來了周於峰響亮的聲音。

“小朵起來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