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是在一個院子裡,當時蔣家人來混合大院的時候,周於峰離婚的事也吵得沸沸揚揚的,尤其是王嬸,將事情添油加醋地到處亂說,想不知道也難。

但是...林楠想要知道一些細節,例如...現在還有聯絡嗎?而且,當時蔣家人是把周於峰打了的,他們之間,應該不會有瓜葛了吧。

“啊?”

周於娜疑惑了一聲,翻了翻身子看向了林楠,怎麼她突然問這個問題?

但也不會往著其他地方想,畢竟她與大哥也相處了些時日,隨口問些問題,應該是好奇吧。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嫂子人也很好,應該是性格不合適,過不下去了吧。”

周於娜含糊地說道,這些事,她也和自家的大哥說起過,當時周於峰淡淡地笑了笑,也冇有多說什麼。

“哦...”

林楠拉長了聲音,心裡竟然是湧起了失落,隻因那句“我嫂子人很好。”

之前林楠對蔣小朵的印象也是很好的,此時出現的牴觸心理,隻是冇有過情愫的女生,突然開始迷戀上一個人,會因為一些極小的事而患得患失。

自我感動著,卻還冇發現已經對一份感情變得執著!

也會因為迷戀的那個男人,排斥一些事或人,這樣的變化,當事人完全不知。

這個年代下,這樣的情愫,會發生在許多未涉世的少女身上。

“那...你哥和蔣小朵現在還有聯絡嗎?”

林楠又問道,轉過頭,月光照射在屋子裡,有著微弱的亮光,自己在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周於娜的表情。

心裡的這份情感,林楠也隻敢鬼鬼祟祟的,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好像...冇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周於娜淡淡說道。

“嗯,那...胡漢的事,好像還有另外一個說法,說是你哥找的證據,有冇有這麼一回事呀?”

林楠又問道,對於周於峰的事,充滿了興趣。

“這事呀,嘿嘿。”

周於娜轉了一個身,將枕頭壓在了下顎底下,與林楠說了起來。

已經是蓋棺定論的事,林楠又是自己的好朋友,便與她說起了這些事情,心裡也有些自豪,現在全部的依靠都是大哥!

偶爾嬉笑著,聊完胡漢的事,又說起了高考前補習的事,周於峰真的好厲害呀,那些複雜的數學題竟然也都會,還有最近處理李虎正的那件事......

林楠的少女心,已經是對那個男人近乎盲目的崇拜了。

一直聊到了深夜,兩個妮子才閉上眼睛睡了起來,不過周於月倒是一直都睡得很熟,兄妹幾人中,她的睡眠質量,屬於上乘!

......

天亮起來的時候,林楠就先起了床,因為自己弟弟的那事,欠了人家很多,所以要儘量的表現,多乾一些事。

走出屋子的時候,停在鏡子旁,將髮絲重新梳理了一遍,然後露齒笑了笑後,才走到院子裡去。

妮子對自己的長相還是頗為自信的,而且身材高挑,又很瘦!

但...有些閱曆的男人,大部分都喜歡豐滿的,周於峰就是,所以對於呆妹那樣的身材,早就垂涎已久......

尤其是能生男孩的屁股,不敢想,會血脈僨張的!

院子裡的一個角落,壘瞭如小山般的黑炭,鏟了一些黑炭,林楠又拿了些木柴後,在院子裡的灶台上,做起了飯。

又過了些時間,其他人也都醒了,從屋子裡走出來時,林楠已經是做好了飯。

周於峰摸著周於正的頭,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林楠向著他們喊道:“哥...過來吃飯吧。”

那個“哥”字,卻是叫得很低,周於峰也並冇有聽到,點頭說了句“好”後,便讓於正幫自己端飯,自己拿著小桌走進了正屋,這個天氣,在外麵吃太涼了。

之後一夥人便在正屋的小桌上,圍著吃起了飯。

雞蛋還有掛麪湯,每人一個玉米窩頭,這樣的早餐也算豐盛。

昨晚林強跟著周於峰來到正屋睡,心裡還有些話想要跟他說的,但周於峰躺下後,就直接睡了起來,看起來很勞累,自己也不好說事情了。

剛剛聽到周於峰說了句,自己現在很忙,一會就得走後,林強有些著急了。

匆匆吃完,放下碗筷後,林強看著周於峰,表情認真地叫了一聲:“哥!”

“怎麼了,林強?”

周於峰抬頭看著他,問道。

“就是...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份苦輕點的工作,我...也一定會好好乾活的,等我傷好後,苦重的也能乾。”

林強越說越激動,到最後拳頭都握了起來。

林楠在一旁聽著這些,注視著周於峰,心裡也希望,弟弟能夠跟著他,最起碼不會被彆人欺負。

“過些時間吧,等半個月,我給你找一份合適的工作,你現在好好休息就行,不要有太多的壓力。”

周於峰停頓了片刻後,也便答應了林強的請求,孩子本性不錯,可以試著用一用。

“哥,我一定會好好乾,然後儘快還你錢。”

林強的臉上立馬露出了一抹喜色,然後激動地站了起來。

同時,林楠也抿嘴笑了起來,看了一眼周於峰後,低頭繼續吃起了飯。

“有誌氣!”

周於峰笑著點點頭,這句話也是他上一世的口頭禪!

吃過飯,林強便搶著去洗碗了,周於峰拿了一些肉票和錢給了於月,囑咐他中午的時候,給於正買豬蹄吃。

離開廠子太長時間,周於峰就擔心起了各種事情,現在就急著要回去了。

“於正,那些糖果,你小子可不敢一個人吃,小心把牙給甜掉了,拿出來讓大家吃。”

周於峰坐在炕邊上,說了一句。

此時正屋裡,於娜給大哥收拾著衣服,林楠站在一旁,想要過來幫忙,卻一直都不太好意思,站著已經好一會了。

“哥給你糖果了?怎麼不早說?是不是想一個人吃。”

周於月衝著於正喊了一句,那小子極會看人臉色,立馬把藏起來的糖果拿了出來。

心裡還以為大哥不會提這事的。

等到於娜幫著自己收拾好衣服後,周於峰便拿著包裹出發了,於娜一夥人也送了出來,擺擺手後,往著廠子的方向走去。

陽光灑在漢子的身上,大步地往前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