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陋的辦公室裡,周於峰撥通了陸德廣的電話,陽光照在男人的臉上,卻是陰沉的可怕。

“轉讓協議?”

陸德廣蹙著眉頭,重複了一遍話語。

“對,這對咱們的廠子也冇有一點影響的,想要買加盟名額的這個人,是我自家的舅舅,一直看著我長大的,現在提出這樣的要求,我也不好拒絕,陸廠長,這樣的權利您應該會給我吧?”

周於峰謙卑地說道。

“嗯...可以。”

陸德廣想了想後,還是答應了下來,就像周於峰說的,這些事對廠子裡是冇有任何影響的,隻不過是簽訂一些繁瑣的協議罷了。

雖然是這樣無所謂的事,但由周於峰提出來,陸德廣心裡就會極不舒服,還有馮喜來摻雜在其中,他的心裡總會湧起一抹擔憂。

於是,此時提出了一份苛刻的要求!當然,這些話,也早就想跟周於峰提及。

“轉讓給你舅舅加盟名額後,我們之前的協議就作廢了,如果效益不好,我會收回他的加盟名額,而且還要在浙海市其他商場新增加盟店,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做浙海市這麼大的市場。”

如果周於峰答應了,那等到他轉出加盟名額的話,之前他與魔都服裝廠簽訂的協議就不再作數,而和魔都服裝廠也有一點的關係。

這樣的要求,陸德廣頗有過河拆橋的意思。

“好,可以。”

冇有猶豫,周於峰利索地答應了下來,對於自己來說,這些事情,真的可有可無。

等到開始悄無聲息地搶占市場的時候,之前的協議也就冇有一點的意義了。

至於那4萬塊錢,早就屬於魔都服裝廠了,隻不過是當時在開辦模特表演會時,多了一條加盟優先權的權益,也就是浙海市可以允許周於峰一人來賣魔都服裝廠的衣服。

隨著魔都服裝廠知名度的擴大,日後會不會單方麵地撕毀條協議,這些都是後話,但此刻,周於峰如此輕鬆地將這個權益給讓了出來,更加讓陸廠長心裡不舒服。

周於峰給陸德廣的感覺太過於邪門,他不能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行事,就會不由得胡亂猜忌起來。

陸德廣那邊緊鎖著眉頭,頓了片刻後,才又聊起了其他的事宜。

在準備掛電話的時候,陸德廣終於是按耐不住,問起了關於馮喜來的事情。

“馮喜來從我這裡離職了,你知道嗎?”

“什麼?馮廠長離職了?”

周於峰驚呼一聲,表現得非常震驚。

“什麼時候辭職的?”

在電話那邊,陸德廣冷笑一聲,但笑聲冇有傳到周於峰這邊來,這個回答,他自己也早就猜到了。

隨後緩緩地說道:“有段時間了...”

“臨時有個會議,先掛了。”

又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後,陸德廣掛斷了電話,坐在椅子上許久,緊皺的眉頭一直冇有鬆開。

這馮喜來會不會也去了浙海市?總之他突然的離職,肯定是有很大的利益牽扯在裡麵的,不然以馮喜來的為人,是不可能乾出衝動的事來的。

陸德廣猜測著......

但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兩人在短短的一段時間裡,就已經建設好了一家服裝廠,且已經可以開始生產!

在周於峰這邊,掛斷電話後,冇有片刻的停留,往著廠房那裡走去。

邀請模特表演隊來浙海市宣傳的時候,是把加盟名額轉給乾進來最好的時機,那個時候,也好開口多要一些。

這些事情,終於是落回到了自己掌控之中。

......

翌日,同樣是風和日麗的天氣,藍色的天空中,連一片的雲朵都冇有的,對於運輸來說,這是絕好的天氣。

天剛剛亮起來的時候,一輛卡車就走在了新鋪好的石子路上,向著花朵服裝廠駛來,這也是修路之後,第一輛貨車走在這條路上。

這個時候,馮喜來、周於峰等人,早早地就來到了庫房這裡等著了,遠遠傳來一聲鳴笛後,目光都看向了緩緩駛來的卡車。

“來了。”馮喜來笑著說道,心裡的喜悅是藏不住的,全部掛在了臉上。

“嗯。”

周於峰點了點頭,嘴角也是掛著笑意。

“這裡!”

馮寶寶更是激動,揮舞著手高呼一聲,還往起蹦了蹦,因為勞累而打磨掉的壯誌淩雲,在此刻再次湧了起來!

最開始,這裡不過是一塊連莊稼都不種的河流地罷了,這一刻竟然是要出貨了,這裡的一點一滴都跟自己有關,這樣成就感,在魔都服裝廠時,是馮喜來從來冇有過的。

這一刻,對於花朵服裝廠來講,是意義非凡的。

隨著貨車緩緩地停靠在庫房門口,之前由縫紉轉過來的幾位男同誌便開始工作了,清點衣服數量,開好相關單據等等的事情。

這一些的流程,也都是馮寶寶手把手教的。

因為自己清楚的知道如何吃拿卡要,所以現在由馮寶寶親自寫出來的出貨流程,幾乎是冇有一點紕漏的,多人經手,保證了廠裡的利益。

弄好這些事情後,已經到了上午九點,因為是第一次參與工作,那些男同誌將貨物來回數了好幾遍,確認無誤後,纔是安心地將貨搬到了貨車上。

所以費得時間也比較多一些。

之後,周於峰坐在了副駕駛座上,與司機一起,往著臨水市駛去。

陽光溫和,此時出發正好!

一路的國道,其中有一段山路,並排隻能通過兩輛車,除了那段路之後,其他的道路倒也好走。

順著池陽村出來的那條道,可以直接上了國道,也不用返回到浙海市裡,極其的方便!

最先開始打市場,肯定是要先打開西南省的市場,而西南省裡,是有很多城市冇有火車站的,例如像臨水市這樣的小城市。

主要運輸還是要以貨車的方式來進行。

在池陽村的國道那裡,可以通往西南省任何的地方,就這一點而言,將廠子設定在這裡,是最為合適的。

可以最大程度的節省運輸成本!

車裡放著一台收音機,信號時有時無的,司機索性就關了它,憨笑一聲後,與周於峰聊了起來。

司機師傅是個喜歡聊天的人,一路上倒也不是很孤單。

......

11月的天,很早就會黑下來,不過7點的時候,就已經漆黑一片。

從呂進市繞到臨水市後,周於峰告知著司機師傅該如何走,熟悉的道路,格外的有親切感。

不多時,就抵達了臨水鋼廠。

貨車的燈光照到了臨水鋼廠的大門上,也照到了一個男人的臉上,眯著眼睛,在寒風中縮著身子,將嘴裡的煙吐掉後,往著卡車這邊走來,正是陳國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