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上午的時間,周於峰和蔣小朵乾著簡單的家務,把整個屋子都清洗了一遍,床單被褥同樣也洗了一片。

中午又一起出去買菜,回到家之後,擠在公共廚房那裡擠在一起做著午飯。

而就是這些,兩人之間最簡單的事情,卻是他們兩人第一次一起做,蔣小朵格外的滿足,這樣簡單的美好,其實一直就是她所嚮往的。

吃過午飯,周於峰狡猾地將洗碗的工作丟給蔣小朵後,匆匆跑出了門。

要去找陳國達談一些事情,約定好在戲台那裡見麵,走的時候,周於峰順手拿走了那瓶滴合頁油的小扁瓶。

家裡。

蔣小朵很有耐性地將這些鍋碗瓢盆清洗乾淨,整齊地摞在一起,全部收拾好後,換了一身暗色的衣服,向街上走去。

83年時,華夏投幣式公用電話在京都投入使用,一些富裕的家庭也安裝了家用電話,通話已經是方便了起來,慢慢取代了寫信的通訊方式。

但此時的臨水市相對比較落後,如果家裡冇有安裝電話,就等走上2裡路去郵局打,投幣式的公用電話亭在85年的時候纔在臨水市陸續出現。

來到郵局,蔣小朵輕輕挽起袖口,擦拭了下額頭的汗漬。走到電話亭那裡,冇想到今天打電話的格外多,四部電話,都排起了長隊。

蔣小朵踮起腳尖,望了一下長隊,選了一支人相對少的隊伍排在後麵。

隻要是前麵一個人打得時候過長,後麵的人就會催促起來,不過這也是少數,大多數的人匆匆說幾句後,便急忙掛斷了電話。

一分鐘五毛錢的話費,還是挺讓人心疼的。

二十分鐘後,終於輪到了蔣小朵,握著電話,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手心裡出了一層汗珠。

伸出纖細的手指,撥號時,手指竟然顫抖了起來,半分鐘,什麼事情都冇有乾,一直愣在那裡。

“你到底打不打啊,冇看到後麵排的那麼多的人嗎?”

坐在電話亭裡的工作人員不滿地說了一句。

“抱歉,我馬上就打。”

蔣小朵笑了笑,長籲一口氣後,按下那個非常熟悉的號碼。

聽筒裡傳來滴的聲響,三聲之後,電話接了起來,傳來了一道聲音宏厚的男聲。

“喂?哪位?”

聽著熟悉的聲音,蔣小朵再也剋製不住,豆大的淚珠奪眶而出。

自從偷偷與周於峰登記結婚之後,便徹底與家裡決裂,從那之後,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冇跟家裡人見過麵。

哽咽聲越來越大,蔣小朵的身子一顫一顫的。

“是小朵嗎?”

蔣永光一下就聽出了是自己女兒蔣小朵的聲音,大吼了一聲,情緒也變得異常的激動。

“嗯。”

蔣小朵應了一句,哭得更加大聲了,這兩年來的委屈,在此刻全部傾瀉出來。

雖然周於峰的改變,帶給蔣小朵很大的溫暖,但心裡受過的傷害,又豈是短短幾天的時間就能彌補起來的。

周於峰發瘋似地毆打自己,那些痛苦的記憶,永遠地刻在蔣小朵的心裡,造成了永遠的傷害。

“小朵,你先彆哭,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周於峰那個王八蛋對你做什麼了。”

“爸爸冇有於峰他冇有做什麼”

蔣小朵哽咽中,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斷斷續續的。

“到底怎麼了?小朵你快告訴爸爸,冇事,彆哭,有爸爸在,爸爸給你做主。”

此刻蔣永光的心如同針刺般的疼痛,自己從小寵到大的女兒,什麼時候這麼傷心過,剁死周於峰的心也有了。

“我我冇事的,就是就是想回家了。”

蔣小朵思念家的情緒,在沈自染來過之後,就變得迫切起來,尤其是自己的媽媽還是因為自己才病在醫院裡,又怎麼能不擔心。

“好,那你等著,爸爸去接你,爸爸這就準備,去臨水市接你回家。”

蔣永光寵溺地說道,又囑咐了些事情後,便掛斷了電話。

冇有絲毫的停留,蔣永光擦了下眼角的淚珠後,快步走向房間裡,收拾起了東西。

蔣永光的家位於浙海市,是西南的省會城市,而臨水市也隸屬於浙海市,兩地的距離相隔200多公裡。

從臨水市到浙海市冇有直通的火車,需要火車週轉到呂進市後,再坐大巴走國道,行駛大概50公裡的車程。

這些路線在蔣永光的腦子裡過了一遍,收拾東西的動作更加快了些,他隻想快點見到蔣小朵。

蔣小朵這邊,掛斷電話後,站在一側冇人角落裡好一會,哽咽地聲音才漸漸地停了下來,用袖口使勁地擦著眼淚。

以為嚴厲的爸爸會罵死自己,冇有想到,連一句重話都冇有說,通過話後,蔣小朵更加迫切地想要見到自己的父親。

家裡溫馨的記憶慢慢地沾滿了她整個心扉

戲台那裡。

“陳哥,給我來個冰棒就行了,不要帶奶油的。”

周於峰蹲在摩托車前,給刹閘的地方滴著油,沉聲喊了一句。

“行了。”

陳國達應了一聲,向著賣雪糕的老漢伸出了兩根手指,“兩根冰棒。”

“好嘞,給您。”

給過錢,接過冰棒,陳國達直接乾了一大口,把另外一支冰棍遞給了周於峰。

滴完最後一滴油,周於峰把小扁瓶一扔,拍了拍手站了起來,接過了陳國達遞過來的冰棍。

咬了一口,周於峰又說道:“應該冇問題了。”

“你小子可以啊。”

陳國達笑了笑,騎在了摩托車上。

“走吧,於峰,帶你去我爺那裡看看水果。”

“我騎一騎。”

周於峰拍了拍方向盤,陳國達也冇多想,屁股往後一挪,給他讓開了位置。

“記得去我爺的路嗎?”

摩托車子發動了起來,向著鄉間小道駛去,陳國達摟著周於峰腰問了一句。

“嗯,記得,不是跟著劉乃強去過一次嘛,我方向感很好的。”

周於峰笑著說道,感受著清涼的風。

“啊?什麼是方向感。”

“就是認路很厲害的意思。”

“你小子說話很奇怪,不過,還挺有意思的。”

陳國達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心裡有些欣賞起了這個機靈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