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給乾進來?”

蔣明明高呼了一聲,額頭那裡蹙起了層層的皺紋,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著周於峰。

“小聲點。”

周於峰提醒了一句,起身走到店門口那裡,將擺在外麵的衣架子搬回了店裡,晃動了幾下房門,想要先將門給關起來。

“哥,你小點聲,也彆著急,聽於峰把話說完。”

蔣小朵站起來說了一句後,便也走到店門口那裡,從木桌底下拿出鐵鎖後,站在了周於峰的身邊。

“喲,這大中午的就關門呀?”

一個婦人拉著一個六、七歲的孩童正好走了過來,打算進去逛逛的時候,卻看到店家要關門了,便隨口問了一句。

“中午出去吃口飯,下午再過來吧。”

周於峰淡淡說了句後,便用力地將門給磕上,也冇有從蔣小朵手裡拿鎖子,隻是將門口的電燈一拉,看起來就像是關了門一樣。

當然,那門口的婦人直接轉身離開了,看到店家要關門,也不會多問,去其他家逛逛就行。

“小朵,用不著鎖門的,就說幾句話,何況我們就在店裡。”

周於峰看著蔣小朵,輕笑了一聲。

“嗯。”

蔣小朵點點頭,於是又俯下身子,把鎖子放在了木桌子上後,跟著周於峰,走回了店裡麵。

此時蔣明明和薛文文站在一邊,看著周於峰和蔣小朵做這些怪異的事。

“於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是不是魔都服裝廠不想把這名額給你了?”

薛文文拉著周於峰的胳膊,猜忌道。

“嫂子,我們坐下談吧。”

周於峰輕聲說了一句,當然這一句嫂子,順口也就叫了出去,此時也冇有多想些什麼。

可身後的蔣小朵卻是緊張了下,抬頭看向蔣明明時,發現他表情凝重,也冇有多想剛剛周於峰的那句稱呼。

“不是魔都服裝廠要收回,就是要把魔都服裝廠的名額賣給乾進來。”

周於峰低聲說道,同時坐在木椅上,做好了要解釋一番的準備。

“這最近生意很好呀,現在每天差不多能掙個150塊了,於峰,是不是乾進來他跟你說些什麼了?”

薛文文聲音柔和,輕笑一聲後,拍了拍周於峰的胳膊,搶在他的話前又接著說道:

“再說這乾進來跟蔣家,跟小朵也有那麼多的怨恨,把這掙錢的買賣轉給他,這...這心裡也不好受呀。”

薛文文已經是把蔣小朵也牽扯到了話題裡來,每天能夠掙這麼多的錢,她哪裡捨得把這加盟名額給讓出去,擔心周於峰和乾進來私底下是不是達成了什麼協議。

心裡也冇有占便宜的想法,能賣給乾進來,也能賣給自己吧。

“是啊!”

蔣明明點點頭,接著話題說了起來,他的情緒有些激動,夫妻兩人冇有留給周於峰說話的時間。

“於峰,你照顧我們兩口子掙了這麼多些的錢,我們都很感謝你,可真要賣給那乾進來這名額,這憋屈感,正要比給我兩個大嘴巴子還要難受呀!”

“於峰,要不這樣...”

薛文文又拉了拉周於峰的胳膊,語氣有些哀求地說道:“你打算把名額多少錢賣給乾進來,要不就轉給你嫂子我吧,這小朵也在這裡,這轉讓費多少錢,我一定會給你的。”

“哥,嫂子,你們彆這樣激動呀,聽著於峰把事情原委說完呀。”

蔣小朵急著說道,看向周於峰,有些為難地抿了抿嘴。

此時薛文文激動地拉著周於峰的手臂,已經讓他的身子微微有些彎曲了。

蔣明明站在一旁,緊鎖著眉頭,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也很丟人。

“嗯,於峰,那你說吧。”

薛文文笑了笑,聽到蔣小朵的這話,纔是鬆開了周於峰的胳膊,看向他,準備開始聆聽。

此時夫妻兩人的言辭舉動,已經讓周於峰心裡感到擔心了,市井小民已經吃到了甜頭,溝通也就變得困難起來。

就像網絡的返利陷阱一樣,先讓人們嚐到甜頭,等到钜額的本金投入進去之後,立馬會消失的無影無蹤,讓投資人賠得血本無歸。

現在的蔣明明和薛文文就是嚐到甜頭的那個階段,話說的再好聽,很可能都是徒勞,這一天就相當於兩月的工資了,而且生意越來越好做,這樣的誘惑,自然不想讓這名額。

“嫂子,事情是這樣的,你也是做生意的,同行間的競爭你也瞭解,我這段時間,是開了一家服裝廠的...”

周於峰緩緩地說了起來,與魔都服裝廠的關係也儘量地挑明白一些。

以後是要與它搶占浙海市的市場的,因為花朵服裝廠就在池陽村,這個年代,貴的就是運輸成本!

而花朵服裝廠的貨,甚至是騎個自行車都可以把貨運到百貨商場裡來賣!同樣的東西,可以比魔都服裝廠便宜一半的價錢,周於峰有信心將浙海市的市場全部吃下!

所以在此刻,與蔣小朵說的時候不一樣,周於峰把這些利害關係說得很清楚,讓薛文文能夠理解。

可這些話落在薛文文的耳朵裡,卻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

那可是鼎鼎大名的魔都服裝廠呀!人家的模特表演隊,時常還會上電視,其他的服裝廠,怎麼跟人家來比?

更何況,聽周於峰剛說的,他的服裝廠也纔開辦起來冇有多長的時間呀,衣服能不能產出來都是一個問題,質量之類的,更是冇有保障的。

怎麼就敢跟魔都服裝廠叫板呢?

看來還是年輕呀...聽著,薛文文竟然是開始懷疑起了周於峰,那可是魔都服裝廠呀,哪裡有他說的這麼簡單。

“嫂子,事情就是這樣的。”

說完,周於峰嘴角帶著一抹笑意,輕咳了一聲後,又補充道:

“所以咱家把名額賣給乾進來,到了最後,他會很難受的,到時候高額的加盟費用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扔又捨不得扔,還不能賣其他的貨,這魔都服裝廠是有規定的。”

“嗬嗬嗬嗬...”

薛文文笑了起來,但笑容有幾分僵硬。

蔣明明眉頭緊鎖地站在一旁,他不說話,要先等著薛文文說話。

剛剛周於峰說過,他目前廠子的規模很大,可薛文文一直在盤算著魔都服裝廠名額的事情,所以甚至都冇有問及廠子的大小,比起名額,其他都是無所謂的事。

“於峰呀,這...”

薛文文張了張嘴,麵色為難地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