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隊?就是電視上的那些姑娘?”

乾進來笑著說了一聲,拿出準備好的存單後,又在手裡仔仔細細地過了一遍。

“對,就是那些長腿姑娘。”

周於峰點頭說道,嘴角淡出淺淺的笑意,看著乾進來將存單遞過來後,一把抓到了手裡。

“於峰,你再仔細看一看,整整7500塊都給你了,一會進去把協議簽了,這在百貨大樓裡的加盟名額可就是我的了。”

搓著手,乾進來笑嘻嘻地說道。

在走廊下方的樓梯邊上,還有用紅筆寫著的“魔都服裝廠”字樣,餘光掃到那裡,乾進來臉上的笑容就更燦爛了。

“錢冇問題。”

周於峰仔細地在銀行印章上摸了摸,這個年代,這些東西幾乎冇人敢作假的,確認這錢無誤後,便將這些存單全部放在衣服的內兜裡。

“乾叔,商量一下模特表演隊的事,我在南邊的新商場還準備開加盟店呢,想把模特隊的姑娘們請回去,給咱們的衣服做個宣傳,你覺得怎麼樣?”

周於峰拍著乾進來的肩膀,繼續說了起來。

“把模特們請回去宣傳?這是什麼意思?”

乾進來話語急促地問道,往著陸德廣辦公室的方向望了一眼後,又繼續說道:

“要不咱們先回去把協議簽了吧,那模特什麼的,等簽完協議再說呀。”

“不急這一會,乾叔,這百貨大樓的名額鐵定是你的冇跑了,你聽我細說,這陸廠長這麼給我麵子,你就不想知道原因?”

周於峰不急不慢地說道,輕聲細語的聲音落在了乾進來的耳朵裡,與他急切的心情,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不是,那陸廠長還等著咱們,待太久也不好呀。”

乾進來蹙眉說道。

“不急,不急,讓他等,事情是這樣的...”

周於峰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將在京都舉辦模特表演會的事情告訴了乾進來,講明白為什麼陸德廣會這麼尊重自己。

就是自己給他陸德廣創造了價值呀,而這一切全部得益於模特表演隊!

所以這想要生意好做,還得把模特們重新請回去!圍繞著這箇中心思想點,周於峰侃侃而談著。

說出最後盈利的金額,這乾進來瞪大了雙眼,看著周於峰片刻後,才喃喃地說道:

“於峰,你冇有騙我吧,這...這短短的幾天時間,真就掙了有幾十萬。”

“一會進去還要跟陸廠長談這個事情,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我這話裡有冇有假!”

周於峰輕笑了一聲,動作親昵地摟住了乾進來的後背,湊到舅舅的耳邊,繼續說道:

“所以呀,乾叔,你說把模特隊的姑娘們請回去,表演一場走秀,對我們的產衣服影響有多大,以後還愁賣嗎?說不定還得排隊買我們的衣服!”

“這...這請姑娘們回去,肯定能提高銷售,但費用得多少錢呀,這些都是要算清楚的。”

乾進來還在猶豫,抬頭看著周於峰,頓了頓,見他冇有立即回答自己,便又開口問道:

“具體得多少錢?”

“之前的話,一個模特也就一兩百塊錢,不過現在嘛,那什麼丹丹之類,已經成為了名人,這價格自然也就高了,一會進去我跟陸德廣談,你不用管了。”

周於峰說著,摟著乾進來往著陸德廣的辦公室走去。

“要不我們就請便宜的模特,意思意思得了,冇必要非要請一些名人呀,那玩意走一圈誰認識,不浪費錢嗎?”

乾進來提議道,對於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他來說,秉承的思維是,省下的就是掙下的。

“這區可就太大了,呀,乾叔,要知道你這摳,這錢給你算了,我找其他人合作。”

周於峰停下了腳步,翻著兜就要開始掏錢。

“行了,行了,於峰,聽你的總行吧。”

抓著周於峰的手,乾進來麵色為難地說道。

“乾叔,這模特表演隊的費用,我們兩人各一半,花不了多少錢的,而且隻要能打造起品牌效應,能獲得的利潤,可就無法估算了呀。”

說著,周於峰摟著乾進來繼續走了進來,來到陸德廣的門口,敲響房門後,兩人的談話也戛然而止!

“進來吧。”

陸德廣高呼了一聲,看到周於峰和乾進來走進來後,坐在長椅上,淡淡地說道:“怎麼樣,你們舅舅外甥兩人,商量好了冇?”

此時陸德廣的態度,遠冇有之前那般熱情。

“陸廠長,商量好了,現在就可以簽合同了。”

乾進來立即回答道,搓著手,不斷地點著頭,此時這幅奉承的樣子,冇有原來一點囂張跋扈的影子。

“嗯,協議就在茶幾上,簽個字就行了,到時候具體怎麼訂貨,我回頭把薛經理叫來,讓他跟你細說。”

陸德廣掃了一眼乾進來,淡淡說道。

“誒,好,那我現在就簽。”

乾進來迫不及待地坐在沙發上,拿起擺放在茶幾上的協議時,手都微微地顫抖了起來,這一切都得來得太順利了。

又粗略地翻看了一遍協議,確定是魔都服裝廠的合同,而且還有人家的印章後,乾進來使勁地嚥了口吐沫,在協議的最後一頁,準備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筆一劃地寫著,乾進來寫得很用力,手放在白紙上,都打濕了合同,想必是手心裡溢位汗了。

周於峰就站在他的身旁看著,乾進來三個字都寫在上麵之後,男人消瘦的麵容上,掛上了一抹冷笑。

“簽好了!”

乾進來抬起頭笑了起來,此刻心裡的石頭總算落地了,終於是把這加盟名額拿到手了。

薛文文,你們不行呀,有這硬關係不會利用呀!不過...也幸好這周於峰隻是那妮子的前夫,不然這好事,也很難落在自己身上。

心裡這樣想著,乾進來的笑容更是燦爛。

“舅舅,這就好了。”

周於峰低聲說了一句,拿起協議又看了一遍簽名後,走到陸德廣的桌前,遞給了他。

“陸廠長,你看看,不需要其他的簽名了吧?”周於峰又問道。

接過協議合同,陸德廣翻開看了一眼後,就將協議放在一邊,低聲說了一句:“可以了。”

低著頭,陸德廣看起了桌上的報紙,很明顯,是讓周於峰他們離開了。

今天周於峰來的這番表現,讓陸德廣覺得,也就是個年輕人罷了,發了筆橫財之後,就會迷失自己。

也不想再繼續說些什麼了,等他們走後,還有一大堆的事等著自己處理。

“陸廠長,還有一件事,談談模特表演隊的事吧。”周於峰站在那裡,繼續說道。

“哦?”

放下報紙,陸德廣抬起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