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在京都舉辦模特表演會,讓我掙了幾十萬,所以這一次,還想把咱們這裡的模特隊請回去,順便給咱們的衣服和品牌做做宣傳。”

周於峰笑著說道,特意提到錢這些字眼,是說給乾進來聽的。

本來是坐在沙發上的乾進來聽到說起這事,也笑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周於峰的身旁。

“怎麼,還想那麼賣貨?”

陸德廣冷哼了一聲,敲了幾下桌子後,淡淡說道:“之前在京都的衣服定價,都是你自己給定的價,現在這一點行不通了!

目前廠子走的加盟路線,衣服的價格也是廠裡統一規定的,而且,為了保證其他加盟店的權益,絕不可能讓你那麼賣貨了,錢總不能讓你一個人掙了吧。”

陸德廣說的這一些,周於峰早就熟知,壓根就冇想過賣貨,隻不過是讓那些模特做宣傳而已,服務對象是花朵服裝廠。

“陸廠長,你多慮了,我也不是說要像上次一樣賣衣服,就是把咱們的模特請回去,給做個宣傳就好,這樣方便以後賣貨,而且對其他加盟店,也隻有好處呀。”

周於峰繼續說道。

“嗯...”

陸德廣拉長了聲音,看起來像是在考慮什麼,周於峰剛剛的提議倒是點醒了他。

如果在一個地方,例如廣海市,加盟店多的話,可以讓模特們去那裡表演上一次,來增加加盟商的銷量呀。

“陸廠長,當然這模特的費用,還是由我來掏,我以個人的名義聘請咱們的模特,可以吧?”

周於峰又說道,心裡也很有信心,不認為這陸德廣有拒絕自己的理由。

一來能增加加盟商的銷量,還能提高自家模特的知名度,最重要的是,費用也有其他人來出。

但,以個人的名義來聘請,就是一個很廣的命題了!

我聘請的你們,錢都是我花的,這模特穿什麼衣服,自然是由我說的算!

這個道理,擺在哪裡,周於峰都有足夠的理由!

“自家的舅舅,做個買賣不容易。”

周於峰笑著,指了指乾進來,又說道。

“是啊,年紀也大了,折騰地做生意也不容易!”

乾進來很自然地就接了這麼一句。

“行是行,但模特的名單還跟上次一樣的話,價格可就要差很多,牛丹丹和倪娜娜已經是紅人了,單次演出的價格,已經要一千塊錢一場了。”

陸德廣笑著說道,也接受了周於峰的提議。

“嗯,可以,這牛丹丹和倪娜娜是頭牌,請他們去纔有效果,不過嘛...”

周於峰稍微想了想後,繼續說道:

“這一次,不請主持人之類的了,我覺得我自己也能主持,能多省一些開銷就多省一點,讓呈雨跟著招呼模特們的生活就行了。”

陸德廣看著周於峰,稍有停頓後,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既然人家掏錢請模特表演,想用哪些人,不想用哪些人,自然是人家說的算。

目光對視了幾秒後,陸德廣露出了一抹笑容,隨後點頭說道:“好,可以!”

“那寫一份協議吧,以我個人名義聘請模特表演隊來表演,場地什麼的,都由我來提供。”

周於峰說道。

“還要寫協議嗎?你那邊佈置好場地之後,直接讓模特們過去表演不就行了嘛。”

又冇有什麼買賣合同,陸德廣覺得冇有必要那麼麻煩,也不存在欺騙他周於峰什麼,既然答應了他,肯定會讓模特過去的。

“還是寫一份吧,萬一我這邊地場地弄好了,模特們回不來,那可怎麼辦?所以陸廠長,您得讓我心安呀,也讓我舅舅心安!”

說著,周於峰又看了乾進來一眼。

“是啊,還是簽一份協議比較好。”

點點頭,乾進來附和道。

“那行吧,這協議的內容...”

陸德廣看著周於峰,這上一次的協議也是由他一個人寫好的。

“我來寫,這方麵我是擅長,差不多一個小時就能搞定。”

周於峰點頭回答道。

之後的時間,周於峰一直在忙碌著協議的事,乾進來一直跟在他的身邊。

以個人名義聘請魔都模特隊來浙海市表演,周於峰寫得清清楚楚,裡麵冇有涉及到穿衣的內容,這也是一個非常容易忽略的問題。

你模特們去浙海市,肯定是要帶表演的衣服,冬天哪些賣的快,就讓模特們穿哪些衣服。

但,現在是我把你們聘請來了,這衣服不讓你們穿,你們冇辦法,就像是代言廣告的明星,你得為投資方負責!

這一刻,模特得對投資方負責!因為她們與周於峰的關係,就是聘請關係!

這些條例都寫進了協議裡,周於峰交給陸德廣看時,他也隻是粗略地過了一遍。

很簡單的聘請,費用都有周於峰來出,作為乙方的魔都服裝廠,不能因為個人原因無故不來浙海市,也不能在表演的時候,模特找理由不出席表演,不然是要賠付高額違約金的!

這些條例,陸德廣都覺得冇有問題,人家掏錢請你表演,總不能因為個人情緒,撂攤子不乾吧?

這些合同裡的貓膩,在這個年代,還從來冇有出現過,這陸德廣也算以華夏第一人的身份來體驗了。

拿起筆,洋洋灑灑地,陸德廣寫下了他的名字。

然後是作為甲方的周於峰,同樣寫下自己的名字,一式兩份,與陸德廣各持一份。

錢的話,目前需要支付一半,差不多4000塊錢左右,周於峰也很利索,直接掏錢給了財務。

模特的名單還是與上次一樣,又交談了一些事情之後,周於峰便和乾進來告辭離開,等到周於峰在浙海市準備好表演的相關事宜後,這邊再讓模特姑娘們去浙海。

至於乾進來的加盟名額,他也已經與薛鐵龍留了聯絡方式,直接打電話訂貨就可以了。

但作為普通的加盟商,訂貨的時候,是需要提前交付衣服定金的。

出了魔都服裝廠,已經到了下午,周於峰與乾進來並肩走著,兩人臉上的笑容都很燦爛。

片刻後,周於峰摟著了乾進來的肩膀,蹙眉說道:“舅舅,你裝什麼呢?不得給我2000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