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此時的劉金堂是有些恍惚的,他冇有想到,之前對自己好言好語的男人,還有這麼強橫的一麵。

周於峰的態度雖然強硬,但他的出發點,此時表達出來的,是為花朵服裝廠考慮,是為那一百名工人再考慮。

劉金堂握著電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萬一週於峰那麼做了怎麼辦?

不招收這些工人,上頭怪下來,他周於峰有說辭,責怪的不還是自己嗎?

到時候就不光是劉書記臉麵上掛不住的事情了,引起的諸多事宜,誰都想不到,比如,退回的那三十名工人,又是誰的關係呢?

“反正您劉局長現在為難我,我在懷疑,您是不是對這一次接收的插隊知青,有什麼意見呢?”

劉金堂許久冇有說話,周於峰便又說了起來,輕敲著桌子,猶豫著,還是說出了比較嚴重的話語:

“或者是劉局長,您對沈書記插隊知青的工作安排,有著不滿情緒。”

“周於峰,你說的這是什麼屁話!”

劉金堂終於是不滿地罵了一句,這個周於峰,怎麼把事情牽扯到自己否定沈書記工作的頭上了。

“總之,那新入職的三十名職工合同是不會簽了,薪酬待遇也按臨時工算,宿舍也不給分配,要是沈書記問起來,那我也有說辭。”

周於峰言語恢複了平淡,輕聲細語的話,彷彿在與劉金堂說著家常。

“周於峰,這是兩碼事,幾個攤位的事,你不能牽扯到插隊知青的事上來吧。”

劉金堂蹙眉急著說道,話語也無法保持平淡,與周於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對於花朵服裝廠來說,就是一碼事,你劉局長這麼大的權利,我不聽你的話,就要收回我的攤子,我能怎麼辦?隻能是降低廠裡的開支呀。”

周於峰繼續平淡地說道。

“你!”

劉金堂的臉被憋紅,緊緊握著雙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總之,那三十名職工的合同,我是肯定不會簽了,如果你劉局長還要把我的攤位名額收回,我肯定要寫實名信舉報你!”

話畢,周於峰直接掛斷了電話,冇有留一點的情麵!已經撕破臉了,那就將自己的立場堅持到底就好。

“嘟....”

劉金堂握著電話許久,纔有些無力地將電話扣了上去,雙腿一軟,坐在了木椅上。

想到之前,周於峰第一次舉辦展銷會,在自己麵前,奉承的樣子,真是冇有想到,這才過了多久,現在的他,竟然有瞭如此的底氣。

不過是從臨水市出來的貧困青年,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而且他剛剛說的那些話,真的是把自己拿捏地死死的,自己最擔心什麼,他周於峰就會威脅自己什麼。

關鍵是那個貨,還把自己擺在弱勢麵,有理有據地把對劉金堂的威脅,變成了是你自己不跟我講道理。

劉金堂在那裡坐了好久,猶豫著要不要跟劉書記說這些事情,難道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就要去打擾他嗎?

告訴他,劉書記,這件小事我劉金堂辦不了?

可常委副市長那邊,自己又要怎麼交代?

劉金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冇想到這麼一件普通的事,被周於峰的幾句話,就演變成了這樣嚴峻的事態。

這周於峰不給職工們簽訂合同,沈書記問下來,也會把這事怪到自己頭上。

可笑的是,昨天自己還笑著給花朵服裝廠批了夜市的攤位,難道他周於峰早就知道魔都服裝廠要在夜市舉辦表演會的?

可那些模特,周於峰那小子是怎麼請過來的呢?那牛丹丹不就是魔都服裝廠的嘛。

......

翌日,時間剛剛到上午九點,花朵服裝廠,廠房的一張長桌上。

如果乾進來也算是昨天商談的加盟對象的話,那除了他一人外,其他商榷的加盟個體戶悉數到場,當然其中也包括華俊義。

坐在第一個位置,華俊義與周於峰相視一笑,也就不再多言,他的選擇已經很明顯,是花朵服裝廠。

本來是要明天去魔都的,華俊義連電話都懶得去通知對方,既然不打算合作了,那就把電話費給省了。

“合同大家都看了吧。”

等到給每個人桌前放好茶缸後,周於峰才微笑著問了起來。

“嗯,看了。”

“看了。”

“周廠長,看了。”

總共十二個人,全都點頭迴應道,但百貨大樓的商戶,目前隻有薛文文一家。

現在還不急在百貨大樓裡加盟第二家商戶,看看乾進來的態度也不遲。

“那還有需要補充的條款嗎?”周於峰聲音柔和地問道。

先是安靜了片刻,幾個商戶左顧右盼著,還有些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從來冇有經曆過這麼正式的場景!

花朵服裝廠的合同協議寫的很全,售賣的價格也是由廠裡統一定價,增開新加盟店的話,也會根據加盟店的距離來開設,不會影響到老店的生意。

而且加盟商隻要是自己想退出了,隨時都可以。

這些個體戶許久都冇有說話後,一個婦人舉起了手,周於峰向著她笑著點點頭後,婦人站了起來,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說道:

“要是能先進貨,後結貨款就好了,魔都服裝廠在魔都本地的店鋪,是可以先進貨的。”

“我們不能跟他們比,魔都服裝廠光加盟就得5000塊錢,而且時不時地還會變相收費,我們加盟是免費的,萬一有一些個體戶,卷著貨跑了,那不都是讓咱們花朵服裝廠吃虧嘛。”

周於峰微笑著說道。

“就是!”

薛文文立馬附和道,撇撇嘴,看了婦人一眼後,繼續說道:

“人家花朵服裝廠又是模特宣傳,又是報紙宣傳的,加盟費還是免費的,現在又要求先賣貨,後給錢,總不能有理的都讓我們占了吧。”

“我這不是看你們都不提意見,隨口一問嗎,周廠長,您彆介意。”

婦人笑了笑,又坐了下來。

“沒關係,那大家要是冇什麼意見的話,就可以簽字了,之後我帶你們去庫房配貨,讓三輪幫你們再把貨給拉到攤子上去,咱們中午的時候就可以賣貨了。”

周於峰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渲染著愉悅、興奮的氣氛。

“好!”

眾人齊呼一聲,拿起筆開始簽字,嘴裡還說道:“彆看人家周廠長年輕,實在人,為咱們商戶考慮難題。”

至此,浙海市的十二家加盟店全部設立!而到中午的時候,在大街小巷裡,就會售賣起花朵服裝廠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