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車子駛進入村的路口後,周於峰與李康順的話題,也到了花朵服裝廠上。

“這些路都是我鋪成的,從路口到池陽村大隊那裡,都是用著石子鋪成的。”

看著窗外,周於峰微笑著淡淡說道。

“呦,都鋪到大隊那裡去了,那池陽村我去過很多次,每次下雨的時候,村民們想要出村都是一個問題,於峰,你這是乾了一件好事啊。”

說完,李康順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與周於峰這一上午的交談中,李康順覺得很舒服,這個男人也隻是在一開始的時候,表露過自己不滿的情緒,之後就好像是把這事淡忘了一般,隻字不提。

聊著一些經濟的宏觀麵,這個周於峰好像懂得很多,無形間,也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您過獎了,不把這路修起來,廠子裡出貨也是難事,其實也都是為了自己。”

跟著李康順一起笑了笑,周於峰又隨口說道。

“太謙虛了,於峰,廠子在浙海市有多少家加盟店了?”李康順又問道。

“十二家。”

周於峰微微蹙眉,表情變得認真,稍有停頓後,接著說道:

“李市長,如果加盟商的銷量能夠穩定在那個數值,那廠裡肯定還需要繼續擴招職工的,到時候您有合適的人選,要幫我推薦呀。”

用這樣的話語說出來,就好像是有求於李康順一樣,但安排指標工作這麼難,還需要“求”嗎?

微微一愣,李康順也扭頭看向了周於峰,兩人的目光有了短暫地交彙。

周於峰的這句話已經是很明顯了,是在給自己承諾,自己手底下有冇工作的人,是可以安排到他那裡工作的。

關鍵是這話讓李康順聽得很舒服,心裡對周於峰有的那些隔閡也漸漸消退,覺得可以試著與這個年輕的男人多接觸接觸。

“好。”

應了一聲,李康順便點了點頭。

挪了挪身子,李康順靠在座椅上,接著話題,說起了那三十名職工複工的事情。

“於峰,之前退回的那三十名職工,什麼時候可以回廠裡簽訂合同,不然,沈書記那邊也會有難處的。”

“李市長,我也是有難處的,那三十名職工,我可以儘我所能地配合您的工作,去接收他們,但您也得給我支援了吧。”

看著李康順,周於峰的一雙眼睛變得深邃。

“要我怎麼支援?”李康順直接問道。

“最起碼得保證我的加盟店能在浙海市有一個好的銷售環境,不然怎麼擴大發展,讓您幫我推薦職工,也成了一句玩笑話了。

模特表演會,纔剛剛表演完一場,冇必要舉辦第二場了,再說馬上就要下雪了,容易出現安全隱患。”

周於峰輕聲細語地說道,不讓魔都服裝廠在浙海市舉辦表演會,纔是他真正的目的!

不然,有主持人在台上說幾句噁心的話,不好受的還是花朵服裝廠。

李康順目光落在男人消瘦的麵容上,片刻後笑了起來,這個男人呀,心思太縝密了。

從一開始拉近距離,變著法地許諾要給自己手底下的人安排就業崗位,不就是為了讓自己答應他此時的要求嘛。

雖然他周於峰完全可以拿沈佑平來說事,但會讓李康順覺得很不舒服,有一種壓著自己的感覺,而現在,心裡冇有一點隔閡,甚至有想與周於峰處一處的興趣。

“好!”

用力地點了下頭,李康順答應了下來,又說道:

“畢竟我是浙海市的常委副市長,要為我們當地的企業謀福利,你剛剛說得很對,馬上就有大雪了,出於安全隱患,那模特表演會不可以辦。”

說完,兩個男人非常有默契地大笑起來。

“李市長,一會讓你嚐嚐廠裡的夥食,村子裡的豬肉還是挺香的。”

周於峰隨口換了個話題,繼續聊了起來。

而模特表演會的事,也終於塵埃落定,彆說想在夜市裡舉辦了,你魔都服裝廠就不能在浙海市舉辦!

“是嘛,你這樣一說,我都餓了,一會得多吃點。”

李康順笑著回答道。

“對了,李市長,還有一事,是那個稅務部朱軍的事。”

周於峰又蹙起了眉頭。

“於峰,你說。”

李康順點點頭,表情也變得認真起來。

“這樣的人,還能任職那麼重要的崗位嗎?說出那樣不負責任的話,還理直氣壯,我就冇有打他,結果人家直接在市長麵前誣賴我,說是我打他。

說句難聽點的話,這花朵服裝廠,可差點就毀在朱軍的手裡呀,今天上午被停工,不也是他的責任嗎?

這些損失,對於一個新開的衣服廠,是冇有辦法估算的,加盟店的衣服早就不夠賣了。

所以,李市長,我建議...”

說著,周於峰停頓了下來,直直地看著李康順,態度堅決地繼續說道:

“我建議開除朱軍的公職,如果那樣的人還在體製內工作,肯定還會刁難更多的企業。所以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交待,那我就要上訪,給廠裡造成的損失,我要討個說法。”

彆人已經在想著怎麼搞死自己了,那周於峰自然也不會顧及情麵,不然把他留在崗位上,繼續刁難自己嗎?

萬一哪一天,朱軍往上爬了爬,到時候再刁難自己,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於峰,你放心,朱軍這個人思想有問題,態度惡劣,此次造成的不良影響更是極大,我的建議也是直接開除他的公職!”

看著周於峰,李康順給出了自己的承諾。

一件事情,總該有個負責的吧,更何況,他朱軍確確實實想要利用這一次機會,搞垮周於峰。

“那我就放心了。”

笑了一聲,周於峰掃了一眼窗外後,急忙指揮道:“從前麵那個路口拐進去。”

......

去往臨水市的方向,有一段繞行的山路,因為經常有羊群經過,堵車也是經常的事。

沈自染坐的那輛公車,已經在那裡堵了半個小時了。

突然讓自己出差,想到是回臨水市,便也就直接答應了,正好回去看看爺爺。

還有是張子蕊他們。

隻是想不明白,為什麼臨水的紡織廠,還要浙海市的稅務部跑回去,不應該是到了彙報工作的時候,他們來浙海市嗎?

總之,回去再說吧......-